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送舊

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必須要有那股衝勁讓自己有動力向前走
在事情終於結束之後,是不是也該給自己一點時間沉澱,問問自己又成長了什麼呢?
大學三年級,系學會的最後一個活動。這個東西意味著,明年被送的就是我們
憑著朋友有難的名義,我當上了主持人。
不曉得是自己神經比較大條,或者這是一件事實
看到列出很多人的名單,一個一個詢問之下都被拒絕
加上某些人可能關係原本就不是很圓滿,所以找人這一件事情真是困難重重
從5月十幾號起,我和芳哥就陸陸續續在想稿子
討論的過程其實不是一直很順利,每一次想出一句話都還得要修飾一番
再加上細流還沒出來、很多不確定的因素,讓我們肩上背負的重擔更顯得急迫
時間一直逼進,我們也只能繼續潤稿
某一天,臉書的聊天室突然跳了出來
大便、小巨人、大甲地頭蛇、黑人、小年糕、芳哥、靜哥。還有友情贊助一起上台的啦啦
我們討論了一隻腦舞、想了穿著雨衣戴著安全帽的 Bar Bar Bar
舞雖不難,卻仍是要砸時間下去
剩下的時間,有空就是思考如何主持。
然後練舞完的時候,就一起吃晚餐。其實這種感覺很不錯,大家有同一個目標
端午節前夕,我們必須要先預演,大家也不想連假被這一件事情綁死
可是,預演的過程的的確確不順暢,甚至是有點糟糕
老實說,我當時有點難過
事到如今,怎麼感覺很多事情還沒有確定...
曾經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在自己身上的責任太多
曾經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有的人感覺沒有什麼事
端午節,一點也沒有連假的氣氛
禮拜四匆匆回到家
禮拜五等著的卻是一個沒有成功的約
時間一下子被抽出,說實在的有點難熬
「沒有關係」這一句話,用英文來說是 It is ok
用中文就是很直白的「沒關係」,但是這卻少了主詞
也許,沒有關係這一句話,是無奈的、是有點兒難過的
禮拜六日,兩天都在外面奔波尋找著禮物,走到腳真的有點痛
禮拜一,立瑪殺下台中繼續弄送舊的禮物
很累、覺得這似乎不該是我要扛的責任!
稿還沒背好、流程有些還不確定。
也許,我真的只為義氣兩個字
禮拜三,送舊的那一天,我摔車了。因為恍神,可能是最近比較忙,精神有點不集中吧......
不是什麼大傷,影響的是心情。
從地板上把車牽起來的瞬間,我腦海中第一個掠過的念頭,是今天該怎麼辦
跳舞還跳得起來嗎?還有辦法笑著主持嗎?
最後,我還是站上了舞台
也許,這真的不是我很拿手的東西,我還是想要把他經營好
主持的當中,隱隱約約感覺的到那一股熟悉的感覺-那一個社團博覽會的晚上,我把我的魔術呈現的那天
在當中,是會笑的、是會想豁出去的!
送舊結束,很多人搶著拍照
其實,我以前看過一篇談論以前與現在拍照的差別
以前,拍照並不像現在是那麼垂手可得的一件事情
也許是全家服、也許是婚紗照...
手機普遍了之後,拍照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卻讓我覺得失去了一股濃濃的故事氣息
也許現在很多修改軟體或者可愛的貼圖讓照片看起來更豐富,這又會不會只是我們心中害怕寂寞的產物呢?
最後我想說,這一份榮耀屬於每一個參與的人
沒有必要看輕每個人也沒人有那個資格
更不要看輕自己
更感謝我的夥伴
送舊就這樣結束了
然後幾個男生跑到草屯吃石頭慰勞自己一下
之後在弄完發光材料的報告,感覺3學分GET的同時
怒衝了一下日月潭喝買一送一的星冰樂
不過真的是出乎意料的難喝......
很多的心情,儘管經過沉澱還是沒有辦法很準確的用文字表達感受
弄完這兩次主持人,當了一年的活動組,當了一年的機器人
看清很多人,知道哪些人可以跟自己繼續走下去
看到有的人也許緣分只能到畢業
我想,這樣算是值得的
我沒辦法顧及所有人的感受,這樣太自大了
我只能保護,我很關心的那些人
最近又重溫心理學與諮商師的感覺
聽了很多的東西,有了很多的感受
當看到與自己現在的情況吻合的狀態的時候,心中的疙瘩總是會開始剝落
是一種想要正視卻又想逃避的矛盾情緒
如果我能夠克服,並且處理過去的傷痛
也許我才能再一次感覺到自己正在蛻變,在成長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一股衝動、一個想法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