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施身法:在鬧鬼的地方,尋找內在的佛!

法王噶瑪巴 施身法 竹清仁波切 銘印作用 勞倫茲

法王噶瑪巴是當代施身法主要傳承持有者之一,曾在印度帶領七天施身法閉關。

法王噶瑪巴 施身法 竹清仁波切 銘印作用 勞倫茲

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是施身法成就者,早年在楚布寺後山天葬台修施身法,人稱「墳場喇嘛」。

法王噶瑪巴 施身法 竹清仁波切 銘印作用 勞倫茲

「斷法」傳自帕當巴桑傑,至女祖師瑪姬拉尊發揚光大,成為四大教派都修的大法。

法王噶瑪巴 施身法 竹清仁波切 銘印作用 勞倫茲

諾貝爾獎得主勞倫茲,運用「銘印作用」,讓七隻雁鴨把他當爸。


〈總編雲書房〉系列20
文:黃靖雅(眾生文化總編輯)
就像勞倫茲(Konrad Lorenz)之於他的鴨子,有一個法,對我有「銘印作用」,它是「施身法」。
1973年諾貝爾獎生理醫學類得主勞倫茲,在他寫的《所羅門王的指環》裡,講到「銘印作用」,就是雁鴨出蛋殼時第一眼看到誰,就會把他當爸媽,第一眼的信念,一生都不會忘。
勞倫茲運用這種動物行為學的直覺原理作實驗,讓七隻小雁鴨在出蛋殼的剎那,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果然日後小鴨們全部把他當爸,當他在湖裡游泳,總是有半打鴨子,死心塌地的緊跟在後!
這樣的銘印作用,也發生在我身上。
作為竹清仁波切的弟子,我和一些同學身上有一種「銘印作用」,就是很想和上師一樣學好「施身法」,那畢竟是仁波切的成就法。早年仁波切在楚布寺後山住山修行,人稱「墳場喇嘛」的年代,修的就是施身法,那也是仁波切傳給我們的第一個本尊法,對它的一見鍾情,打一開始就註定了。
  

▍藏傳佛法的小鴨,出蛋殼遇到的第一個本尊法

那這次「總編雲書房」為什麼想說施身法的故事?
因為,年頭年尾,藏傳習慣修法淨除障礙、預約順緣,施身法是最受歡迎前幾名。最近天氣越來越冷,歲末氛圍越來越濃,讓人自然會想到「施身法」。
歲末年終,藏傳世界,包括學習藏傳佛法的華人世界,也都紛紛準備年終修法,這些修法中,第一名是各自修傳承的護法神,比如噶舉寺院多修「第一護法」瑪哈嘎拉;但歲末修法的熱門選項,也有跨教派的「共同科」,比如修「度母法」或「施身法」。
何況,那也是我這隻「藏傳佛法的小鴨」,出蛋殼打開心眼第一眼看到的那個人,傳我們的第一個本尊法。
所以,今天「總編雲書房」就來說說「施身法」,以及眾生文化所出版與「施身法」相關的書:天噶仁波切的《斷法》。
  

▍施身法大手印,超直接的立斷精神

那什麼是「施身法」?
如果你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法的名字,或者聽是聽過、但不甚了了,我們先看「施身法」女祖師瑪姬拉尊(Machik Labdron)幾段教言,掌握這個法的主要精神:
坦露你隱藏的錯處,
面對那些你所厭惡的,
幫助那些你認為無法幫忙的人,
放下任何你所執著不放的,
直接趨入令你恐懼之地!
這個開示另一個版本是:
揭露你隱藏的錯處,
克服猶豫不決,
扛起那些不敢做的事物,
切斷你的腳鐐手銬,
放下執著愛取,
瞭解眾生如虛空般的廣大。
在鬧鬼的地方(煩惱之處),尋找你內在的佛!
真正的施身法,是心臟很大顆的人修的,因為它如上所述,講的是「立斷」精神,超直接的。
竹清仁波切也曾引瑪姬拉尊的教言說:
「斷境」的正法,有別於其他教法,
其他教法,都是為未來作準備,
這個教法,卻是在當下立斷;
其他教法,都是讓你逐漸放下念頭,
這個教法,卻是當下融合!
仁波切引的另一個教言說:
當你遠離了「執取顯相」或「執取空性」的傲慢,
心中的鬼魔就會解脫,
心在無生的廣大境中是解脫的!
  

▍布施身體,用想像的有用嗎?

「施身法」的傳統名字是「斷法」,藏音叫「倔」(chöd),就是「砍斷」的意思,講的就是立斷精神,砍斷什麼?古今中外第一厲鬼:我執。
是什麼讓我們在輪迴大牢受著「無期徒刑」?是我執!那認為「我」和「我的」真實存在的無明,為了悍衛虛幻的我執而生煩惱,因煩惱而造惡,因造惡而流轉輪迴。
為了讓歹戲不再拖棚,需要逆轉勝的修法,其中一種方法,是「披密續外衣,內含空性般若智」的施身法。這個法的重點,不在繁複的觀想、好聽的唱誦或搖鈴打鼓吹剛鈴,而在「打開虛空之門」,斷除我執,以禪定和觀想布施身體,逆轉對此生我執最大聚集處「色身」的執著,觀修布施波羅蜜多。
關於布施身體,佛陀明言「非登地菩薩不可行身布施」,因為凡夫沒有空性證量,會在切割色身時起嗔心,佛陀捨身餵虎已是菩薩位時的行持。
施身法算是善巧版的「身布施」,就是用觀想的布施身體,但不要以為「這不是像兒戲?用想的哪有用」,憶持菩薩誓願,安住慈悲和空性的見地,以禪定力和觀想力,的確可以逆轉過度愛重色身的執著,進一步減輕我執,幫助此心生起「立斷我執」的力道。
其實,連現代科學都肯定「想像的力量」,奧運的運動員,在受傷期間,持續運用觀想練習,身體的肌肉狀態,就像真的做過運動訓練;甚至連運動員肌腱神經斷裂,以觀想力輔助治療,復原時間都大幅提前。
如果你在心裡練習過一千次布施身體,當你登地,真的有能力做到時,施身只是習慣成自然。
  

▍直接面對恐懼,當下立斷我執

前面先說心要,是避免大家迷惑於施身法外在的形式。
因為它的形式帶著藏傳密續修持的特殊色彩,搖鈴打鼓還好,比較特別的是人腿脛骨的剛鈴(這可以西藏天葬的傳統來理解這件事,藏人認為:大去之身都可以拿來供養禿鷹了,有幸拿來做法器不是更好?),以及觀想「切割蘊身」作供養。
此外,傳統上說,如果是專修施身法的修行人,要到一百個墳場修持,這是源自從瑪姬拉尊以來「直接面對恐懼,當下立斷我執」的威猛傳統——這些,都讓這個法帶著嚇人的神秘色彩。今天我們在空調房裡、舒適的座墊上,沒什麼好怕的唱著好聽的曲調,想像以此斷除我執,可能比較難以體會這個法粗獷的本貌吧。
其實,如果穿越密續修法的外衣,會發覺「施身法」骨子裡其實是空性禪修。
不管哪一位上師講的釋論,都會說它是「二轉法輪」的般若教法,因為歷史上確有其人的女祖師瑪姬拉尊,就是在念誦二轉法輪的《大般若經》,傳說念到「色非紅非白、非方非圓,色無自性」時開悟。開悟的女聖者來修施身法,自然證量非凡,因此今天流傳的施身法唐卡,主尊都是瑪姬拉尊。
不過,施身法不是瑪姬拉尊創立的,但她發揚光大,並讓這個法從藏地回傳入印度,這可是罕見成就,藏傳從來都視印度為佛法的母國,也一向認為「論證量,還是印度祖師高」;又稱「斷境大手印」的施身法,讓瑪姬拉尊修到傳回佛法母國,對藏人是件光榮的事。
本名「斷法」的施身法,傳自瑪姬拉尊的老師,有「雪域達摩」之稱的印度成就者帕當巴桑傑,也是著名的八大實修傳承的息解派祖師。但自瑪姬拉尊之後,由於這個法和女眾的緣份特別深,也容易有成就,所以施身法母續(女性傳承)因此特別昌盛,女眾寺院也多主修施身法。法王在印度主法修持施身法,主要修持的,也以出家女眾為主。
今天施身法已是四大教派都在修的法,噶舉三年關房中,每位行者每日必修以累積資糧,竹清仁波切寺院也是隔日修施身法(另一日修度母),不是逢年過節才修。
  

▍從第三世噶瑪巴以來,噶舉一直在修施身法

施身法是藏傳修法中知名度相當高的一個,原因之一,竟然是因為它「太好聽」,連宗薩仁波切都說:「大家都愛施身法,因為它太好聽了」,還有別的上師則從反面提醒「別因為曲調而修施身法」,說的還是它太好聽了,容易讓初學者迷失重點。
施身法的唱頌,有一種深入人心的力量,很容易讓人一聽有感,尼泊爾有位知名的尼師歌唱家確映卓瑪,就是因為19歲時,在那吉寺修施身法,被西方音樂人聽到,錄製唱片發行,竟然傳到世界,專輯名就叫「斷法」(Chö)。
我曾聽一位康巴人說:「我們康巴人沒有不喜歡施身法的!」可能是這個法直接了當的氣味,很對康巴人馬上民族的痛快個性。
出身東藏康區的法王噶瑪巴就曾說:「我從小就特別喜歡施身法」,曾在印度帶領過七日的施身法閉關,也曾連續數年在聖地菩提迦耶主法修持施身法,因為噶瑪巴可是施身法直接的傳承持有者,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所著《寶鬘》(藏音:Ringchen Chenwa,英譯:Chö: A String of Jewels),是施身法第一部釋論,也是至今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各大教派的施身法儀軌,都會引用其中段落,至今仍修持不輟。
和法王同樣是康巴人的竹清仁波切,也愛施身法,而且一開始就因緣甚深。當仁波切去拜訪他的第一位上師,終身住山修行的喇嘛索巴沓青,喇嘛正在山洞裡講說施身法,正說到祖師瑪姬拉尊祈請文「三眼凝視虛空中」這一句,看到仁波切,覺得緣起很好,在經過多日口耳相傳的經驗教授之後,就交代他一如傳統「到恐怖之地」,也就是墳場,修施身法。
竹清仁波切輾轉在藏地各地墳場修持施身法,終於來到三大屍陀林之一的楚布寺後山天葬場,住山洞,以裹屍布為帳,以綁屍帶束腰,在天葬台的大石板上做糝粑待客。對那「天葬台上的糝粑」,當年依止仁波切的第一批藏地尼眾,回憶說:「因為藏傳習俗,上師給的東西要馬上吃光,緣起才好,但那個不知沾了什麼東西的糝粑,一吃下肚,有人就去吐了!」
仁波切當然不是要故意整人,而是那時仁波切已修到染淨無別,安住在平等性中,糝粑在哪裡做的對他是平等一味的。
這可是源自祖師瑪姬拉尊的傳統,她開悟後,和麻瘋病人及乞丐同住,在平等一味中乞食、修瘋行,在空性中,身體只是一場夢,確信這一點,施身法才迸發如此大的利他能量,後世要累積資糧、要淨除罪障、要超渡,它一直是最佳選擇之一。
  

▍施身法,密不密?

也許有人會問:施身法,可以這樣公開談嗎?
它不是密法嗎?
關於「施身法」密不密,真是人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以有噶舉「密續灌頂之王」之稱的天噶仁波切所著的「施身法」釋論:《斷法:眾喜之園與施身法儀軌釋論》,英文版"Chö: The Garden of All Joy & Generosity of the Body"在西方都公開出版二十多年了,顯然連密咒之王都沒把它當密法看。
當世施身法主要傳承持有者之一:法王 噶瑪巴,之前在聖地菩提迦耶,也連續幾年舉行施身法會,不管要在一旁隨喜,或是會藏文的人要一起念誦,都是允許的。
在藏族社會中,常見遊方朝聖的行者,在街頭修施身法,不管出家或在家行者,經過的人通常都會作供養。這可不是華人認為的「把佛法當生意」或「當街販賣大法」,而是藏族社會隨喜修持、贊助修行人的傳統,我幾乎可以想像竹清仁波切早年奉師命、遊方各大屍陀林時,應該也曾在不知名的街頭,修過施身法,接受過當地人護持的善意。這些護持者,如果知道他們善心護持的街頭行者,其實是施身法成就者,應該覺得自己十分幸運吧。
不過,說施身法不秘密,好像也要看狀況。
有一次一群弟子面見竹清仁波切,請問施身法修持問題,可能因同行有初學者,仁波切竟然說:「哦,你說的是左手拿鈴、右手拿鼓那個法嗎?」一副不知道施身法是什麼的樣子。大家面面相覷,知道識相就別再問下去了。
  

▍領了師命去修法,菜鳥也添三分膽

因為施身法是竹清仁波切的成就法,我早年對這個法,很有點堅持,連去菩提迦耶當祈願法會義工,都在泡麵、罐頭等里里扣扣的行李中,塞進施身法的鈴、鼓和剛鈴。法會前後,會想辦法找一兩晚到正覺大塔旁修法。
大塔旁一直都有人在修施身法,有出家、有在家,但幾乎都是藏人;像我這種華人菜鳥,也找個人少的角落叮叮咚咚修起來,真是「勇氣可嘉」,想起來有點不好意思。
在施身法上,我算得上傻氣過人。我不只在正覺大塔修,也在尼泊爾三大佛塔,和古老的火葬場巴須巴帝修過。
因為祈願法會結束,我習慣從印度轉往尼泊爾,探望仁波切,當成旅程的圓滿終點。
在尼泊爾時,每天早上見到仁波切,接著整天時間都覺得是多出來的,做什麼都好。幼稚有個好處,就是「覺得是好事,所以也不怕」,我有時竟然是跑到聖地去修法,包括寶大滿願大佛塔、司瓦揚布自生佛塔、「佛陀捨身餵虎地」南無布達佛塔,和著名的火葬場巴須巴帝,在報告過仁波切之後,領了師命,菜鳥也添三分膽,就去這些聖地修施身法,修完覺得好滿足,但有沒有利益到誰就不知道了。
但有時也有尷尬狀況發生,就是遇到熟人,修到一半也不能停下來,只好硬著頭皮繼續搖鈴打鼓唱下去,在南無布達佛塔那次就是這樣,尷尬得很難忘。
難忘的還有在巴須巴帝,那早年仁波切帶我們去觀修「死亡無常」的火葬場,一具具屍首,就在河對岸燃起一堆堆火焰,空氣中伴隨著塗屍膏油燃燒的氣味,論恐怖,這真領略到一點味道,但很奇妙的是,悲心也跟著恐懼一起相伴不離。
  

▍如果您也想聞思修「施身法」......

話說回來,如果您對施身法有興趣,想開始聞思,乃至實修,您可以請眾生文化出版的天噶仁波切著作《斷法》,裡面除了仁波切的施身法釋論,也附了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羅卓泰耶所編著的「施身法日修簡軌」。
這本在西方已經出了二十多年的書,任何人聞思乃至念誦是沒問題的;但如果您要實修,最好先取得口傳或灌頂,能直接在具德上師那裡得到教授,是最好的,傳統上密續修法建議「灌頂、口傳、教授」都具足是最圓滿的,至少也要得到上師「開許」(就是口頭或書面答應)修持,有加持有信心嘛,相信更能幫助初學者如我們,在修持中生起覺受,乃至自利利他的力量。
#法王噶瑪巴  #施身法  #竹清仁波切  #銘印作用  #勞倫茲 
分類:心靈

是個學中文的人,小時候寫過詩,長大學過茶道,學佛,現在是眾生文化總編輯,以出版正法好書為榮,相信利益眾生是可能的。

評論
上一篇
  • 空行暖熱未散
  • 下一篇
  • 用什麼,慶餘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