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的顏色(初稿) 第二章


二、大哭
女裝的cut拍完之後,我們這群Jr.要做的就是伴舞了,在拍伴舞的時候我上輩子燒好香剛好站在健くん的後面。
「森田你應該不會等一下昏倒吧?」上原看著一臉興奮又緊張的我又損了我一句。
「不會啦!」
……
跳舞的時候編舞家給我編的位子就在健くん的右後方,我在他的後面看著他流暢舞動的背影。
結果我真的快哭了救命,上原你為什麼那麼了解我?
雖然因為這種事哭在旁人看來可能有點不解,但我真的感覺眼淚在眼眶打轉。
是我憧憬十年的人離我那麼靠近而且我還是他的伴舞。一種巨大的感動浪潮般向我打了過來。
拍攝前我本來預設拍攝完要上前告白幾句,結果,佐久間拉著向井康二上前的速度有夠快,加上我怕我一開口眼淚用噴的嚇跑健くん,結果我還是默默的向沒什麼人的角落退去。
手機的Desert Eagle 響起,我接起姐姐的來電。
「准人?」另一端的姐姐開口。
「嗯,怎麼了?」跟我想的一樣,聲音完全哽咽的不能聽。
「哭了?怎麼了?不是在工作嗎?」另一端的姐姐對於我的情緒完全摸不著頭緒,我深吸幾口氣穩定情緒才繼續開口。
「我剛剛幫健くん伴舞了。」
「欸?真的嗎?糟糕這樣換我要哭了……」我姐也是三宅健的飯,我們同時入坑,一起以健くん為努力,一路走來最給我力量的人就是她了,她甚至比我更支持我的夢想。
入社也九年了,我還是沒有所屬團體。
要說沒有動搖過是不可能的,也曾在無數個夜晚看著鏡子迷茫、大哭過。
最難過的一次是今年King&Prince出道的時候,海人跟我同歲,但是晚四年入所,一開始因為同齡而且我們都很喜歡跳舞所以也很常一起練習,我們的關係也是同輩Jr.裡面數一數二好的。
結果最後,先有團體的是他,先出道的也是他。
他們發表的那天我一看到新聞馬上就崩潰地把自己鎖進房間大哭。
我在只有一個人的房間裡不停的懷疑自己,不斷的問自己哪裡不夠好?為什麼出道的不是我?努力這麼久真的有意義嗎?
我姐看到那時候的我就硬把我的房門踹開然後一把抱住當下失控的我。
「我真的有辦法出道嗎姐姐?」我一邊哭一邊問我姐。
我姐當時更用力的把我抱緊,然後用最堅定的語氣,溫柔的對我說。
「當然可以。」
「我相信你。」
「你是我們家的王牌啊。」
「准人,我相信你,我們全家都相信你。」
「你不是被ジャニさん說了是Jr.的王牌嗎?」
「一定會出道的。」
剛受到巨大打擊的我只是一直哭,但是姐姐的支持真的給了我很大的安心。
後來我也慢慢接受了,畢竟我不是KP的風格,組團這件事從來都是人配合團,而不是團配合人的。
跟海人的關係也沒有太大的問題,宣布出道後我和上原找了時間約他一起吃飯慶祝出道,結果看到我們先哭慘的反而是他,在我跟上原面前哭得一塌糊塗一直跟我們說對不起我反而還要跟上原一起安慰他。
「你終於幫他伴舞了太好了……」
回想完海人的哭相,換我姐了。
「我真的很擔心你還沒親口告訴健くん你到底多喜歡他多憧憬他就退社……」
姐,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被二度重傷的我也忍不住落淚,肩膀開始顫抖。
「怎麼哭了?」
熟悉的聲音,對,又是上原。
「我姐剛剛打過來……」
「我跟她說我幫健くん伴舞……」
「她剛剛很感動的跟我說太好了我沒有還沒跟健くん告白就退社……」
「誰能想到三宅くん是個超級紅人,你根本沒機會說。」上原幫我把話給說給說完,這讓我就
能不說話專心哭了。
「不要放棄啊不是還有Mステ之類的節目可以繼續幫他伴舞嗎?」
「對啊,又不是以後見不到。」
等等,這個聲音是……
「三宅くん!」我倆同時喊出。
「您勸勸這個無可救藥的三宅担吧,我怕他下次又要哭一次。」上原一臉無奈的對健くん說。
「可以啊,可是也差不多是時候要走了,我們一起去吃肯德基一邊講吧?」
「謝謝……三宅くん……」
續.
#同人  #V6  #三宅健  #傑尼斯 
分類:娛樂

nah. ただのジャニーズヲタよ ちなみにラんぺも好きです 箱推し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