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謫月》桂酒釀月


劍謫仙x月無缺。
現代AU,私設多,OOC。

======

月無缺酒量其實算不上太好,但也不至於一杯倒,可天生的一喝就醉,因皮膚白皙臉上紅雲特別明顯。平時給人冰山毒舌生人勿近的形象,也因醉酒的關係轉為溫情有剩,良善過頭。

總歸一句:好騙。

所以他大多時候要嘛自己喝酒,要嘛跟熟人喝酒,要嘛被熟人灌酒………停停停,最後一個是最不願回想起的,常年灌自己酒的慣犯,頭號兇手必定是一言不合就想用燒餅決鬥的倦收天,再來滿肚子黑水的談無慾,接著是兄長的學生舒龍黑心。

「下次再拐騙玉人喝酒替你們辦事,我就向兄長告狀,哼。」

談無慾一臉「哦」的神情,邊聽月無缺數落自己與另外兩人,邊往月無缺的酒杯繼續倒酒,「哎呀,給劍謫仙知道可不妙呀。」

「哈,會怕了齁。」完全沒發現談無慾只是在逗自己,順著自己的話在玩。「兄長他呀…」

月無缺醉酒後還有個特點:逢人便吹劍謫仙。深怕有人不知劍謫仙文武雙全十項全能聰明睿智氣宇非凡樣貌俊秀人如其名猶如謫仙在世般多好多棒多厲害一樣。還可以連捧一小時內容都不帶重覆的。


有次舒龍琴心在他N度醉後捧謫仙的行為發作時,拿出錄音筆全程錄音,隔天放給自家老師聽,老師聽了微笑點點頭,收下錄音筆。

之後舒龍琴心再見到月無缺,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

『舒龍黑心,你、你為什麼要出賣我!』月無缺不知是羞的還是氣的雙頰泛紅,指控這個吃裡扒外的死小孩沒義氣,竟然把自己醉後內容告訴兄長。

其實他不太記得自己酒後都說些什麼,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酒瘋,但被兄長強制按在懷裡聽了錄音筆的內容之後,他想死的心都有了。掙扎無果決定轉移兄長注意力,賣力勾引誘惑呻吟看能否不讓劍謫仙一直拿錄音筆內容笑話他。

想當然他被兄長疼愛得更厲害了,以至於一時半刻下不了床。

現在後腰還是有點痠。

『無缺你又喝酒了?臉怎麼這麼紅?』

『沒有這兩天兄長根本不讓我…啊!』發現被套話的月無缺一時語塞,支支吾吾換話題說有事先走了。

『無缺不是才剛回來,怎麼又出門了?』正要跟琴心一起出門採買的劍風雲從後方探頭。

『他到公司找老師去了。我晚點再問他們要不要回來吃飯。』


在劍謫仙辦公室拒絕兄長關心兀自坐在沙發上喝著劍謫仙泡給他的茶氣噗噗的月無缺,看著兄長那副端正辦公的偽君子姿態,突然,奶金色的頭頂上浮現一個問號。

他好像從來沒見過劍謫仙喝醉的樣子。


一直以來似乎只見劍謫仙喝茶多於酒,就算偶爾陪同出席宴會,他人敬酒也是接連杯盞,連眉毛動都不動一下,而且還會把要給自己的酒全部擋下,哼!

通常有劍謫仙在場,都是月無缺最能安心喝酒的時候。

但若與劍謫仙獨處時,卻是他最快醉酒的時候。

明明老是被兄長限制最多只能喝一杯,被人抱在懷裡,透過搖晃的淺褐液體所見的劍謫仙有些虛幻不實,他含了一口,仰頭吻上對方的唇。酒杯被放下,男人總愛用姆指摩挲他掌心裡的丹桂胎記。

他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劍謫仙鍾愛桂花的原因。被劍謫仙緩緩放倒時,月無缺已從頭到腳紅得像隻煮熟的蝦子一樣。男人輕吻他的手腕,月無缺低斂眉眼卻又帶點欲拒還迎的情態,在在撩撥劍謫仙一向波瀾不驚的情緒。

月無缺覺得劍謫仙真是全天下最殘忍的偽君子。劍謫仙給他的溫柔讓他足以沉淪一生無法自拔,而兩人之間,始終有道無法跨越的橫坎。但那又怎樣呢,他的任性嬌縱可都是劍謫仙寵出來的,當然要由劍謫仙負責一輩子。最好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讓劍謫仙買單,他才不讓他好過呢。

他喜歡望著劍謫仙在他身上情動的模樣。此時最能體會自詡人間神仙的他,有多麼戀慕原本那高不可攀的天邊仙影。而,如今,卻只成為他一人所有的遺世謫仙。


「在想什麼?」

「想你…」下意識回答發覺不太對,硬生生的加入下文,「有喝醉的時候嗎?」

面前兄長雖然還是那副面癱到這世間的七情六慾都與他無關人如其名像要做仙去般的神祇雕像表情,但月無缺知他正玩味地觀察自己與思考方才他說的話。

看什麼看,你以為只有你眼睛很大呀?

對著劍謫仙總是很容易炸毛又很容易被安撫的月無缺,奮力的瞪大藍眸狀似下一秒好像要撲上去喵喵喵幾聲宣示大眼主權一樣,事實上他也真的撲上去了。

只不過是被劍謫仙一手攬進懷裡罷了。

「有。」

「啊?」被按在厚實胸膛上有點呼吸不順,抬起頭來時還偷戳了下,哼。「什麼時候?」

「一直。」

月無缺怔怔看著劍謫仙,要不是他們當兄弟這麼久,月無缺還真不敢相信劍謫仙怎麼能以一副道貌岸然的神態演繹最不要臉的情話。

明明沒喝酒,為什麼覺得自己的臉熱得像是要蒸發一樣呢。

見又默默縮回自己懷裡的幼弟,劍謫仙難得展露笑意,在月無缺髮頂落下一吻。

「只醉於你。」


《END》
#劍謫仙  #月無缺  #謫月 
分類:日記

布袋戲坑深幾許。劍謫仙x月無缺/恆山一家。

評論
上一篇
  • 霹靂兵烽決43集.月無缺恆山邀月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