2

分享

〔我思〕照顧酒醉者的心理準備

威士忌 澳洲 喝醉 喝酒 失態

Photo by Rachael Henning on Unsplash

簡單來說,沒有這回事兒(笑)
喝醉的人尺度是無上限的。

在去澳洲工作之前,我的生活圈中會喝到爛醉的人並不多,大部分是不用喝就可以很瘋的好朋友們,酒精離我的人生蠻遙遠的。唯二印象深刻的記憶是小時候媽媽和乾媽喝醉後做起瑜珈以及爸爸和感情不親近的伯父酒後突然心心相印起來,而在這兩件事之後,我爸媽再也沒有喝到出糗的經驗,我們家有一種DNA叫下決心後的高執行力。

那是開始為澳洲老闆工作的第一年聖誕派對,在一個95%都是女性的工作環境裡面,喝酒失態似乎是常態,我平常最敬重的經理會脫衣奔跑,其他同事也會一起加入;老闆娘會開始各種空翻,根本體操選手來著;同事之間上下其手不停表達愛意也不算什麼;拿著酒杯跳舞而不會打翻酒或打破杯子的平衡感也是令人敬佩,她們還是可以照顧自己,跌倒也能夠自己站起來,而派對之後回想起這些也只覺得好玩,沒有什麼丟臉的感覺,然而,認為這就是酒醉的最高境界的我真的是太天真了。

我的乾爹媽帶了他們的乾妹來拜年(輩分來說就是我乾"乾姑姑"?),幾杯威士忌下肚後開始划拳,這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原本決定滴酒不沾的我落入乾姑姑激將法的陷阱,連續乾了三杯46%的威士忌之後開始暈呼呼的,但意識仍算清醒,還可以帶乾姑姑去上廁所,幫她把褲子提起來(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啊啊啊啊!),以前幫生病的奶奶做過,並不覺得噁心,只是想著:真實生活有多麼令她喘不過氣才會放任自己醉到連站立都有問題。然後一連串的起乩退駕再起乩退駕的循環中,聽出了這位女性對自己人生的質疑和擔憂,三十多年來,自責的情緒從來沒有遠去,在自我否認沉浮、掙扎。那一瞬間,我開始理解人們追求酒後放鬆的理由,一個脫離現實的短暫空檔,不用思考合理性、禮不禮貌甚至過去或未來,只有當下。

現在我意識到,酒醉所追求的也可以從冥想中獲得,當然,喝酒簡單太多了(笑)。




#威士忌  #澳洲  #喝醉  #喝酒  #失態 
分類:心靈

雖然時常失憶還是想當個作家,希望在林林總總的紀錄之後可以拼湊出實相。

評論
上一篇
  • 〔我思〕從牛年抽離?(牛年這兩個字要連念真的不是普通的困難)
  • 下一篇
  • 〔我看〕韓劇 | Live轄區現場心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