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咒術迴戰│虎伏釘] 之後的道路 [G](伏黑惠為視角)(IF線)

炎熱的陽光灑在柏油路上 ,熱氣在上頭散發著,因光折射與氣溫關係導致望向前方的路都呈現扭曲的狀態,見到這樣的情景,除了是自然現象外,伏黑也覺得是熱氣蒸著腦袋,間接影響腦子所產生的幻覺。
同時身上的汗也像是未關緊的水龍頭,讓額頭、腋下、背後都濕成一片。
這樣的煎熬還須走五分鐘的路途才能結束,伏黑越走越懷疑自己早上腦子被門夾了才答應五條悟出來赴約,當時直接拒絕不就好了。
重點那個王O蛋前輩絕對會遲到七八分鐘....(不要懷疑,人熱到一個程度是會失控罵人的)
自己還提早去活像個白癡。
就在伏黑一邊走一邊自我懷疑,五條指定的店面也映入伏黑的眼中。總算能好好休息了。這樣想的同時,一腳踏入裝潢溫馨的家庭式餐廳,餐廳裡吹來舒適的冷風一掃身上熱氣,包含心頭上那股無名火,也被安撫下來。
找到靠近門口的位子坐定好,點了杯冰咖啡慢慢等,等著永遠有歪理可辨的男人。
聽到自動門打開的聲音,伏黑下意識轉身看向門口,出現的卻不是預期的人,而是大熱天還能穿黑色T恤,因T恤略緊身,將上半身鍛鍊結實的身材顯露出來,下身搭配著同樣色系的燈籠褲,且把一頭濃黑的長髮綁成包頭,活像是要去找人幹架的不良少年夏油傑,就這麼出現在餐廳門口。
原以為夏油只是恰巧進來這家餐廳買甜食回去給五條吃,但夏油的視線環顧一圈,剛好對上正在望向門口的伏黑,看見後夏油露出淺笑,慢步走向伏黑所坐的位置。
夏油走到伏黑對面的位置坐下來,打開菜單稍微瀏覽。伏黑那道無法忽視的銳利視線直盯著夏油不放,夏油絲毫不受他影響,慢條斯理的翻閱,兩人之間的沉默氣氛蔓延整個桌面。
總算夏油的眼睛從菜單上轉移到伏黑那無言以對的表情上。
卻沒有因他露出這樣神情順勢做出解釋,而是招招手請服務生過來幫忙點餐。
點完後,才開始正式進入話題。
「好了,別對我用這樣的表情,我只是幫人來問問你的事情。我也不說廢話。」剛好服務生也將甜點送上來,夏油將上頭的冰淇淋挖一口吃後,繼續道:「我跟悟很喜歡你們三個人相親相愛的樣子喔,只是啊......」
「你們如果是玩玩的倒沒話說,關係總有一天會消失,我想禪院家那邊也不會干涉。」語氣淡淡的道出殘忍的事實,讓伏黑心猛然跳高,同時又迅速下沉,這樣一來一回造成刺激,讓伏黑的神情更加陰暗。
夏油在說話的同時吃著甜點也不忘觀察伏黑的神情。
啊,生氣了啊。
夏油又將湯匙往下挖,讓下層的奶油與料攪拌一起,混合成詭異的顏色。這顏色也像伏黑的心一樣混亂著。
「如果是認真的話?....你有想過禪院家會採取什麼行動嗎?」一口一口吃著,夏油嘴裡充斥著甜膩感,說出口的卻是現實到令人發苦的言語。
夏油看似坐在溫馨的餐廳裡,輕鬆自在地享用甜食,悠閒過著美好假日,但實則像找碴般把伏黑找出來(雖然是受人所託),用所謂現實的針將他逃避已久創造出來的美好泡泡狠狠戳破,告訴他,在怎麼逃避與無視,禪院家這幾個宛如詛咒的字都會永遠跟在他身邊。
這場景玄幻到讓伏黑以為他現在正站在外頭,被熱烈的太陽照射著,熱氣蒸的他腦袋發暈。如果不是正被太陽曬著產生的幻覺,那,為什麼夏油前輩會在這邊跟自己說這些事情呢?
夏油在問完話同時,突然想到甚麼,抬頭望向伏黑又說:「啊!不對,在說這個之前會有個前提,你們是朋友還是情人?又或者是開放式關係呢?」
已經不想一句一句回覆夏油,其實老早他在問的時候就不打算開口回應。
前面被夏油搞的混亂不已,但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夏油是五條請過來的幫手,因為伏黑並不會把很私密的事情告訴五條,夏油與五條關係好到惡劣部分也能互相傳染,還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呢,所以請他來問或許對五條來說效果最好。
但就算個性惡劣,問法著實討厭。可是前輩們對於別人的戀愛有閒到那麼關心嗎?一個平時唯我獨尊慣了,一個則是除了五條悟與完成自己的目標其他事都不想管,這樣的他們有必要私下找上伏黑?還擺出大人樣狠狠的打醒他。
那可能只有一個原因了,「禪院家的找上門了?還是找上五條前輩?」
「哈,禪院家的老頭如果沒有扯上直接利益,才不會跟悟正面對上呢,那些老頭不會那麼笨。你也知道悟特別疼你啊,還用你的事情去找悟的麻煩,可是找死啊!」聽到伏黑反問,夏油放下湯匙將甜點往前推,心想果然沒辦法像悟一樣把芭菲吃完,呵,又不是像他全身都是砂糖做的。
心裡嘲諷一會,身體倒向沙發椅背,頭微彎看向伏黑,露出嘲諷樣開口說道。
「那為什麼會這麼問?」不是禪院家找上門,還會有什麼原因?
「為什麼不這麼問?惠,我跟悟沒有閒到會去管別人的感情,尤其還是你們三個的,你們怎麼發展也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夏油將身體擺正,臉逐漸變為嚴肅。那雙性感銳利丹鳳眼正盯上伏黑那雙濃黑到要把所有東西都拉入深淵的雙眸,透過那雙黑眸將伏黑所想的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連臉上所有的神情都不放過。
被宛如會看穿一切的眼睛盯著,不是件舒服的事情,原與夏油對視的視線像敗陣下來撇向另一邊,同樣夏油的反問也讓伏黑無法理直氣壯反駁。
「現實面就是,你背後牽扯著禪院家,你要兩手拍拍離開本家可以,但也要想想他們手上握著的可是有你的弱點,津美紀、悠仁、野薔薇,只要動他們其中一人,你就一定會發瘋。」
「還是你想帶著他們私奔?」聽到夏油胡鬧的話,從見面就被夏油用不客氣的言語刺激的伏黑,額頭青筋都暴露出來,手緊握著,用著最後的力氣壓抑自己,不要對著平時待自己不錯的前輩動粗。
夏油知道伏黑的情緒快被自己激到最高點,但也把握住伏黑那對於尊敬前輩不隨意動粗的性格,再增加刺激。「就算悟能力再強能擋住,但擋一時擋的了一世?你也知道有錢人家小手段多的是,你現在也是寄宿於本家,你能力有強大到保護得了他們嗎?」
「弱點這麼多,倒不如把這段感情當玩玩,趁早離開他們來的好不是?」
最後的重擊,把所有現實問題全部拋在檯面上,讓伏黑正視面對。身為伏黑甚爾那個爛人卻也是令人忌妒的天才,所謂唯一的兒子。當初與禪院家所做的交易,只要自己乖乖聽從禪院家,就能讓津美紀好好過生活。
還有....那在外人眼中過於詭異的愛情,不被禪院家所認同的愛情。
「我...跟他們在一起不是那種隨便的關係。」一連串的打擊,伏黑語氣低沉卻顯得無力,視線看向已經冷掉的咖啡,咖啡上倒映著伏黑失落無神的雙眸,但又像是要反抗枷鎖在自己身上的詛咒,努力向夏油說著自己的心意。
「應該說我依賴著他們,還沒對他們說我的身世背景是我不對。」
「我會保護他們,不管用什麼方式,就算犧牲我自己也可以。本家的老人對他們下手,終歸是利益問題,不與他們正面對立,有很多方式可以跟他們談條件。」
「我愛津美紀,因為她陪伴我整個童年,沒了她就沒有現在的我。跟津美紀不同,虎杖...和釘崎是我的另外一半,他們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包括生氣能直接發洩,開心就快樂笑的像瘋子一樣,這些我做不到,但他們會代替我,替我直接表達開心與憤怒。只要看著他們,我就會覺得這世界不會狗屎的讓人活不下去。」
「所以,我會用我自己的方式保護他們。甚至要與他們同歸於盡我都會做。」就算再多的問題要面對,都會找到方法解決的,不需要麻煩到任何人,也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的最好的方式。
下定決心,能靠著自己解決的方法大致上有了雛形,伏黑的心也定了下來,講到後面也逐漸恢復自信,能用堅定的語氣與眼神向夏油表達自己的想法。
「嗚哇,這是讓人羨慕的感情啊!真摯熱。」了解到伏黑的決心,夏油拍著手開心的讚美道,盡管語調是調侃大於敬佩。
「您說話真的越來越像五條前輩了,夏油前輩。」不愧是長時間跟五條在一起的人,連語氣都與五條如出一轍。
從中就知道夏油並未把自己的決心放在心上,伏黑想著這也算是自己做的決定,不認同也就算了,但那內涵調侃語氣,怎麼聽怎麼不爽,所以伏黑故意用這句話來刺夏油,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嘖,好了別扯開話題。」意外伏黑竟然用這點來刺激自己,小聲的嘖了舌,無視掉對方的反抗,將話題轉回來。
「惠,我雖然會拍手敬佩你有這樣自我犧牲的決心,但不要甚麼事情都往這方面來解決。這樣講會讓你感到不舒服,我先說聲抱歉,但你是伏黑甚爾的兒子,那傢伙再爛也算個天才,他本身就很有價值,包括你本身也非常有天賦,悟常稱讚你,伏黑甚爾再爛也是做對一件事,就是生下很棒的兒子。」
「這對我來說不算是誇獎...」,對於伏黑來說,伏黑甚爾,自己名義上的老爸,只要牽扯到他,盡管這句話對於旁人來說,聽著是誇獎,都會引起他生理上的不適。
「知道,生理性討厭嘛,但長遠來說,你要讓自己強大到不會被禪院家壓制,就將身上各種有價值的東西都用上,包括伏黑甚爾的兒子身分、悟的關係網,還有你的大腦。」
夏油的身子從椅背上往前傾靠向桌子,下巴貼在支起雙手的手背上,一臉玩味,語氣俏皮的建議著伏黑接下來的路怎麼走。
「你夠聰明,知道我的意思。現在你還小,禪院家就算知道你跟悠仁和野薔薇的關係,也只是當作小孩子在玩玩,所以趁他們還不把你放在眼裡的這段時間......」
「一一蠶食掉他們。」拋出極囂張的話,夏油的眼神全是戲謔與期待,之後禪院家會因伏黑的以下剋上有甚麼樣的變化。感到非常非常期待啊。
悟也是想看到這樣的後續,才會託自己來與伏黑做接觸吧。
如果是他本人來的話,伏黑認為五條會直接做介入,不想連這件事情都需要他的保護,所以對於那兩人的感情和決定如何與禪院家做談判的事情都不會告訴五條。
與其這樣,不如讓在這層關係中無太大影響的夏油來做接觸,還能引導伏黑說出自己的想法。就算伏黑清楚夏油是因為誰的委託而來,但真正面對的對象不同,講出的話也會不同。
伏黑想著之前一直極力避免靠伏黑甚爾的名義,與五條的力量去對抗禪院家,就算自己的力量還不夠,還能自我犧牲,至少可以限制禪院家去騷擾自己身邊的人,但藉由這次夏油的建議,或許是自己過於天真,利用本身的價值與關係網啊.....。讓禪院家會因他的關係而選擇俯首稱臣,不再干擾他的選擇....
那.....就拚一次吧,最終要是不成大不了就選擇同歸於盡。
只要能保護好他們,做什麼都可以。
「.......我知道,謝謝您,夏油前輩,還有幫我代為轉達,也謝謝五條前輩。」真心誠意的對著夏油說道,讓他知道還有其他方式可以解決。同時也得感謝五條,是他查覺到並請夏油來幫忙。雖然平時為人不靠譜,但心思卻比誰都還要細的多。
「因為我跟悟都是疼愛後輩的好人啊~」被後輩誠意的道謝,還蹬鼻子上臉,語氣驕傲的炫耀著。
「...........」伏黑被這位前輩的厚臉皮給弄到無語至極。
話題告一段落,夏油甜點也吃不下,打算就此結束話題告別伏黑,離開餐廳後跟五條報告結果,就在將離開的告別話說出口時,突然想到,「對了,禪院家的事情你不打算告訴他們兩個?」
伏黑微愣,想要組織語言回應夏油的問題,最後說出口的還是:「.....我不知道。」
當他下定決心利用一切東西去達成與禪院家對抗的條件,但要將這些事情坦白給那兩人知道....
「你啊....悠仁和野薔薇是你愛的人,但你也應該是最看清楚他們本質的人,他們呀,沒你想像的那麼弱喔。」
「還有,你也不用怕悠仁和野薔薇對你就此改觀,要是他們這麼容易改變態度的話,你也不會使勁各種方法就為了讓他們留在你身邊。」
夏油一眼看出伏黑糾結的點,開口勸導,他們兩個都不是那麼嬌弱的人,況且要是嬌弱並像牆頭草一樣看風向改變心態,伏黑還會選擇讓他們留在身邊嗎?他們呀,都遠比其他人所想的還要堅強許多。
「........嗯。」伏黑默默的點了幾下頭,示意有將夏油的建議聽進去。
而話題總該結束,要準備離開的夏油一起身,剛好正面迎向走過來的虎杖與釘崎。
隨即想到,啊......悟這傢伙。
笑著搖了搖頭。
伏黑看到夏油的反應疑惑的要往門口的方向望去時,就聽到無比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太好了!夏油前輩你們還沒離開!」是虎杖熱絡高昂的聲音,神情愉悅的向他們打招呼。
而釘崎則是向夏油點個頭示意,轉頭望向伏黑,看著伏黑的臉色皺著漂亮的眉問道:「伏黑,你還好嗎?臉色有點差。」
「沒事,你們怎麼在這裡?」伏黑搖了搖頭說著,納悶著這兩人不是昨晚才發誓打死都不要出去,天氣熱到出去就會融化,那兩人都不想體會這樣的折磨。
「因為五條傳訊息過來。」釘崎對於自己的前輩毫無尊敬的稱呼著,同時也拿出手機翻開今早五條傳來的簡訊。
(惠在OO餐廳喔!現在傷心欲絕呢~急需安慰喔!請去安慰他吧!☆=(ゝω・)/)
「........」這個人真的是.......
夏油因好奇五條傳了什麼樣的簡訊,靠到釘崎身旁,彎下身看向手機螢幕,上頭Line的訊息充滿著只有五條悟才獨有的欠揍感。
看完訊息夏油瞬間笑出聲,「哈哈哈哈,確實呢,剛剛被我欺負一下呢。」還不忘補充一下自己剛剛惡劣的行徑。
「嗚哇!前輩!這不是笑著說的事情呀!」被夏油直接的告白嚇到,虎杖想著其實某方面來說夏油比五條還要可怕。
「真可怕,不愧是能跟五條交往的前輩。」釘崎倒是直接道出虎杖的心裡話,並且狠狠往夏油最在意的點上踩著。
「............」夏油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低氣壓開始蔓延到整個周圍,感覺下一秒就要做出可怕的事情來。
「笨蛋!妳踩雷了啦!」虎杖嘴上罵著但還是把釘崎保護在後頭,而伏黑見狀也站起身靠向夏油,像是防止他接近釘崎一步。
「真過分!你們防備成這樣我會很傷心啊~好啦!你們三個好好玩!我也該回去了。」雖然看到這三人防備成這樣,嘴裡抱怨道,但語氣聽起來玩笑居多。想著也差不多了,想想悟還在等消息呢,就向三人做道別。
「惠,要加油喔。」而在走之前替伏黑打氣。背對著他們揮著手瀟灑離開餐廳。
「嗯,謝謝您。」伏黑也不忘回禮,身體微些鞠躬致謝,做這動作雖說夏油看不到,還是將禮數做盡。
「夏油前輩Bye!Bye!」而與伏黑呈現反差,虎杖的道別隨興了些。
三人慢慢看著夏油走出餐廳,背影越來越遠離,最後消失在三人的視線中。
道別完前輩,釘崎直接坐下來,眼睛往上揚望著伏黑,神情有點無奈,「我大概知道夏油桑說的事情,但並不清楚細節,當然你要說我們兩個都會聽。」
虎杖也跟著坐到釘崎的對面,手撐著臉頰,輕描淡寫的說:「我想伏黑也不用特別勉強啦,畢竟每個人都有說不出口的秘密。等你哪天整理好了,再跟我們說就好啦!」反正他們三人會永遠再一起,伏黑什麼時候想說都可以。
「這我贊同,但我跟虎杖不希望你連為難自己的事情都獨自一個人做,我們沒那麼弱,三個人永遠都比一個人來要強。」釘崎點頭附和著虎杖的話,也向伏黑強調,三人永遠都是最強的,誰也別想拋下誰。
看著他們兩人的態度,自己又像是被救贖一次。語帶笑意的向他們保證,「我知道,我答應你們不亂來。」
「嗯!那就好!這我想吃!伏黑這是你上次推薦的那道甜品嘛~點點看吧!」虎杖認為感性的話題結束了,開始拿起菜單瀏覽上次尚未點過的單品,想著接下來可以品嘗哪一道。
「喂!難得氣氛很好的說!虎杖你太會破壞氣氛了啦!」難得伏黑露出這麼可愛的神情,虎杖竟然只想著要吃,也太煞風景了。
虎杖露出開朗的笑容,現在是與他們兩人一起吃甜點的時間,剛好又能讓伏黑放鬆,所以無所謂的說:「感性的話回去再說嘛~這道!釘崎!上次跟你說的超有名的私房甜點!」隨後將菜單拿到他們面前用手指了指。
「喔喔!上次看了很久都不知道要點甚麼,這個不錯喔!點點看好了。」釘崎看到菜單上那美味的照片,食慾也被挑起,跟著虎杖一起點選。
「伏黑你要這個吧!上次來就說想吃的。」也不聽伏黑的決定,擅自幫他點了上次他想吃的點心。
「好!那都點吧!我們可以分著吃!」而釘崎也加點幾樣,大家能一起分著吃。
「喔!交給我吧!」虎杖接下點餐的重責大任,開心的向服務生點餐。
而伏黑看著他們吵吵鬧鬧的樣子揚起淡淡的微笑。
不管怎麼樣,這兩人他是絕對不會放手的,伏黑在心裡默默起了誓,會永遠保護他們直到永遠。
──────
這篇有稍微帶到惠的身世背景,跟原作一樣,也有所謂的御三家,只是換成商業上的御三家
所以惠某方面來說是有錢人家的小少爺。
這邊想稍微解釋一下,為什麼傑會代替悟來跟惠惠講這些
1.他們很惡趣味的想證實自己猜虎伏釘三人組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2.同樣很惡趣味的想要看伏黑因為能以下剋上鬧翻禪院家(因為悟真的很討厭他們wwww)
3.悟名義上也是伏黑姊弟倆的監護者,從小處到大,所以不太會有距離感,惠也不是會把私事跟親近的人說的類型,所以身世這一塊一直沒跟虎釘講。有些事情選擇對悟保密。而明知跟傑說這些,傑都是會跟悟說的,怎麼對著傑能說出口?
是看說的對象,傑是會國高中才接觸的對象,再加上傑嘴巴壞愛鬧後輩們,但本質上對他們很溫柔,光是學業上就對他們幫助很大。
間接會對傑沒有任何隱瞞,就算傑會跟悟說,但也知道傑的轉達會有分寸,所以不管傑怎麼傳達都是沒關係。總而言之對悟說不出口的話,對傑都能說wwwww(悟:好傷心)
4.再來我流的五夏,他們感情好之前也是有在一起過,但因為個性上、觀念上太不相同,都是分分合合的狀態,同輩與後輩甚至是前輩們都是淡定看著,都講那對笨蛋情侶真的有辦法分手一年再說。
所以惠跟野薔薇踩傑的點都是行為舉止像悟,這點會讓傑不爽wwww那個笨蛋我跟他才不像!的概念wwwww
好啦~以上就是這樣,這是打得最辛苦的一篇wwwww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咒術迴戰  #虎伏釘 
分類:藝文

我是紋映!這邊是我存放寫作的地方。 寫的混亂又雜,但希望能把對CP的愛都完整記錄下來。 也記錄自己寫作的歷程 請大家多多指教。(咒術迴戰坑中,本命虎伏釘產糧中,喜歡五夏,偶爾會更其他CP的點文) 噗浪:https://www.plurk.com/myloveart8426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