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咒術迴戰|虎伏釘] 昨晚-第一話(AU線和平世界)

昨晚
陽光緩緩從窗戶打進來,虎杖悠仁精壯的身軀在陽光下沐浴,朦朧的將他身上結實有侵略感的肌肉線條給磨平,宛若阿波羅,為了迎接神聖美好的一天裸著身子沐浴在河中,引得精靈、女神嬌羞著臉偷看。
盡管床上的人令人遐想,但身旁捏皺的床被單、丟在地上的衣物,還有床櫃旁不知何時拿進來的湯勺、平底鍋。顯得畫面十分滑稽。
隨著生理時鐘,依舊比鬧鐘早一步起床,虎杖坐起身微瞇著眼發著呆,讓一切生理機能動起來時,眼見旁邊的凌亂,身為消防隊員到災害現場必須分秒必爭的判斷狀況的能力,讓他花不到一秒時間迅速理清昨晚荒唐的過程。
突然一陣陣的刺痛感如浪潮般一波波傳入腦袋,用手揉著痠痛的太陽穴。
待疼痛過去,回憶昨晚的開端。
釘崎委託出版社的朋友幫忙購買紅酒與調酒,剛好近期合作企劃結束,伏黑的團隊也取得完美業績,而他,正逢休假。所以決定慶祝,並在客廳舉辦歌酒會。
藉此緩解因三人喬不攏的時間,無法去唱卡拉ok的遺憾。
這活動很不錯,不過麻煩的一點是。
沒有麥克風怎麼唱,伏黑直接吐槽,而後還說,這個時間去買一台?店面都關了。
釘崎聽到不開心的喊,笨蛋!唱歌靠氣勢!沒有麥克風用其他代替不行啊?
一語完,就從廚房拿出湯勺充當麥克風,用自己嗓音來絕一勝負,聲音大的不怕被鄰居投訴,也把自己化為井上陽水,唱出民謠那特有的音調。
頭髮還隨著釘崎的動作,焦糖色髮絲在空中飄盪著。
釘崎野薔薇是個隨性的女人,除了對工作要求完美外,私下做任何決定都是心血來潮,衣服的風格、彩妝的色調、還有虎杖與伏黑房內衣櫃時不時出現的套裝,也包含這次臨時決定的歌酒會。
原先髮型也是。
畢業留到現在的長度,但夏天一到這頭漂亮的長髮就會成為阻礙。
某天她插著腰,煞有其實用認真的神色,以為是多麼嚴肅的事情,向另外兩人宣布要剪掉。
已拍板定案,大概隔天就會見到留著短髮亮麗俏皮的她。
老實說,虎杖覺得可惜。那頭長髮飄盪在她的身後,讓背部美好的曲線若隱若現,總能讓他著迷。
他嘴拙,講不出好的建議。這時,伏黑開口,長髮能搭配的造型有很多,而且能將頭髮盤起或是用綁的方法變成短髮,挑個適合的長度定期修剪就好。
釘崎被說服,所以這頭長髮就留到現在。也成為能撩撥他情緒與情感的武器之一。
唱了整整兩首歌。釘崎高舉雙手,彎下腰一隻手向後擺,一隻手撫在胸口上,鞠躬意示她完美的演出已結束。
兩位聽眾也予以尊重,拍手喝采,連帶配著虎杖的口哨聲。
你們要唱嗎?釘崎詢問,伏黑搖頭,表示沒有麥克風他唱不下去,而虎杖則說看妳唱也行。
她皺著眉,深思著,想著能讓三人參與的活動,隨後,開心的宣布著,那玩歌詞接龍吧!
之後是──
回憶的途中,輕快的鈴聲劃破整個房間的寧靜,看到來電,接起,耳中傳來後輩朝氣滿滿的聲音,「虎杖學長!早安!不好意思這麼早打擾你!想問你下午能來一趟嗎?局裡有事情要麻煩你,當然會補休息時間。」
「沒問題,我下午沒事。」
「那就好!下午見!」
回應下午見後,掛掉電話,看著時間也差不多要準備早餐,跟便當。
下床洗漱,出房門走到廚房,打開第一格抽屜,裡頭放著一本記事帳,標題為我想吃的美食。這幾字占了封面一大半位置,寫的圓滾滾,像卡通似的*,旁邊還畫上許多可愛的食物圖樣。
裡頭是他閒來無事隨意紀錄菜色雜記,內容凌亂。這本的存在基本上只有他知道,畢竟未跟他們講過。方便就固定放在這。
但某天拿出來,封面突然五彩繽紛起來,而且內頁在空白處還框出小塊,框內寫著各式各樣的評語。
(這道菜很好吃謝謝)或是(這道料理看起來很複雜,雖然好吃但別再做了,要累死自己嗎?)。
每次看到這邊,虎杖都會認不住會心一笑。
確認好要做的早餐與便當菜色,要從冰箱拿出食材時,關上冰箱,背後就傳來溫熱感。
虎杖轉頭看著從背後環抱自己,頂著凜亂宛如鳥巢的髮型,就這麼靠在他肩膀上取暖的伏黑惠,說:「早,還以為你會睡更晚,釘崎呢?」
「睡昏過去了.....剛叫過,叫不醒....」剛睡醒的緣故,神智還未完全歸位,說出的話音量既小聲又緩慢,還把後半段自動截斷,所以虎杖不認真聽還真聽不懂伏黑想說的話。認真去聽又被伏黑那些微沙啞又低沉的嗓音給撩到臉紅。
伏黑一說完,被早晨過低的溫度給凍到,放在虎杖腰上的手臂略為收緊,身體也更靠近,像是把他當作大型人體暖暖包取暖,不過虎杖本身體溫也滿高的,冬天是非常好用的人體抱枕。
身上掛著大型人體掛件,也絲毫不影響他的動作流暢度,這點重量算輕鬆,再者掛件還會隨著主人移動。
掛件在休息幾十分鐘後,精神恢復,語氣清冷清晰,說著,「身體還好嗎?」
這句話像把鑰匙開啟回憶之門,回憶也如迴流的河,將方才斷開的地方重新接連上。
歌詞接龍,只要有人唱錯一句,就會受到深水炸彈(酒)的洗禮,連時常跟學長、學弟聚餐喝酒的虎杖都有點難以招架,更何況不常喝的那兩人。
所以三人高漲的情緒一爆發,不知道誰提議要玩國王遊戲,開始各種荒唐的戲碼出現。因太過十八禁,一憶起細節,虎杖的耳朵瞬間通紅,且他昨晚是最終輸家,懲罰就是成為官能小說主角,穿著圍裙與他們──。
真是,怎麼一喝醉都是這副德性。
虎杖深嘆一口氣,不自在的搔了搔頸部,回應伏黑,「是沒事,只是我的房間比較慘烈。」
伏黑鬆開手,移動一小步轉個位置,面向他,湊上前親吻著對方柔軟的唇。
虎杖順勢將伏黑的腰拉近,緊貼著身體,主動加深吻,輕啟唇讓彼此的舌互相接觸交疊,早晨如此熱情的擁吻,對於雙方都有點耗費體力。
伏黑微喘,在虎杖脖子旁磨蹭,像是小動物要取求主人的愛而做的撒嬌,「抱歉,昨晚玩得太超過,你沒生氣吧?你的房間我跟野薔薇有空會整理。你下午有事?」
「不愧是你,直覺真準。下午臨時被叫去,可能是開會或者幫忙,沒事。事情不多。」
用手撫平伏黑的眉頭,接續說,「我自己掃就行了,你們平時就夠忙了。只是我們還是少喝酒會比較好,說真的。」
聽完,伏黑頓了一下,鬆開手臂,澄清道,「國王遊戲可是你提議的。」
「........」原來昨晚是自己說的!
啊!對,他情緒一上來,為了繼續炒熱氣氛跟往常在這種場合就意外合拍的釘崎,提議此方案。結果反饋都到自己身上。
但等等,就算他開口說要玩,但這兩人──,
伏黑再次快速親了親虎杖的嘴。
「抱歉,玩得太過分我們是也該檢討,但時間快來不及,我先去叫野薔薇起床,謝謝你的早餐跟便當,再麻煩你了。」
對著他真誠的說,「一切順利,平安回來。」一語完轉身離開。
虎杖目送伏黑的背影,話題跟走路的速度一樣很快結束。
彼此絕佳的默契都知道,如果接續話題,虎杖會讓他們產生愧疚進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並反擊,得寸進尺是他們三人共同的毛病,或許做到他們受不住也說不一定。
算了,來日方長。
中午時刻,伏黑拿著便當前往員工餐廳準備享用,釘崎則是與出版方工作人員協商服裝細節,團隊決定叫外賣並在公司解決午餐,釘崎與他們一同吃飯,同樣也帶著虎杖做的愛心便當。
兩人都發現便當盒底下夾一張紙,上頭的字龍飛鳳舞寫到(菜做的比較清淡,也能解宿醉,昨晚很棒!但我們喝酒都要適量喔!)
這句話包含許多意思,也讓伏黑與釘崎同時想到,
往後得小心了,這人反擊能力可是很強的。
───────
備註:
*圓滾滾的文字是伏黑惠寫的,上班壓力大,最喜歡並能紓壓的事情就是設計很可愛的文字。因為質感不錯,釘崎付款並得到授權將這些應用在她的設計上。
#咒術迴戰  #虎伏釘 
分類:藝文

我是紋映!這邊是我存放寫作的地方。 寫的混亂又雜,但希望能把對CP的愛都完整記錄下來。 也記錄自己寫作的歷程 請大家多多指教。(咒術迴戰坑中,本命虎伏釘產糧中,喜歡五夏,偶爾會更其他CP的點文) 噗浪:https://www.plurk.com/myloveart8426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