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黑貓芭芭I

黑貓 小說創作 小說

Photo by Maksim ŠiŠlo on Unsplash

芭芭是一隻黑貓,一隻再普通不過的黑貓。
油光水滑的皮毛、貴氣的金黃大眼,再加上雖是成貓卻奶聲奶氣的嗓音,讓他成為這附近最受寵的流浪貓。
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現,當人們注意到時,貓在這一帶就這麼住了下來。

「不管怎樣就是養不熟。」來自附近負責TNR與中途的貓咖啡老闆娘下了這個結論。聽說之前確實是曾有這麼一段時間是在店裡度過,但不知是天生熱愛自由還是緣分不到,黑貓就這麼一溜煙竄出店外再也沒踏進店裡;只有偶爾回來吃幾口闆娘放在外面的乾乾,更多時候是在附近巡守,如同公獅巡守領地般大搖大擺走著。
重度憂鬱的判決不僅重重壓在媽的肩上,也沉甸甸地落在爸身上。而被宣判的姊姊臉上再無任何表情,僅僅只是空洞的看著遠方。
姊姊是個強悍的人。努力在勞資不對等的情況下領著最低薪資、付出完全與薪資不符合的心力下在短短4年內還掉近35萬的學貸,也靠著儲蓄險一點一滴累積財富。但是換來的,卻是一顆飽受摧殘、殘破不堪的心。姊姊輕輕用說太多話導致有些沙啞的嗓音輕輕說著這些年的日子—那是她從未對我們提起的故事。幾乎網路新聞上會出現的慣老闆特徵與需要檢舉的事項都充斥在姊姊的前老闆與工作中,但是在這之前她卻什麼也不說,咬著牙苦撐到學貸還完。
「至少我離職了,而且新工作的待遇跟福利也好很多。」她一邊吞下一顆顆白色的、橢圓的、圓形的藥丸說道,眼睛深處仍然空洞。新工作易學難精,但是聽說姊姊卻像是入行多年的老手般得心應手。但在姊姊心裡仍然恐懼著自己不夠完美、應對不夠得體,縱使績效成績再高、同事間再多的讚賞也無法弭平那個深深的恐懼與不安—那個源於前老闆鑄下的影響。我想,或許就是這點成為壓垮姊姊的最後一根稻草也說不定……
雖然我們從小就喜歡動物,卻在奶奶的禁令下無法飼養任何寵物。媽曾在某天提起:「如果能養隻毛茸茸的生物,或許會對姊姊的病情有好轉。」過去在這個家確實是存在著毛茸茸的三隻鳥,其中一隻更是姊姊親手奶大的。然而卻在奶奶逐日累月的不滿下,在姊姊還沒下班前被爸放飛了。記得那天換來的是姊姊手上的一道傷口與爸收藏多年的樣品酒碎片。
時間雖然會沖淡一切,但傷口卻依然存在;只是在於結痂下的是新生的組織還是一團積蓄已久的膿水。在某天,那隻誰也養不熟的黑貓就這麼在我們家住下來了。
#黑貓  #小說創作  #小說 
分類:藝文

人生苦短,只需盡情享樂就好

評論
下一篇
  • 黑貓芭芭I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