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落殘缺的家庭慶典

我們家對於慶典這件事,看得十分淡漠。近年來,平淡到,過年不像過年,端午不像端午、中秋不像中秋,更不用提什麼聖誕節、萬聖節等。唯一中元節,我媽會特別積極的去廟裡普渡拜拜,看在女兒的眼中,忽然有一種涼意,難道我們活人不如鬼魂嗎?
至於從小到大我在學校的重要慶典及儀式,他們根本不放在心上。成績那麼爛,去參加學校活動,很丟臉。他們總是這麼認為。
我的母親除了我的幼稚園畢業典禮外,再也沒有參加過任何我的學校慶典。
運動會,我的任何家人都不會來幫我加油打氣,他們應該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到底跑得快不快,跳得高不高;躲避球技巧好不好。
園遊會,他們最多參與協助一些事前食物備料的部分,但是活動當天是絕對不會出現在會場的。每當其他的親子們開開心心的逛攤位、玩遊戲、照相時,我要嘛就在顧攤位,不然就是被抓來當歡樂背景之一,一種可有可無的存在。
國小時,我學了鋼琴、芭蕾、還參加了學校打擊樂隊,表演的機會非常多。一下要舞蹈成果展、一下又鋼琴成果展,沒幾天打擊樂隊要錄音,還有大大小小的比賽、鑑定考試等。我的父母從來沒有參加過,沒有一次坐在台下欣賞女兒在台上的成果表演。也沒想過要幫我照相留念。
每次出征前,母親總是把需要穿戴的衣服前一天就準備好。出征當天我穿著便裝另外帶著武器和戰袍,跟著媽媽到了集合地點,交接給老師,然後他就回家了。我的表演服,常常都是其他同伴的媽媽幫我在後台換好的,如果是舞蹈比賽,還會有愛心媽媽,幫我綁十分花俏的辮子,化妝化好。讓我不要和其他參賽的孩子落差太大。這幾年每次想起這段往事,都會很感謝那些愛心媽媽。
因為父母都沒來,所以也沒拍下照片。那時還是使用膠捲的時代,底片很貴,沒有人會隨便多拍一張照的。就算是合照,也不一定會加洗給你啊!所以明明我的記憶中有許多征戰四方的紀錄,但卻沒有一張可以補齊記憶的照片。
很多人會問,那獎狀呢?在那個年代,團體的舞蹈獎狀,通常就是給老師拿走了,而且獎狀上也不會出現你的名字。那鋼琴成果展呢?很可惜,事後都沒有照片,也沒有影片,感覺就是一場夢。唯一有留下些許證據的,就是鋼琴鑑定的證書了。看著滿滿的英文,真是當時願意繼續練琴的莫大鼓勵啊!
就這樣,我的國小、國中、高中等畢業典禮,家人都沒有人出席,雖然失落,也漸漸習慣了。只是我會開始覺得,那到底要做什麼,才會讓你們覺得光榮,願意說出:「女兒,你做得很好,爸媽以你為榮呢?」
但到了大學,我終於想通一件事,長大吧,不要再奢望父母會給你加油、鼓勵、打氣了。所以我照著自己的想法,把時間分配了一下,除了課業外,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練習鋼琴和參與吉他社活動。除了親身參與音樂活動和比賽,我努力的觀察承辦活動的流程,並在事後做出評鑑和反饋報告。這些努力和學習,我偶爾半隱瞞、半試探的告知父母,但他們總是大發雷霆,常常話還沒說完,就被大罵花了那麼多錢讓我去念私立學校,居然不務正業!
終於,我完全死心了。在大四快要畢業的時候,我在國父紀念館的舞台上,和學弟妹拿到了當年度的全國創作歌曲大賽冠軍。剎那間,忽然覺得自己整個空了。那時候手機並不發達,看著身邊狂喜的得獎者,通通跑去公共電話亭排隊,準備和家人報告這個好消息。
我沒有這樣的對象。我打電話回家,只會剛好讓爸媽有機會教訓我,居然在浪費時間亂搞,玩什麼音樂。他們不會恭喜我,不會以我為榮,也不會覺得我這個女兒替家門增加榮光。最終,這件事也只能埋沒在記憶裡。
對了,我的大學畢業典禮當天,照樣孤伶伶一個人,在校園中遊蕩,偶而和約好的同伴照個相。大部分同學都和家人去吃畢業大餐了,而我只能和平常一樣,把宿舍整理好,回家。
每個重要的里程碑,家人都不在身旁,他們也不以我為榮。每次的表演、比賽、競技,他們從沒有好好地相信我,替我加油!
當我在台東機場,手裡拿著熱騰騰的碩士證書,大哭到無法自抑時,真的找不到一個人,一個親人可以打電話排解一下情緒的。
家人是上輩子的冤親債主,或許這句話有他幾分道理。希望我這輩子趕快還完債,不要再出現這樣孤立我的家人了。
分類:日記

每天只求睡飽飽,腦細胞再生快一點,開心過日子。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