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年關:過年帶自己小閉關!


阿曲長老 康祖法王 精進 牛年 閉關

竹巴噶舉傳承持有者:康祖法王(右),親教師是長老瑜伽士首座:阿曲長老(左)。

阿曲長老 康祖法王 精進 牛年 閉關

一生閉關實修的傳奇瑜伽士阿曲長老認為:「在心上用功,是真正的精進。」

〈總編雲書房〉系列25
文:黃靖雅(眾生文化總編輯)
進入今天主題之前,還是先說個緣起故事。
那是2018年12月,在印度札西炯,竹巴噶舉法座康巴噶寺,我們見到康祖法王的親教師,長老瑜伽士首座:阿曲長老。
通常只要傳承持有者康祖法王在場,雖然身為法王的老師,但謹守份際的阿曲長老,即使有人請法,也一個字都不肯多說。
但那天我們運氣很好,求見時,長老剛給閉關中的法王上完課,我們猜想關房中的授課情形一定很好吧,老瑜伽士心滿意足的靠在墊子上休息,黃昏的金色陽光,從窗櫺斜照進長老安住的斗室裡,照得一地亮晃晃的。
可能是長老剛為法王供養法甘露,緣起特別吉祥吧,我們獻完哈達,心想照以往慣例,可能要「送客」了吧,但長老只是鬆鬆的微笑看著我們,露出「有問題嗎」的表情。見狀,我們福至心靈的開口:「可以請問問題嗎?」長老點頭。
在幾個問答之後,同行一位法友向長老請求:「請加持我能生起真正的精進。」
長老說:「在心上做!」
  

▍牛年來了,學習「正精進」

真正的精進,必須發生在心上。——這是一生閉關實修的長老瑜伽士,給我們的教言。
再過幾天就是農曆牛年了,「牛」在傳統是「勤勞」、「踏實」的象徵,勤勉在佛法修持上,會稱為「精進」,所以牛年也可以稱為「勤奮年」或「精進年」。
因此在牛年倒數計時中,這次「總編雲書房」要談談「精進」,以及我們在年假中可以做些什麼,以迎接象徵「精進」的牛年。
  

▍用力不用心,就是不精進

關於精進,大家一聽,可能有一種「很忙」的印象。
覺得嘴巴念個不停、身體做個不停、生活填得滿滿的,才叫精進。具體的做法,可能是去灌很多頂、聽很多課、修很多法、持很多咒、做很多義工、甚至閉很多關......像這樣的法友,我們通常會稱他們「很精進」(不是指別人,我就是這種看起來「很精進」的嫌疑犯)。
以上這些「很多」,會讓人覺得「很忙」,忙於善法是好事,但算不算是「精進」,要看在善法的形式底下,真正的內容物是什麼。
以阿曲長老的標準,如果這些身語善行,連結了心、轉化了心、安住了心 ,那麼它們是精進;如果忙忙碌碌、東跑西跑,但不曾在心上用工夫,力氣都花在外頭,很少看自心,很少轉化習氣——那麼很抱歉,因為用力不用心,這不算精進!
因為精進是六度波羅蜜之一,是度脫到彼岸的方法。簡單的說,它必須和解脫有關,而解脫,一定是發生在心上。
所以,到底是精進還是瞎忙,我們自己心裡有數。
  

▍不歡喜,就是不精進

其實「精進」有個傳統的標準定義,《入菩薩行》說:「精進即喜善」,意思是「精進就是於善法生歡喜」,對於一切善法心生歡喜的去修持。
記得多年前,有位同學問堪布 竹清嘉措仁波切:「請問仁波切,要怎麼做才是歡喜精進?」這個問題的由來,是因為精進的英文是「joyful diligence」,直譯就是「歡喜的勤勉」。沒想到竹清仁波切聽到這問題,回答說:「那就不要悲慘的精進啊!」
這聽起來像開玩笑,但其實很有深意。想想看,我們是不是不知不覺讓自己精進得很悲慘?
當我們自以為是的勤做身語的外在善行,常常累死自己和別人,在看得到的地方用功,量化自己的善行,這也是一種創巴仁波切所說的「修道上的唯物」。當你覺得修得好累、好苦,怨氣沖天,一定是有哪裡不對勁了,因為那和「精進」的定義相違,
創巴仁波切在解說《修心七要》的「恆常依歡喜」這一句時說:「永遠維持歡喜、滿足的心,意思是每個惡緣都是好的,因為它激勵你修法。」即使認識苦諦,了知世俗一切皆具有苦的特質,光是這樣都可以引導我們的心趨向解脫道,這是多麼令人歡喜啊。
讓我們檢視自己,修行這條路上,如果已經失去歡喜心,那麼不管身語做再多好事,都不算精進。
  

▍看不起「有相精進」,又懶得做「無相精進」?

《入中論》說:「功德皆隨精進行,福慧二種資糧因。」所有的善功德都是隨著精進而生起,它是福德資糧和智慧資糧生起的因。
身語的外精進帶來福德資糧,觀心的內精進帶來智慧資糧,兩邊都很重要,就像世俗和勝義,兩邊也都要平衡。
宗薩仁波切說:「如果你能安住在自心本性吃一頓飯,功德勝過供養十萬僧伽用膳。」因為安住自心,是與解脫相應的正精進。
不過,仁波切也說:「有些人認為禮拜、供養、懺悔、布施、放生,都是著相的修持,修福不修慧,層次太低,所以他不想做;但他也不禪修自心,開啟智慧的無相修持,他也沒做——最後什麼都沒做,福慧兩邊都落空,還不如那些至少做了身語善行的人。」
阿曲長老所說的「真正的精進,是在心上用功」,是對成熟行者說的,能降伏自心,乃至能安住在明空不二的自心實相中,是最殊勝的精進,能這樣做,外在的身語有沒有做什麼,就不是那麼重要了,所以密勒日巴一生住山修行,卻是「大精進」的千古典型,激勵、加持了無盡的後世行者。
但對好高騖遠、什麼都不想做,結果「福慧兩頭空」的人, 反而要鼓勵他們著相精進一下。因為對「有點傲慢、有點懶」那一組,一開始,勤修身語善法是好的,即使智慧沒開,至少福德善業先累積一點。
  

▍小閉關,怎麼做?

說完什麼是「精進」,如果大家在牛年年假期間,想要精進一下,也許可以幫自己在家裡安排一個小閉關,畢竟疫情期間,家裡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如果你想好好和自己相處,親近一下久違的自己;或者你對心的潛能很好奇,對心的力量很有信心;甚至你就是一位修行人,很需要專修一法,生起一點信心、覺受乃至了悟——那麼,難得的連假,何不試試自己或與家人、朋友小閉關。
當然,年假是重要的家人相處時間,應該把時間供養給家人,做陪伴的修持。我們心裡很清楚,慈悲喜捨的修持必須從家裡開始,年假正好是重要的練習機會。還好今年年假長達七天,在取得家人諒解和支持的前提下,安排個一兩天做小閉關,應該還說得過去。
如果你不曾自己小閉關,那要怎麼做呢?以下幾點個人經驗,提供大家參考:
一,結界:事先設定一個閉關的時間、空間條件,盡量遵守,信守對自己的承諾。比如說一日小閉關,從幾點到幾點,空間是以自己的家,或者是自己的房間為範圍,都要定清楚。紀律是守護,可以幫助我們減少閉關的障礙。
二,禁語:這對專注絕對有益。根據經驗,除非功夫很好,否則說話很容易破功,會冒出意想不到的外緣中斷你的閉關。所以可以事先和可能會找自己的家人朋友說好,請他們不用擔心,接著在小閉關期間就禁語,也不使用三C產品,不回line或微信,這是守護自己閉關必要的護輪。
三,形式:定好一天想做幾座座上修,傳統閉關一日至少四座,一座一小時至一個半小時,這是基本盤,也有一天六座的,像措尼仁波切弟子團體「台灣芬陀利迦」之前發起的個人小閉關,就是一日六小時。定好一日幾座之後,盡量讓自己做到,這樣我們和自心的關係,會進入善的循環,下次你承諾自己的事,才會相信自己做得到。
四,內容:如果是一日小閉關,建議定單一主題,比如修「立斷」或大手印等心性教法,或者修「白度母」等本尊法,每一座都修同樣的法,這有累積修持能量的意義。一天時間已經不算多了,就不要再蜻蜓點水修一堆。但可以結合「聞思修」,就是不一定只能禪修,有時修著修著忽然覺得某些細節見地不夠清楚,這時可以作一點相關內容的聞思,對禪修很有增益效果,但不要失去重點,還是要以座上修為主。
還有,要記得「三善」的原則,就是前行要皈依發心,結行要迴向祈願,這樣正行無論做什麼修持,都會充滿利他的意義,你的小閉關就是菩薩道的閉關。
五,飲食:先準備好,簡單即可,都要閉關了還花太多時間弄吃的,明顯不宜。建議可以考慮一早(天亮時分或早上6:00)受八關齋戒,過午不食,省時省事,還有持戒功德。我不好意思說很划算,但建議可以試試看。
  

▍打麻將是高階禪修?

話說回來,如果你沒有因緣在年假做小閉關,必須陪家人出遊、訪友,甚至逛街、打麻將,隨喜你願意供養時間去修持「陪伴波羅蜜」(這可不容易);但那表示你要換個形式用功,改採「無相精進」了,就是像阿曲長老提醒的「在心上精進」,做什麼事,都盡量保持當下的覺知,看著自己的心。
其實「你的精進,大家都知道」還滿糗的,表示太著相了,小閉關一下也張揚得人盡皆知,顯然程度也是有點那個。所以如果你被迫「在心上精進」,未必是壞事,只要還記得「當下當下,剎那剎那,看著自己的心」。
以前有個朋友告訴我:「其實打麻將是高階禪修」,那時我心裡是想「自己愛打,還找藉口」。但隨著禪修的年份略有增長,漸漸同意這種說法,我相信瞎拚、開會、打麻將時,在有得失判斷、妄念起伏時,如果還能當下看著自己的心,不隨外境起伏,甚至能安住在明空不二中,這是定力和覺知都穩定的徵兆,算你厲害!
至於不太厲害、很需要練習的我們這一組,我會想辦法擠出時間小閉關,看這麼練習著、練習著,有一天能不能在開會時,把身語意都放鬆,安住在明空不二中,把拖延工作進度的同事,視作顯空不二如彩虹的本尊,把狀況外的發言,當成聲空不二如回音的咒音......在能這麼做到之前,我看有相和無相這兩種精進的藥,都要加減服用。
#阿曲長老  #康祖法王  #精進  #牛年  #閉關 
分類:心靈

是個學中文的人,小時候寫過詩,長大學過茶道,學佛,現在是眾生文化總編輯,以出版正法好書為榮,相信利益眾生是可能的。

評論
上一篇
  • 聖度母:開啟本然的母性力量
  • 下一篇
  • 給自己的心留座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