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地質學導論報告

今天真的很慘。
也不算真的很糟,大概六七八分。
只是現在這刻特別糟,在子午線前的十八分鐘,所以好像整天都是糟的了。
飢餓、因為飢餓的低血糖,吞了胃藥仍做妖的腸胃以及糖上癮的神經中樞。種種魑魅魍魎苦膽酸醋五彩紛呈的衝擊我的前額顱葉,我微弱的皺眉,給自己看。因為你不在。
雖然我也不希望你在這裡。天知道我的身體什麼時候會背叛我。
前幾天看到一個新東西,情緒投資。我實在該早點知道這東西的。
情緒投資指的是付出在對方上的感情投資,有時候是時間,有時候是金錢。那個守則很明確,不能過度的情緒投資,除了會造成對方壓力外,也會讓自己顯得廉價。我沒想太多,只想和你一起度過連假。
我想當迪卡上被人炫耀的麥當勞店員,幫你的漢堡堆滿肉排、擠滿醬料,和滿足國民健康署成人一天建議量的生菜。所有情緒都給你。肝腦塗地。
但我不能。
我被期望當一隻獵豹。腳步輕巧、吐息透明,獠牙一收就洞穿獵物喉嚨。然而我好想當煙火,也只想當煙火,肆意爆炸,情緒的煙絲不可收拾的通通跌在你身上。你可以拍拍肩膀,留下我的肇事現場。但是你是我選的,所以你會把我收好,把煙絲捏成爪子,教會我如何踩在對的地方而不發出聲音,教我探入你的心窩。教我愛。
#麥當勞  #迪卡  #六七  #子午線  #十八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