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

分享

【往年】球場的單戀-14

續:【往年】球場的單戀-13
球場 愛情故事 結尾

Photo by Hannah Wei on Unsplash

「每一個愛情故事的開始總是燦爛如花,而結尾卻又總是沉默如土。」
「欸,你幹嘛不找我吃飯啊?」
「...你喝酒喔?」
「對啊,回答我拉,好久沒見了欸」我開始傻笑。
「...我不跟喝醉的人溝通」A。
「你幹嘛啦。」
「有朋友在你旁邊嗎?把電話給他們。」
「不要,你回答我啊」
「你先回去,明天再說。」
「講啦」
「回去的時候小心一點。」A掛了電話。
我坐在路邊,看著天空,心裡其實一片空白,腦也是。大概就這樣毀了吧。
隔天A照樣傳訊息來問我,我跟他道歉,問他我有沒有講什麼奇怪的話。
「有阿,大概就是為什麼不找你說話之類的吧」A。
「是喔,那我還真的講出自己心聲了」
「所以為什麼?」衝動是魔鬼,我真的豁出去了,反正都這樣了沒什麼好失去的。
「你有很多朋友,沒必要針對我」A。
「我知道了,謝謝」
A已讀了我,我看著那兩行字,想哭但哭不出來,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什麼心情,大概只有完了完了完了在腦子迴盪。
是的,就這樣結束了,我沒有再找他,他也沒再找我。冷靜了兩個星期多,我大概跟周遭的人都抱怨過一遍了吧,練球也沒看到他,在教室也沒看到,有也是忽略。
耶誕城開始後一個星期,又接到他的訊息,問我還有沒有要去,我當時還是很難過,看到他的訊息,總覺得好目的性,我拒絕了。就這樣吧。

後來我們有嘗試聯絡,但結果並不好。我放不下,A也好像變了一個人,變得很不友善,我跟他的距離又更遠了。
跟A幾近絕交之後,我頹廢了一個月,想方設法要他理我,但他有回應的時候我又會報復性不想回。常常在臉書發動態,他看到了就會來留言,我不會理他,但同時心裡又有種奇怪的感覺。
他隔年來約我,但我拒絕了;我約他,他也用奇怪的藉口搪塞我。想起來我也真是不死心,也真是天真,天真的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好好跟他當朋友。
果然是太高估自己了。

之後的互動都是以年計算的了。A在我生日的時候來密我,當時的男友坐在我旁邊,我跟A聊了一下,大概就問他最近在幹嘛、工作怎麼樣之類的,我發現自己已經可以滿平常心的面對A,不太會想起來我們之前的事了,也有可能那些事是直接內化成我的一部分。
聊得還算開心吧,我也滿高興他記得我的生日,有種很久的朋友不見的感覺,但又不會尷尬。
尷尬的應該是我當時的男友吧哈哈,我大概跟他介紹了A,當然把那些奇怪的事都去掉了,但他一聽到A是異性整個臉垮下來,我都還沒來得及講什麼他就在努力把他的臉往上提。
我也沒太在意,反正我們也沒常連絡,但我不知道男友在滑我手機的時候有沒有翻紀錄就是了,有也沒差,都是之前的事了。我們也沒有因為A吵過架,基本上A都是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的。
對弈的人已走,誰還在意推敲紅塵之外的一盤殘棋。
#球場  #愛情故事  #結尾 
分類:心靈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討論】宿營夜教(下)
  • 下一篇
  • 【往年】球場的單戀-15(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