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練習文-未命名1-002

練習文 小說創作
        亡靈生物永遠都是飢餓的,它們永遠只想瘋狂的吞噬一切它們能吞噬的東西,在它們吞噬到足夠的能量之前,它們永遠不會停下它們不顧自身性命的瘋狂舉動,但是這條鐵律在某些特殊情況並不存在,譬如......
        一顆金色的球體在高空呈現一道漂亮的四十五度角飛行,金色球體不斷地向上攀升到了賦予它向上飛行的動力幾乎喪失後略停了停,緊接著開始向下跌落,速度不斷地加快,就在即將跌落至地面時,一道黑影的迅速地接住了那高速降落的金色球體。
        一道不甘心的聲音從遠處響起:「可惡,這顆應該是全壘打才對啊!」
        聲音的出處,是一個全身純白色的骷髏,沒有那種已經死去許久略為泛灰的顏色,就像剛從活體上剔除血肉一樣潔白。
        而剛才接住金色球體的黑影緩緩踱步往回走,那赫然是一名高階亡靈-死亡武士,他手上拿著的也不是什麼金色球,那是一顆猶如黃金打造的金色骷髏頭。
        此時的冥界,正在舉辦著一場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棒球賽。
        死亡武士將黃金骷髏頭遞給了負責投擲的殭屍:「菲薩陛下,您只規定了落在界外是全壘打,但並沒有規定不能出去界外接住它。」
        那潔白的骷髏正是菲薩,在聽到死亡武士的話之後,菲薩打算開始當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無賴:「那......下次不能超出界線接球!」
        死亡武士揉了揉早已經感知不到知覺的脖子:「您再如此規定下去,每次到您的回合將都會是全壘打的。」
        菲薩:「算了,不玩了,那顆頭記得歸還給原主。」一邊說著,將手上的棍狀物向旁一丟,棍狀物呈現一道拋物線,精準無誤的卡上了某個骷髏的大腿上。
        菲薩:「對了,洛伊修斯,最近那個召喚師的下次召喚座標有偏移嗎?」看著自己完美的傑作,菲薩像突然想到了甚麼,轉過了頭向死亡武士問。
        「是,目前骸骨嶺的巫妖群沒有傳來座標有被強制偏移的跡象!」洛伊修斯正將手上的黃金頭骨仔細的安上了一副沒了頭骨的黃金骨架上,聽到菲薩問話趕緊鬆開了雙手,忙站定了身形,以標準的騎士禮向菲薩匯報,而那還沒裝穩的頭骨咕嚕嚕的重新跌落了地面,再次沒了頭的骨架慌張地撿起好不容易才回來的頭骨,努力的想把它安裝回正常位置。
        「這樣啊......看來這次我的預言術估計是能成功了,只希望別又是那種奇怪的魔導師要拿來當標靶的奇怪實驗。」菲薩站在原地稍稍思考了下:「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這些傢伙趕緊離開吧,那個魔導師的魔力波動微弱的很,你們這群傢伙在這裡只會增加不必要的魔力干擾,到時候被召喚失敗了我可就要拆了你們。」
        附近的所有亡靈生物聽到菲薩的話,靈魂深處不約而同的像是鬆一口氣一般,每個亡靈的靈魂之火皆旺盛了許多,緊接著快速的朝自己原先領地的方向快速奔去,身後就像有無數聖騎士還是天使在追捕他們一樣,跑的速度估計都打破了它們成為亡靈以來的最快紀錄。
        菲薩:好像在不知不覺之間,欺負它們的不輕阿…
       「那麼屬下也在此告退,願王的計畫順利。」洛伊修斯再次向菲薩行了個騎士禮,隨後身型逐漸化成暗元素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消失的死亡武士,再看向死亡武士消失位置的後方,那具剛才頭骨被當棒球的黃金骷髏還在努力的……把頭骨裝回骨架。
        「所以這爛攤子還是得自己收拾嗎......?」默默的嘆了口氣,菲薩決定還是幫幫那骷髏一把 。

        聖羅納多帝國學院的某間空教室,三名學生挪動了巨大的講桌,在教室正前方空上了片不大不小的空地,空地中央是一個幾近完成,但簡陋又粗糙的魔法陣 。
        魔法陣上,那些說圓不圓不圓、說歪不歪的回路線條,很大程度的告知了其他人,這個些線條的作者大概只是個初學者并嘗試繪畫著它 。
        繪製魔法陣的原料品質也并不一致,有調製失敗被倒掉而參到水的劣質法陣墨水、導魔性極好,但根本不是來繪製法陣的鍊金用水晶砂、幾乎快沒能量而被拋棄的魔能水晶,以及一些中低階魔核 ……的角料。
        最後一個魔法回路在沒有精準測量的暴力塗抹之下,就這樣繪製收筆,法陣的合格程度,就算拿到小孩的面前,他們估計也能看成是某些惡作劇的塗鴉集合體……實在太非主流了 。
        迪莉亞: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對於自己完成了如此“經典”的巨作,迪莉亞回過身,抱向了身後正在檢查魔法回路正確性的女孩。
        被抱住的女孩推了推因為出汗及突然襲擊而滑落的眼鏡:「你的部分完成了嗎?目前看起來法陣應該是能發動,從魔力的流動性跟材料之間的波動,勉強算是達到可運行邊緣,只是……真的能成功嗎?」
        迪莉亞十分自信:「小米琳說什麼呢?我可是個天才!你看過哪個一年級生成功在召喚課上召喚出東西了?只有我!」
        被稱作小米琳的少女再次推了推眼鏡:「是、是……明明全元素適應性都達到A了,卻在一年級留級了三次,並且,還讓你召喚出了不知道哪個倒霉骷髏的兩節半指節……」
        迪莉亞:「是三個指節!」
        「說話動靜小一點。」在門口把風的紅髮少女敲了敲身上的佩劍,再次檢查走廊上沒有異常動靜後將頭從門口伸了回來:「學院可沒允許我們平民學生在非實驗場所測試魔法,而且又是這種來歷不明的魔法陣,你不怕你一發動就炸了整間教室?」
        紅髮少女來到了謎之魔法陣前,認真評估了一下,從背後卸下了一直背負在後幾乎同等身高的塔盾,在表面上敲了敲:
        「以這個魔力量如果發生意外,我展開防禦應該可以保護好你們……課桌椅就別想了,到時候或許不用賠,但是學院的勞動懲罰一定少不了。」
        聽到勞動懲罰四個字,迪莉亞不禁一抖:「那、那什麼……反、反正一定會成功的,小、小米琳你說對吧?」
       米琳站了起身,順勢拍了拍剛才因為趴在地面檢查沾染上衣服的塵土:「嗯,一定會成功的......」說話的期間,人已經快步站到了紅髮少女的身後:「......阿羅琳一定能成功擋下來的。」她如此肯定地說到。
        迪莉亞:這是否定我了吧?是吧!是否定我了吧!
        看著迪莉亞一瞬間像失了魂一樣,米琳像是想到了什麼,拿起了迪莉亞因為已經構築好魔法陣而一直閒置在旁邊的卷軸。
        翠綠色的卷軸看似精美的琉璃製品,但是觸感跟材料性質卻又比絲質布還要柔軟滑順,緩緩的展開捲軸,上面記載的魔法陣圖案正是迪莉亞繪製的法陣原型,一旁還有一份精確的構建材料詳細,材料詳細的甚至連各種向下兼容的替代材料都明確記載,明確到連唾手可得的非魔法素材都在表上可以看見。
        正常來說,如果是魔法陣構築卷軸,上面能出現一副完整的魔法陣構築圖是基本,能有一份標註大致材料量跟正確的素材已經屬實罕見,更不用說這種既精確又記錄大量向下兼容各種材料的材料名單。
        米琳把卷軸向後繼續展開,後面記載的是使用方式以及構築流程,不管材料是高是低,在這套流程上都被精簡到不敢置信的程度,就好像材料之間不存在相互衝突,只是單純的丟在一起攪拌就能完成了,那怕是煮個茶水都需要對其進行加熱,等待茶葉的伸展
       這裡的方式粗暴到就像是把製作蛋糕材料一股腦地丟進盆子,攪拌均勻反蓋過來後就做成了蛋糕,中間的所有過程完全就像在反蓋的一瞬間便全部都完成一樣令人發笑,但是仔細的看著上方記載的調製方式跟構築流程,實在尋找不到一絲破綻,米琳因此陷入了思考。
       「阿,最後的材料。」迪莉亞看著米琳手上拿著的卷軸,快步的來到米琳身前拿過了那翠綠色的捲軸。
        米琳索性也不想了,看著迪莉亞將那捲軸擺上魔法陣的核心區域,自己也從戒指中取出了魔杖開始凝聚魔力,準備施展魔法預防任何不測。
        待整體全準備就緒,迪莉亞返回了阿羅琳身後,緊接著一串生澀的咒文從米琳口中吐出,附近的水元素在三人身前快速聚集起來,米琳的咒文愈念愈急促,攏聚的水元素瞬間形成了一道透明屏障。
        「三環水之守護-拒絕屏障!」隨著米琳的喊聲,本來透明但是不穩定的水元素屏障在一瞬間穩定了下來。
        看著魔法施放成功,米琳略微吐了口氣:「好了,這已經是三環中級的水系防禦術式了,再提高的話可能會觸發學院的警報術式,只要不是的一次性堪比四環初級的威力,術式都可以保障我們短時間不受到傷害,如果失控了,應該也足以支撐到我們進行撤離。」
        阿羅琳將塔盾向前一置,雙手緊握著塔盾的握把,身上的氣息開始急速攀升,只見阿羅琳身上泛起了赤紅色的鬥氣,鬥氣在她的身上逐漸形成了一件鎧甲的形狀,連帶著塔盾也因此脹大了幾分,本來略矮於阿羅琳身高的塔盾經過這次脹大,已經完全的變成一面巨盾,無死角的完全擋住了三人的正面。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阿羅琳鬆開了原本緊握塔盾的雙手,轉頭看向迪莉亞:「安心的測試吧,到時候真的失控了,得記得請客喔!」
        看著兩位好友的全力支援,迪莉亞心裡不禁暖了起來:「哼!才不會失控呢!你們兩個看好了,天才魔導師迪莉亞的表演時間要來了!」
        迪莉亞緩步走到了魔法陣之前,看著自己千辛萬苦努力湊齊材料繪製出來的魔法陣,略為平靜一下心理的緊張與激動開口:
        「遠至世界邊境之外的提拉女神,我在此奉上......」迪莉亞十指交扣半跪在地上,開始背誦起了卷軸上記載的啟動咒文,沒有艱澀難懂的咒文,就像是在向這世界的三大女神祈禱一般,將提拉、法拉及密拉三位女一一念過,但是隨著時間經過,愈後面的咒文的內容也開始不對勁,從本來的向三女神祈禱,逐漸開始傾向另外一名不知名的存在祈禱。
        隨著咒文即將接近到了尾末,迪莉亞身前的魔法陣上開始泛起了點點紫色星光,魔法陣的迴路也開始出現奇怪的暗紫色光芒,而放置於魔法陣正中央的翠綠卷軸不知何時已經化成了液態,化成液態的卷軸開始沿著繪製完的迴路流淌。
        「......至此,您將無戰不勝,您將統御大軍征服那些愚昧之眾,您的神國將再次迎來再起的一天。就是您,萬魔之神,菲薩。」隨著咒文的結束,整個魔法陣已經被翠綠卷軸化成的液體給覆蓋,整著魔法陣從原本的深紫色光芒變成了翠綠色,但是,除此之外仍然沒有任何的魔力波動還是異相發生。
        迪莉亞:不、不會吧......難道這是假的?不可能啊,明明魔法陣都發動了......
        看著魔法陣一直沒有其他動靜,迪莉亞轉過頭朝身後的兩人苦笑了下,但就在迪莉亞回頭的瞬間,一道無形的魔力波動從法陣中心急速向外擴散了出去,魔力波動穿過教室牆壁的一瞬間,教室的牆壁迅速的顯現出刺眼的藍色魔法紋路,這些魔法紋路在學院創設以來還從來沒發出過如此大的亮度過,這只代表,教室牆壁上的魔法紋路已經被完整激活,準備承受來自不知何方的超級魔法攻擊。
        無形的魔力波動穿過三人所在的教室牆壁後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的向外擴散出去,凡是被穿過的建築牆壁都泛起了刺眼的藍色魔法紋路,魔力波動很快地就穿透了學院中的每個學生、老師及學院高層。
        學生中一些對魔力波動比較敏感的,皆滿頭疑惑。身處學院的老師跟學院高層,感知到魔力波動的第一時間,同時放下了手上的事情,用上了渾身解數,急速地朝魔力波動的來向疾奔而去。
        「這是......九環級魔法的波動?學院中怎麼可能出現那種等級的魔法?」花園中探出了個戴著草帽的紅鼻老頭,手上拿著園藝用的巨大剪刀看著魔法院的方向嘟嚷。
        一道身影瞬間出現在了紅鼻老頭的身旁,來者留著一縷山羊鬍:「感受到了嗎......那股波動。」同樣看著魔導院的方向,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在問紅鼻老頭。
        紅鼻老頭斜眼看了眼瞬間出現的山羊鬍:「沒想到還驚動道您老......那種程度的波動如果還感知不到,估計跟你擺一瓶酒在我面前我聞不到香味一樣難。」見山羊鬍沒理會自己,紅鼻老頭拉了拉草帽繼續修剪起了花圃上不完整的邊角,同時一邊笑著:
        「我看你或許需要多撥點經費來維護學院的防禦法陣了,你說是不是......學院長。」
#練習文  #小說創作 
分類:藝文

只寫過兩年中二網文,反正也沒人認得我 。全部都是初稿,自己都知道很難看(哪天要補充設定或許會回去順個稿…?)。隨時會咕咕咕!(一年365天都是上班天)]

評論
上一篇
  • 練習文-未命名1-001
  • 下一篇
  • 練習文-未命名1-00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