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空行暖熱未散

          
宗薩仁波切 空行母 活女神 竹清仁波切 瑪姬拉尊

宗薩欽哲仁波切剛完成在尼泊爾拍攝的最新電影「《尋找長著獠牙和髭鬚的她》(Looking for a Lady with Fangs and a Moustache)

宗薩仁波切 空行母 活女神 竹清仁波切 瑪姬拉尊

創巴仁波切認為「空行母」是一種直覺的陰性能量。圖為尼泊爾的「活女神」庫瑪麗。


〈總編雲書房〉系列19
文:黃靖雅(眾生文化總編輯)
照例先說個故事。
有一次上課中,有個學生舉手問竹清仁波切:「仁波切,您見過空行母嗎?」
竹清仁波切不假思索說:「看過啊!」
哇,大家很驚訝,這麼秘密殊勝的事,仁波切竟然爽快公開承認。
「那仁波切,您都和空行母做了什麼?」
「哦,她端可樂給我,我喜歡可樂。」
可樂?
這什麼狀況?
大家腦子裡的對話泡泡,紛紛冒出「古裝空行母端可樂」的喜感畫面。
「空行母端可樂給您?」
「是啊,你想要的話,空行母也會端可樂給你——飛機上,空中小姐不是都會給乘客可樂嗎?」
原來仁波切說的是空姐,因為藏文的「空行母」,意思就是「飛行於空中的女人」。
因為空行母在藏傳佛教界,有著神秘色彩,大家對她們的想像或心理投射,大約和西方的天使差不多,西方天使會穿白衣、有一對翅膀,東方的空行母想像,多數來自唐卡或敦煌石窟的飛天形象,會有曼妙的身段和空靈的飄帶,總之就是「會飛的性感女子」。
但「空行母」就是這樣嗎?
  

▍尋找「長著獠牙和髭鬚的她」

那這次「總編雲書房」為什麼忽然想說「空行母」?
因為最近有幸獲邀觀賞了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新電影《尋找長著獠牙和髭鬚的她》(Looking for a Lady with Fangs and a Moustache,片名為暫譯)試映會,片中導演署名欽哲諾布(Khyentse Norbu),就是大家熟悉的宗薩欽哲仁波切。片中的主題,顯然就是「空行母」,全片就是在講一個因為噩夢凶兆而被預言只能活七天的男人,為了活命,而想盡辦法尋找空行母續命的故事。
片中叫丹津的藏族男子,西化時髦、野心勃勃,一心想開一家「全尼泊爾最厲害的咖啡館」,找店面時意外闖入因大地震半塌的女神廟禁地,當地人認為那相當於女神子宮或陰道的部位,都避之唯恐不及,這反讓丹津見獵心喜,覺得一定超吸引老外,但自此後噩夢糾纏,他因此被預言只能活七天,之後三不五時發生的幻視,更讓他覺得預言在倒數計時,為了贖命,他展開在加德滿都的「尋找空行母之旅」。
但空行母到底是誰、或是什麼,就是問題。
片子一開始就說:「傳說空行母是長著獠牙和髭鬚的女人」,這種彷彿希臘神話半人半獸,或者藏傳忿怒本尊的形象,顯然「不是人」,要如何從人群中找到?
丹津從外在的女人找起,騎著機車在加德滿都街頭,用眼光翻找看起來有神秘力量的性感女人,因為在尼泊爾人或藏人的模糊印象中,空行母就是「有魔法的性感女人」,可以把生命力奪走,也可以還給你。
但找著找著,漸漸從外在朝向內在,從具象轉向抽象,宗薩仁波切的用心漸漸顯露出來了,顯然隨著丹津的尋找腳步,仁波切在引導大家思考「空行母是什麼?」
  

▍「地水火風,就是空行母!」

「空行母是什麼?」
片中,丹津去拜訪的一位上師說:「吸進來、吐出去,吸進來、吐出去,空行母就在那裡!」
丹津聽得張嘴發傻、滿眼問號,這位上師只好接著說:「既然我用簡單、直接的方式說,你聽不懂,那我就用複雜的方式說,拿瓶水來,喝下去!」
「地水火風,就是空行母」,這個答案太純粹,太直指本質,對解開丹津「七天後小命歸零」的困境似乎沒有幫助,他開始借助象徵符號,以傳說中空行母的「通關密語」:秘密手印,跟陌生女子打手印,試圖在茫茫人海找出空行母。
空行母,梵文叫達奇妮(Dakini),藏文是康卓瑪(Khandro ma),意思就是行走、飛翔於空中的女人,也可譯為「天行者」,英文常譯為「空中舞者」(sky dancer)。從可以飛行於虛空這點看來,至少是具備飛行自在的神通,所以歷來極具神秘色彩。
其實,藏地對空行母的定義,一開始並不那麼具有尊崇的意義,認為這些有魔法的女人,性格具有兩面性,能賜福也能降災,有人甚至認為,她們就是藏地的「女巫」。
以上這個說法還把她們當人看,有些空行母還被認為「不是人」,而是會喝血吃肉的妖怪,甚至會掠奪人的生命力,她們以神通可以看出世間人壽命將盡,在他們臨終之前,搶奪他們的命元、生命精華吃掉,但也可以把命元還給世人,讓他們贖命。
這個傳說,可能是宗薩仁波切新片的故事來源之一。
  

▍佛行事業的根本,能賜加持的證悟女聖者

藏傳認為,空行母可以分為「出世間空行」和「世間空行」兩大類:
一,世間空行:是指雖有神通但帶著強烈習氣的世間神靈,如果得遇明師攝受調教,也能成為具誓護法神,乃至得蒙指引而證果解脫,比如長壽天女得遇密勒日巴,即被攝受為噶舉不共護法神。
二,出世間空行:就是成就聖眾、智慧本尊,是藏傳修持極重視的上師、本尊、空行「三根本」之一,上師是加持之根本,本尊是成就之根本,空行護法則是佛行事業之根本,重要性不言可喻。
歷史上一些偉大的女性修行人,比如蓮師佛母耶喜措嘉、「施身法」女祖師瑪姬拉尊,也都被尊稱為「空行母」,像〈瑪姬拉尊上師相應法〉中,第一句就是「祈請上師空行母」,直接呼喚瑪姬拉尊為「上師空行母」,被視為「上師、本尊、空行」三根本合一的象徵。
有些本尊也被稱為空行母,比如金剛瑜伽女、綠度母等,這一類空行母就是出世間的智慧本尊。
所以「空行母」一詞,在藏傳是女性本尊、成就者與大護法等的集合名詞。
但不管是本尊、聖者或護法三種定義中的哪一種,凡是被稱為「空行母」的,傳說因為和具信弟子的金剛三昧耶,都具有「加持迅速」的特質,所以藏傳世界形容聖地,常有「空行加持口氣暖熱未散」的說法,意思是空行母的祝福,一直很鮮活的在著,有信心就能相應。
不過,今天空行母一詞的用途就更廣泛、更社交化了,有些在家上師的妻子,也會被稱為「空行母」,有時也稱「佛母」,這當然不符合「三根本」的定義,也不指涉證悟的女性,只能說這樣稱呼雖不如法,但很有禮貌。
  

▍與「空行母能量」同在

從宗薩仁波切新片這個「尋找空行母」的故事,讓我想起眾生文化去年出版的創巴仁波切《最富有的人:「一生成就的薄地凡夫」密勒日巴的道歌與生命故事」》,書中〈與空行母能量同在〉這一章中,公認極有弘法天份的創巴仁波切,就很精采的說起「空行母能量」,讓人不僅不會覺得是天方夜譚,而且一讀就有感,因為人人身心之中,都有「空行母能量」。
創巴仁波切從長壽天女的故事裡,提醒我們注意「空行母能量」這件事,他說:「在禪修中學會如何處理空行母能量,是極為重要的,在生活中也是如此。」
那「空行母能量」是什麼?
照創巴仁波切說法,那就是一種陰性能量,不穩定、但具有開創性,充滿直覺力。
仁波切在書中說:「你需要理解這股能量,以便與它的勢力共處,而不是去抵抗它,而能夠憑直覺與它的模式共處。這就猶如游泳,你順著水流前進,而不是試圖逆流而行。」
這股直覺性的陰性能量,非男非女,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這種陰性能量,就像每個人都有直覺力,只是被壓抑或被開啟,順勢創造,或是逆勢抵抗。我們也都用過這種直覺力學習過,比如騎腳踏車,你一定不是從理論上學會,而是以身體的直覺,學會在腳踏車上平衡。以直覺力學會的事,通常一生都不會忘,騎腳踏車就是,愛也是。
我們在禪修裡常說的「離戲」、「離言詮」,其實也都是一種脫離語言文字表述的直覺力,凡是語言文字能到達的地方都叫概念,超越概念的領域,必須靠直覺力。這種直覺力是人人本具的天賦,它可以訓練,當它完全開展,極具穿透力,可以直達本質,就叫證悟。
  

▍讓心中「被壓抑的直覺力」復活

現代西式教育對不穩定但具有開創性的陰性能量,缺乏了解,有壓抑直覺的傾向,至少不鼓勵。
至少從我們自己身上就可以發現,兒童時期敏銳的直覺力,已經在社會化過程中消磨殆盡,學習而來的理性,讓心靈有種「石化」的味道,就像卡爾維諾在《寫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裡說的:「這世界彷彿在美杜莎(希臘神話中的蛇髮女神)的注視下,正在緩慢的石化。」
「創造」這件事,本身就帶著毀滅性,和新秩序建立之前的混亂,但毀滅不一定是壞的,如果毀滅的是壞東西。所以祖師傳記中有很多記載,大成就者比如帝洛巴、那洛巴關鍵性的大開悟前,都出現一位象徵毀滅舊習性的空行母,以階段性的破壞,帶來翻轉式的大進步。
如果以中國的太極思想來理解,太極圖就是陰陽合一的圓形,陰陽學說認為宇宙間所有事物皆有陰陽兩個屬性,它們有相互依靠、相互制約、相互轉化的關係。陰性能量本來就和陽性能量相輔相成,兩者平衡互動,能創造極美妙的事物,以內在來說,比如:證悟。
說白一點,藏傳會稱這為「智慧方便雙運」,方便代表明性的陽性能量,智慧代表空性的陰性能量,就是般若波羅蜜,一切諸佛智慧之母,一切創造力之源。
但當這種本初的陰性能量,在我們心中渾沌初開,以一種可感不可解的方式,隱約展現,我們還沒有能力讓它完全展現為般若波羅蜜,它就被稱為「空行母能量」,感覺得到,但不一定開啟得了、駕馭得了,於是「往內尋找本初空行母,讓它成為能與方便雙運的般若」,這個旅程,就是向內的修道。
宗薩仁波切的片中,丹津在加德滿都的街頭尋找,從本質的、徵相的空行母,到外在的空行母,找一個再活一次的機會;我們則是走向內心的千山萬水,想讓陰性能量轉化成空性智慧,讓空行母轉身成般若波羅蜜。
  

▍金鬘傳承,一直靠空行母照顧

〈與空行母能量同在〉這一章的緣起,來自《密勒日巴大師全集》中的〈崖魔女的侵擾〉,講的是長壽五天女的故事。
有「現代密勒日巴」之稱的竹清仁波切,以前帶領閉關時,就常要我們用邊念、邊唱、甚至邊演的方式,聞思修密勒日巴大師傳記與教言,那時印象最深刻的幾章,就包括了崖魔女的故事。因為那位幻變成紅色母狗的非人崖魔女,會咬密勒日巴腳趾頭,讀到那裡,忽然覺得腳趾頭癢癢的。
這個故事的女主角崖魔女,也就是長壽天女(藏文叫次仁瑪,Tsering ma),是位有神通的非人(就是一般說的精靈或仙女,並非天界的天女),出馬作弄修行人時常五人一組,人稱「長壽五姐妹」或「長壽五天女」,經密勒日巴調服攝受之後,成為噶舉的不共護法神,到今天都還常舉行長壽天女法會。
舉例來說,2016年在菩提迦耶的第三屆讖摩比丘尼冬季法會期間,就舉行了三天的「長壽五天女」法會。法王 噶瑪巴解釋法緣說,密勒日巴尊者曾開示:「我的傳承接續者,人類當中是岡波巴大師,非人當中是吉祥長壽天女。」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也將吉祥長壽天女當成本尊、上師一般修持,因此吉祥長壽天女一方面是護法,一方面是傳承教法的持有者,也就是上師。
而且不要以為長壽天女是一千年前的空行母,和我們沒什麼關係,直到現在,噶舉傳承家裡有事,還是會請出這位不共護法神幫忙,比如幾年前天噶仁波切圓寂之後,尋找轉世者結果未明朗前,法王 噶瑪巴就指示邊倩寺僧眾修持長壽天女,向這位噶舉護法神祈求順緣,後來果然順利找到靈童。
其實空行母可說是噶舉傳承的貴人,金鬘傳承一直靠空行母照顧,傳承的開頭兩棒:帝洛巴和那洛巴,都遇見奇醜無比的空行母,引領他們脫離舒適圈,展開完全開啟生命潛能的奇幻之旅,證悟之路的引路天使,都是以超乎世間期待的醜相出場的空行母。
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也把長壽天女,這位密勒日巴調教好的空行母,當上師、當本尊。一直到21世紀,尋找轉世再來的上師靈童,也要祈請空行母幫忙。法王 噶瑪巴說,他就是在祈請長壽天女的法會中得到淨觀,而寫下靈童的出生地、父母、家庭狀況的尋找指示,不久果然神符合的找到天噶仁波切的轉世者。
  

▍空行母不在你身邊,她就是你本人!

在這個無人機可以送餐到你家門口的時代,可以在空中飛行,似乎不再那麼充滿魔力,空行母的傳說,除了藏傳弟子,大家應該都不是那麼嚮往;就像如果不是基督徒,很少會渴望遇見天使。
所以重點可能不是外在有一個「有魔法所以能很快給你祝福」的女人,而是就像創巴仁波切在〈與空行母能量同在〉中提到的,覺察身心中的陰性能量,開啟本有的直覺力,轉化它成般若波羅蜜——那是離你最近的「空行母」,你得向內找,因為空行母不在你身邊,她就是你本人!
最後說一個宗薩欽哲仁波切在試映會後所說的故事作結。
仁波切拍片期間,在尼泊爾見到了「全尼泊爾最有權力的女人」,一位活生生的空行母,她才六歲。
基於對傳統的敬重,仁波切去加德滿都拍片之前,先去拜訪當地人稱庫瑪麗(Kumari)的活女神,領受祝福。依尼泊爾習俗,她是某種空行母概念的真人女神,具有完美的各種徵相,在初經之前,必須生活在寺院,腳不落地的遠離人群,節慶才出巡給人們賜福。
仁波切去的那天,帶了一個洋娃娃,想送給六歲的活女神。等待的時候,旁人忽然說:「希望她不會對你笑,如果她對你笑,你恐怕性命堪憂!」仁波切說他一聽嚇死了,發覺自己帶錯禮物了,「哪個六歲小女孩看見洋娃娃不會笑?」
好險,那天活女神不知是心情不佳,或者她的訓練就是不可以笑,一笑會嚇死人,所以仁波切平安拜見了沒有表情的小空行母,全身而退,「要不然你們現在就看不到我了!」
#宗薩仁波切  #空行母  #活女神  #竹清仁波切  #瑪姬拉尊 
分類:心靈

是個學中文的人,小時候寫過詩,長大學過茶道,學佛,現在是眾生文化總編輯,以出版正法好書為榮,相信利益眾生是可能的。

評論
上一篇
  • 心好甜
  • 下一篇
  • 施身法:在鬧鬼的地方,尋找內在的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