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

分享

情詩,男女間的愛情

  

【夢成之】
燭暗船風獨夢驚,夢君頻問向南行;覺來不語到明坐,一夜洞庭湖水聲。

元稹乘船南行,前往湖南長沙,妻子韋叢(成之)頻問他要去哪裡,元稹驚醒卻是夢,此後一夜默默無語,只有一片湖水濤濤的聲音。
除了『遣悲懷』之外,還有別的詩,能像此詩證明元稹對韋叢的愛戀嗎?”成之”就是韋叢,韋叢死時年僅廿七歲,才三十初頭的元稹卻和妻子永久分離,不太可能再去想那位在四川等他的四十歲熟女姐姐(薛濤),不知道薛濤這時是否已得知元稹逢喪妻之痛,如果她知道這件事,或許就能夠對情人弟弟的不歸而釋懷了。
  

【遣悲懷】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為何韋叢早逝?難道,她發現了自己的丈夫,在四川和另一位才女(薛濤)有了感情而想不開?還是古代醫學不發達,一旦發病便難治好。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元稹對韋叢所寫下的千古名句”離思”。
或許你猜對了,或許詩人最愛的人,是他的妻子。只有在最摯愛的人逝去之後,真情才得以釋放出來,好詩不見得定要名句傳頌,真情有時藏在淺顯易懂的詩句裡。
  

【答微之】裴淑
侯門初擁節,御苑柳絲新;不是悲殊命,唯愁別近親;
黃鶯遷古木,朱履從清塵;想到千山外,滄江正暮春。

裴淑為元稹繼室,官宦千金小姐,此為裴淑因丈夫升官分別思念所作。

元稹到底是誰呢??或許你還記得,他是白居易的好朋友,我們似乎對白居易比較熟悉,畢竟他是社會詩人,至於元稹,歷史上對他的評價似乎砭大於褒,這不是說他的詩寫的不好,而是他為了官宦生涯攀龍附鳳往上爬,還有無法做到對枕邊人從一而終。相對於白居易對髮妻的專一,似乎較不受後人所推崇。
想起一句網路文,女生都想做男生專屬的唯一,可是當這個男生有才有情,又到處因公旅行,你怎能期待別的女生不會喜歡上他??所以當元稹因公派到四川,薛濤儘管大他十歲,也是不由自主的被這個才子弟弟所吸引了。不過薛濤身為樂妓才女,早已看清官場情場上的分分合合,這也是薛濤她自己比較能夠釋懷的原因吧。
  

小知識:唐代四大女詩人,李冶(李季蘭)、薛濤、魚玄機(幼薇) 、劉采春。

日安,這是平凡的問候文。
分類:日記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愛情逆轉勝】我的劇評。
  • 下一篇
  • 走吧,一起散散步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