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4

分享

極短篇∥男人


那晚 阿密 極短篇 男人 把手

結束了,如果你還覺得可惜,請立馬飛奔,奔到她身邊把手牽起來說著我們還有可能,但抱歉,你已經喪失資格,作為一個男人,為什麼能如此不堪入耳,不理解也不想過問,只希望你還是個人。

一年前,你來找我,說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你說:
「我不小心弄大了誰的肚子已經確認沒錯。」
發現的晚也無法補救,只能生下來畢竟心跳都已經有,我也整晚未眠跟他訴說:
「都這麼大年紀了,是時候可以定下來別再漂泊。」
話不是這樣說,他堅定的眼神說著他不愛她只是肉體上的執著,大腦指示著一切只因為眼睛看到的是那樣喜愛她的線條起動,從腰到臀部是那樣的美不勝收,那雙峰更是那樣的愛不釋手,只可惜內在是那樣的兒童,因為好騙才能得手。
我卻覺得那不就是花瓶來著,有何可口,他不回應只是沈默,但還是得負責,他才點頭,那晚我們是如此的敞開心胸,他同意不辜負那小孩不說,也得再次成為負責任的那位我的朋友。

過了今晚你就是人夫了沒錯,他看起來不是那樣的喜悅不同,或許這是責任之後的結果,但或許愛是能夠培養的我這樣跟他說,他苦笑,我說至少你還喜歡他的肉條沒錯,他卻說:
「但她懷孕已走樣許多,而我卻只是負起責任跟她在一起我不懂,但我會試著培養情驀,試著說說。」
好吧渣男沒錯,但至少肯試我也是阿密陀佛,我救了他還是害他需要時間來蹉跎,不然怎會知道結果,至少孩子不會還沒出生就被帶走,或是沒了父親或是母親的陪同,但結局又有誰會懂,難說。

花天酒地每天,夜店帶到飯店,酒店再到旅館過夜,日復一日的,終於他老婆給我來電,而我也只能勸她看開一些,你們因小孩而在一起一段時間,結了婚也住一起每天見,或許他不是一般正常的人類,就連我也覺得丟臉,可能妳適合更好的男人不適這種敗類,我接著說:
「但不要考慮我謝謝,我還年輕有機會。」
她笑了,但也沒有多長時間,只能讓她好好想清楚,別再繼續自虐。

傍晚,邊傳來噩耗,離婚的戲碼上演,女生要求不要撫養權,讓她有重生的機會,男生突然挽留到痛哭流涕的場面,當下尷尬的不只有我一雙眼,還有許多知情人士的扭曲表面,我們以為這才是他要得到的結尾,看來卻不是那樣完全,但女方卻心意已決,說著:
「求妳放我重生,在你身邊是看走眼,但離開麻煩你成全,謝謝。」
男生一愣,只能簽名勉強擠出笑臉,看著一箱箱行李無言以對,只是藉酒消愁伴隨著嬰兒的哭聲襯陪,毫無可憐的滋味,自己選,沒人逼誰。

夜晚,墜落大樓的聲音響起,我打開窗看見了你的屍體,為了看最後一面我下樓去,卻沒想到你卻帶著小孩一起,也罷是你的選擇,如同離婚是你想要的結局,每個階段都是選擇的樂趣,願你能早日重回人間,當個正常的人,正常的男人,正正常常的不要毀壞自己的人生,就值得了這回。

  

2021 / 02 / 18 魚酥


#那晚  #阿密  #極短篇  #男人  #把手 
分類:藝文

鯤之大,不知其千里也,而我也只能將腦袋拋往九霄之巔,裡面的東西散落一地,總會有人看見。

評論
上一篇
  • 散詩∥對的人連說謊都覺得真
  • 下一篇
  • 長輩∥弱勢的後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