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見,聲音

    
我是在聽到五月天的《頑固》,那件事才又稍稍跑上心頭。
也才終於鼓起勇氣,小心翼翼敲開那藏著不悅記憶的黑色頑石。    
六月, 在微妙的機緣下,
報名了七月初某個鋼琴表演 選的曲子是《聽見下雨的聲音》
這是我第三次在公開場合彈鋼琴吧。
「我想看我自己能做到怎樣…」 期待與興奮來襲,  
我並不排斥這樣被逼迫的快感 但坐上琴椅剎那, 一切卻又離我而去。
不熟悉的黑白鍵、不熟悉的鋼琴、不熟悉一雙雙眼神。
 顫抖的指節壓下琴鍵, 聲音出來了
但我卻聽不到自己的琴聲
我慌了、節奏亂了、指法亂了,就是一蹋糊塗。
那股厭惡自己的惡浪隨著襲來,寒冷而刺骨   
意識雖然明白要盡可能忽略這個感覺
但它卻狡詐的越盤越緊
從心頭,到指頭。   
腦中甚至回想起 表演前三小時還在練習的我,
正從琴房走出來準備趕往聚會場地 一開門,
便與一位坐在椅子上等待接兒子女兒下課的媽媽四目相接
微笑點了點頭,
她便開口 「你彈得很不錯阿,要練多久才能這樣啊?」
 剎那美譽成了負擔,還十倍奉還   
《原來在一個人精神極度亢奮緊張焦慮的時候 是不會有小天使跟惡魔的 腦中的影像再混亂你卻還能條理分明,加上一個附加能力可以清楚分析哪個感受現在不需要,最實際的層面是還可以一邊控制手指彈琴眼睛一邊看譜阿...》   
手指離開琴鍵,
顫抖的從雙手蔓延到全身上下
下唇大概已經大概沒地方可咬了,
當下除了快閃離開的念頭沒別的
怕再待下去只是徒增哀愁的氾濫,畢竟其他人彈的真的很好
但我還是在那坐到了最後。   
好一段時間過去了,我依舊沒有勇氣點開那段影片。 表演前曾有人告訴不安的我 「演出的時候彈錯不是很正常嗎?」 但我總認為那很不負責任呀  
「既然要上台,就要最完美。」 這樣的自負造就了事後更不願意面對失敗的自己。   
然後就是,看到了《頑固》這支MV 其實聽到現在我還是記不得歌詞 ,
但有一個畫面讓我印象很深    
《就是小孩子帶領大孩子前往曾經的夢想。》  
然後的然後 慢慢的我開始釋懷。   
看到小宇宙人一步步帶領長大的自己去描繪心中的火箭
等到火箭升空的瞬間,
所有人都看到了
看到那個人的夢想成功升空   
接著
同窗小時後穿著棒球服的自己
麵店老闆戴著環球小姐臂章的自己
小七店員小時候那個夢想成為飛行員的自己
最趣味的是
工頭小時後穿著芭蕾服的自己
一個接著一個默默出現在自己身後   
《我慢慢意識到,原來那天我聽不見的也許不是琴聲,而是心中自己的聲音》   
回想到問題的原點 「我究竟為了什麼而彈琴?」   
什麼時候開始,我覺得最完美的完美只有不出錯的表演? 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奴役於每個人心中的標準? 什麼時候開始,我聽不到自己的那個初衷?    
如果說,實現夢想必須讓大家看的到才算數
「高手都在民間」這句話就不會廣被流傳  
MV最後的火箭炸了,但是那個太空人還活著
如果自己不認輸,怎樣的困難都不算困難。   
對於鋼琴,沒什麼鴻鵠之志
我只是喜歡演繹喜歡的曲子 節拍肯定是依據當天的心情
彷彿,與琴對話   
「嘿, 腦中的旋律從原本的急迫緊張變成舒緩優雅 原來這才是我熟悉的音樂節奏」   
那存在於心中,
曾經占領自己生活全部的
棒球、籃球、排球、吉他、鋼琴、烹飪、舞蹈魂
總在某個時刻躁動著 他們也許有話想對你說很久了。
道別也好、和好也罷 放任它們也是一種罪過,是吧?   
我會繼續彈的。你呢?             
P.S
慘不忍睹的鋼琴表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_HlnYmCMpU
五月天的《頑固》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KiMrg6rgYQ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穿越一條柏油路到古都古
  • 下一篇
  • 學著,好好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