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假使/我們那天再遇見

我記得國小的某次作業很特別
老師說
「寫一封遺書給自己吧。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帝什麼時候會把給予你的生命收回,
如果你還有很多話想說,但如果沒有機會能說出口,你會甘心嗎?」
那時的我們沒有慧根去知道老師到底想表達什麼
只是互相用筆戳隔壁的問
「會不會寫一寫明天真的死掉」
然後仰頭長笑回他
「你才會死」之類的童言童語
好像是國中在整理房間的時候吧
意外地找到當年寫的遺書
內容大抵是一些認真的「感謝爸爸媽媽外公外婆阿公阿嬤的照顧」
但是礙於年紀詞彙量有限,那種不捨或感傷的畫面總是凸顯不出
反倒是因為重複出現的字詞太過頻繁很是可愛。
印象中,
文末還請爸媽切記要把漫畫書跟遊戲光碟一併燒給我
沒有看到結局真的超級不甘心啊啊啊阿
是啊!那個時候很單純。
有我愛的家人、我愛的朋友、我愛的遊戲
世界彷彿就被這三個要件所構築,如此簡單。
但是隨年紀增長,我們慢慢知道這世界不那麼輕鬆。
「假使,我們那天再遇見」這一本書廣而淺
他像萬用的創口貼一樣,輕撫者受了傷的我們
成長的過程教會了我們現實
我們不能再用二分法來看待世界。
朋友之間有了分級
成了「摯友、普通好友、點頭之交」 
我朋友、陌生人。
伴侶之間有了分級
成了「親密伴侶、心事朋友」
不再是我喜歡他、我討厭他。
我們嘗試著把人際分門別類,人際壓力卻像枷鎖牽制著
輾轉難眠的夜晚,等他的一通電話而不敢安心入睡
互相外出的那天,心中明白自己只是暫時的替代品
向你哭訴的時刻,是他的避風港卻不奢求卸下船錨
更多時候,我們只是受著委屈
當別人嘗試著打醒我們的時候
卻又假裝清醒
笑著告訴他們,沒事。
然後又哭得像孩子。
世界的中心只有他/她。
這本書就像是遺書,
嘗試讓你揮別過去,那個桎梏自己的過去。
這本書就像是創口貼,
親吻著你曾經受過的傷,那些因為成長而太聰明的代價。
「欸!卸下那長大帶上的面具吧。你的感情應該更單純才對。」
這一次你又落淚了
「你其實是終於懂得,能夠讓自己的心安然於身邊的人,
也是一條幸福的路徑。」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從你的全世界 路 過
  • 下一篇
  • 聽說桐島退社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