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分享

寫一封信,慢而有效地化解誤會

心靈鎖匠 代客寫信 慢而有效的溝通形式 生命潛能
致有緣在此遇見的朋友:
今天我想向你分享一個小時候的故事。
當時我還是個國中學生,由於父母親平時不在身邊,我時常在放學後到同學家玩,假日往往也輪流拜訪幾位同學,直到晚上才回家。每天若不是在朋友家,就是在往朋友家的路上,結交朋友和玩伴,豐富了我的少年時光。
有一日,不知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打電話給一位要好的朋友,卻是他的妹妹來接聽電話,她不知聽錯了什麼,誤以為受到我的羞辱,竟憤怒哭泣地掛斷電話。我不明所以,再打電話過去,這回是朋友的母親接起電話,本以為可以解釋,但她的言談中同樣帶著對我的誤解與怒意。後來朋友的父親接過電話,有點擔心地說,先讓她們安靜一陣子,叫我暫時不要再打電話來了。我只好放棄再打電話。
平時十分相熟的朋友一家人,怎麼會在電光石火之間斷裂友誼關係?當時還是中學生的我,想像不到什麼深遠複雜的原因,只能覺得,不能讓事情停在這裡,一定有什麼誤會需要釐清。但電話不能打,登門拜訪也可能避不見面,該如何澄清誤會?於是我想到寫信,親筆寫一封信給朋友的家長,說明事情的經過。
自己一個人提筆寫完信後,我到朋友家門口按電鈴,請他出來取信。隔著一道不算厚重的鐵門,將扁平的信件從門縫遞了進去。朋友取信時的表情有些無奈,彷彿在說這事好沒來由的感覺。遞出信件之後,能做的已經做了,我便返家靜候流向的變化。
沒有想到,隔日朋友的父親親自打電話給我,高興地對我說,已經沒事了,歡迎我再到他們家玩。往常我幾乎不曾接過朋友父親的電話,在那天的電話中,他的語氣熱暢輕鬆,我頓時有種新鮮的互動感覺。當下的氣氛中,我便知道這位長者的心已經放下了一日夜的擔憂。他是一位和藹、沉穩,話並不多的長輩,平時大多坐鎮在家中的工作區域,在一盞黃色的燈光下,前傾著身體,微彎著背持續做著手工藝。那光景不知為何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或許是整個家的情緒波瀾,總是有個人如不動的防風林般,默默守護而吸收著衝擊,這種印象在什麼時候觸動了我的心吧。
過不久,我便再次登門拜訪。一如往常習慣,帶了一罐25元的伯朗咖啡請朋友的父親喝,也給朋友的母親與妹妹各帶一罐別的什麼飲料。那天她們的目光柔和,我已不記得她們是否還有對我說些什麼話,只對那天房子裡輕盈的空氣質量有點印象。朋友的父親依然坐在角落那盞燈光下持續做著手工藝。打過招呼之後,我便與朋友到他房間去閒聊及娛樂。彷彿一陣海浪沖刷過後,水與沫皆退去,僅留下一陣清涼的觸感而已。
或許你已經知道,那個年代雖然有電子郵件,但還沒有智慧型手機與line之類的社交app,最便利的通訊方式仍是撥打電話。比起缺乏語氣情緒的社交app,電話能夠傳遞給對方自己的語氣、情感與談話氣氛,但即使如此,仍有在電話中發生嚴重誤解的情況,至於缺乏本人語氣表情的社交app,產生誤會的機率就更高了(所以我向來不在社交app中商談重要的事情)。無論是電話與社交app,兩者都具有溝通的即時性,一方發話之後,就期待對方快速地給出回應,一般人不會希望對方「慢慢地回應自己」就好,看到已讀不回時更難以按捺那股焦躁感。而在你一言我一句的快速對話中,可能沒有任何一方能夠完整地表達想法、完整地被傾聽,然後被真正瞭解地得到回應。
有的時候,如寫信這樣速度慢的溝通方式,反而比較能順利傳達心意。因為你給予對方一段沒有期限的時間,閱讀你用書信完整表達的心情。既沒有期待對方立刻回應,也沒有一觸即發的辯論地雷。對方會先看到你的溝通誠意,而不是先分析你的語言文字。你給予對方自由的同時,也給予了自己同樣的自由,而這份自由其實是你們本來就享有的。在自由的時空中,人與人的深刻溝通於是有了可能性。
寫信可能需要紙筆墨水但不用插電。重要的事始終是,你得知道當下自己想傳達的真實心聲,以及誰是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人。
如果你發現到自己其實很想向某人傳達心意,只要你有這份心情,即便想說的話可能會因時間流逝而變化,無論何時寫這封信都不算太遲。
我的朋友,願你內心澄透明朗,新的一年與你重要的人們一切安好。
你誠摯的心靈鎖匠  敬筆
#心靈鎖匠  #代客寫信  #慢而有效的溝通形式  #生命潛能 
分類:心靈

那些沒有機會好好傳達的心聲,可能潛藏心中直到遺忘,從內在壓抑人的生命活力。我以親身經歷發現,為生命中重要的人寫一封信,能夠突破那道無形的牆,打開心門,解放自我潛能。我是你誠摯的心靈鎖匠,透過「代客寫信」陪伴每個人找回遺忘的鑰匙,順利表達真實心意,給你珍重的人們,也珍重你自己。召喚我:[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為什麼要寫信給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
  • 下一篇
  • 風信子捎來的信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