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獵人】【酷拉x自創】鏡花水月(21)-賤阱塔裡的吐嘈點真是大到我已經不想吐嘈了。

*很拖戲,超級拖戲XD
*請勿盜文,抄襲文章。
*舊文大翻新,看過舊文的人可能會覺得和新文有很大的出入。

  「神夜、神夜……」、「神夜姊姊……」
  那幾聲若有似無的叫喚,令我不由得逐漸睜開了那略顯沉重的雙目,隨後看見的是站在我前方的酷拉皮卡,身旁還有小傑他們。
  原本那快要沉下去的眼皮和精神,在我逐漸理解周圍的現況後倏的驚醒過來,而他們也被我那猛然彈起來的身軀嚇了一跳。
  「妳、妳幹嘛啊!」
  雷歐力首先發難,但我沒有太去理他,只是詢問道:「我、我睡著了嗎?」
  「對啊!對啊!不過神夜姊姊好像也沒睡很久,畢竟我也才剛起來而已。」
  聽了小傑的回答,我只是沉吟道:「這樣啊……話說你們怎麼忽然來叫我?」
  問及此,酷拉皮卡難得的露出有點抱歉的神色道:「本來想讓妳再多睡一會兒的,畢竟我看妳似乎也沒怎麼休息到,這樣對於下一次的試驗可能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可是試驗會場已經到了,所以再怎麼樣也只好把妳叫起來了。」奇犽一臉無所謂的聳聳肩說。
  「好吧……」我露出滿不在乎的笑容,「那就先謝謝你們了。」
  語畢,我站起身準備和他們一起走,卻聽見酷拉皮卡在後頭喊著:「等一下。」
  停下腳步後,他將一樣東西遞給了我,那是我原本戴在頭上卻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手上的帽子。
  我懵懂的摸了摸自己頭頂,帽子果真不在我頭上了。
  是在我睡著時掉下來的嗎?還真不像話呢。
  我默默的接過他手中的帽子,然後戴回頭上並壓低帽沿道:「謝了。」
  而在那陣清晰的腳步聲中,此時並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有一道有著些許受傷的眼神在背後默默的盯著我看,卻絲毫沒有人察覺。
  當我們下了飛行船,小傑他們先去跟那個想刺殺奇犽的那個女的告別的同時,我則是先走到中間一點的位置觀察周圍。
  除了一片片磚地還真的什麼都沒有,除了感覺離我們近得要命的天空。
  過了沒多久,便聽見飛行船飛走的引擎聲,想必他們也道別完畢了吧。同時間耳邊也傳進會長身邊的……疑似是秘書還助理的聲音。
  ——要從這裡活著走到這座名為賤阱塔的底層,就是我們這次的試驗內容。
  簡單的說明完畢後,大部分的考生和我們一樣,陷入了一片苦惱中,畢竟乍看之下這周圍怎麼樣都不像是有直接往下走的途徑的樣子,而不管怎麼樣試驗內容不至於是讓我們從塔頂邊緣直接跳下去吧,這塔可是有七十幾層高呢。
  何況不久前大家才有目共睹一個人試著從這座塔的周圍慢慢爬下去,而那個人的下場是直接被一群長著翅膀,但明顯並非鳥類的奇珍異獸抓走的畫面,他的下場如何顯而易見。
  由於他的犧牲,也讓眾考生知道,從周圍下去是不可能的。
  雖然我可以一試,但我還不打算曝光我的能力,而且對於距離地面七十幾層的高度,我實在不敢恭維。
  對於這種奇怪的考試內容、周圍環境和建築物,我腦海閃過了一個覺得不切實際,但可能性又最高的想法。
  我踮起腳尖一躍離地面,感受到身體浮空了一瞬便立即開始下沉,奇怪的是,原本很快就會碰到的磚地,卻只是擦過了腳尖,並任由地心引力將我帶往更深處的地方去。
  看來這就是往下走的方式了。
  由腳底無預警傳來的力量令我險些沒站穩,幸好及時恢復了平衡,不然直接一屁股摔到地上可就好笑了。
  不知怎麼的忽然自己打開了的燈,照亮了整個小房間,也使我能夠環顧四周,卻發現這個空間除了清一色的暗色磚牆,以及一個放著不知名的東西的小平台外,什麼都沒有,除此之外,這裡也沒有半個人。
  我踏出腳步走近小平台,發現上面的東西很類似手錶,但上面顯示的並不是目前的時間,而是距離試驗結束的倒數計時,更奇怪的是,螢幕下方還有圈和叉的按鈕。
  有鑑於這裡什麼都沒有,而我也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我也只能窩在牆角閉目養神,順道等看看會不會有人來到這裡。
  然而這陣安靜的時光並沒有停留太久,因為同時有三雙腳落地,和一個用其他部位著地的聲音。
  眼前的光景從原本的黑暗一瞬間變得清晰可見,看見的卻是四個熟悉的身影,令我感到有些驚訝。
  「啊……是你們啊。」
  我微愣的看著小傑他們幾個,而他們對於我的先行到來也感到有些驚訝。
  「神夜妳怎麼也在這啊?」
  對上雷歐力滿臉疑問的表情,我則是感到有點莫名的回道:「我也不知道,剛才只是實驗性質的跳了一下,我就穿過地板來到這裡了。」
  「哇,神夜姊姊這麼快就發現暗門了,妳果然很厲害呢!」
  「只是剛好而已啦。」面對小傑直白的讚美,我不由得感到不好意思了起來,便順勢將話題帶開,同時指了指前方,「對了,我剛才發現那邊的小平台有幾個類似手錶的東西,就在那邊。」
  他們便立刻往我指的前方走去,而這回我也一邊跟在後方默默拿起手錶形狀的計時器並戴上,一邊聽著酷拉皮卡念著白板上的字。
  這還不是我不看,是看了我也看不懂,畢竟我才剛來沒多久,怎麼也不可能立刻讀懂上面的文字。
  更奇妙的是,在他唸完以後,一陣聽起來就很GY的扁平男聲立刻出現在這個房間,為我們做更詳細的解說。
  ——這個房間是少數服從多數之路,這一路都必須得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到達終點。
  當我們聽完規則後,這不知道是不是出自於他的個人興趣,他發問的對象是我。
  「對了小妹妹,我想問妳一個問題。」
  「請便。」
  「妳其實可以事先聽完規則再和他們說吧?怎麼一來就是先坐在牆邊等其他人呢?況且會來的也未必是他們啊。」
  語畢,他們皆轉過頭來看向我這裡,眼裡沒有任何的懷疑,只是透露出想要知道答案的眼神。
  「……唉,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要挑撥離間啦,但我能告訴你,我沒第一時間就先知道內容,純粹只是覺得,與其事先知道以後還要再轉達他們,不如等人到齊以後再聽還省時省力許多。
  「況且誰知道會不會在我轉達內容以後,因為對我的不信任而開始吵起來甚至大打出手,這可不是我所樂見的。當然這是建立在對象不是他們的情況下。」
  對方沉默了數秒,便用我難以理解的欣賞語氣說:「唉呀,小妹妹真是有趣呢。那麼預祝你們順利成功。」
  關掉通訊以後,一小塊磚牆忽然開始慢慢爬升高度,最後露出了一扇鐵門,上面還附了一個白板跟圈叉的螢幕圖示,同時也聽見了從對方口中說出的問題。
  「想打開門就按圈圈,不想打開門就按叉叉。」
  「這裡就要多數決啊?那還用說嗎。」
  雷歐力代替了我發言我心中的OS,只聽見五個按按鈕的聲音同時乍現,上面的螢幕顯示的是圈圈五個,叉叉零個,想當然那扇鐵門便立即為我們敞開。
  走了一小段密道,接著看見的是一分為二的岔路。
  「想走右邊按圈圈,走左邊按叉叉。」
  嗶聲一下,螢幕顯示的結果是圈圈三,叉叉二。
  看著吵鬧不已的雷歐力,我默不作聲的和小傑一起繼續往前走,反正我也看到酷拉皮卡繞到他後方推著他前進的樣子了。
  接著又走了一小段路,卻發現我們已經無路可走,因為前方已經沒有路了。相對的,望進眼裡的是一個四方形的小空間,中間只有四支火柱勉強足以照明,而對面似乎也有人。
  其中一個人掀開了罩著自己斗篷,是名看起來就很魁梧的壯漢,每塊肌肉都有夠大塊的,他開始講解起規則,總之就是也要以多數決來決勝負,每人只能上場一次,贏了三場我們才能繼續往前進,輸了三場就得在這裡被留到時間到為止。
  只是沒想到,連要不要對決這點也要用多數決,過程太瑣碎真的有點麻煩呢。
  螢幕上顯示的是圈圈五,叉叉零。而看完表決結果之後,那名魁梧的壯漢首先打了頭陣,表明他要先上,讓我們自個兒決定誰要先上。
  他們四個在那嘰哩呱啦了老半天,看他們也沒討論出個所以然,我輕嘆一聲,走到他們的前方。
  「神夜?」先出聲的是酷拉皮卡,他似乎已經察覺到我想做什麼了。
  「讓我去吧。」
  「喂,等等,神夜!這玩笑可不好笑啊!再怎麼樣都不能讓妳去跟他打吧!」
  「對啊!神夜姊姊,這樣太危險了,我們可以再想想啊!」
  「我不出來,你們要討論到什麼時候?要知道,我們的時間可是一分一秒在流逝,時間對於我們而言,分秒都很寶貴,不是嗎?」
  聽完我的反詰,他們皆陷入一片沉默,「再說萬一不小心打成二比二平手,你們能把至關重要的勝負,交給女孩子的我嗎?」
  面對對方,說我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我必須把話說得更絕,讓他們避開這場決鬥,這是我所能盡的人事,也是我這條命被留下來時所應盡的義務。
  儘管後面還有四場,但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得出場在這次的決鬥。
  「就算你們再怎麼信任我,生理上的差距都是無法靠後天彌補的,對吧?既然如此,那麼一開始就將我派出去還實際得多,沒錯吧?」
  他們被我問得一陣啞口無言,先開口的是奇犽一陣狐疑的語氣,「神夜,難道妳……」
  我及時打斷奇犽的問句,「況且,你們都還有各自成為獵人後的目標對吧。我可沒有,所以,就讓我去吧。」
#鏡花水月  #酷自  #BG向  #獵人  #同人 
分類:藝文

∥開學所以不日更,最久周更∥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主要走二創,次要二次元相關都有,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雖然目前只有獵人和プロセカ,不過之後類型會慢慢變多……大概吧。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無題
  • 下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前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