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5

分享

【往年】球場的單戀-15(終)

續:【往年】球場的單戀-14
球場 平行線 愛情故事 結尾

Photo by Wil Stewart on Unsplash

「有人說平行線最可怕,但我認為最可怕的是相交線——明明他們有過交集,卻總會在以後某個時刻相互遠離,而且越走越遠。」
兩年過後(中間他斷斷續續出來刷存在)他上來台北,我才知道他已經回家裡去了,當時在跟男友鬧彆扭因為他真的莫名其妙,朋友就開玩笑建議我說,既然A上來了就叫他載我出去玩啊。
我想了一下,就密了A。
「那要出去嗎?」我問。
「我沒車」A。
「啊要不要喝酒?」A問。
「我那個來不能喝冰的。」
「喔...那你等我一下,你宿舍在哪?」A。
「在______。欸可是我洗完澡了不想出去」我又臨陣退縮。
「好,我等下過去門口,你記得下來」
打完這行字,他就消失了半小時。太久沒見我完全無法招架他的奇招,完全不知道他要幹嘛,而且男友等等就要打電話來了。我在宿舍坐立難安。
「你在哪?我到了。」
我讀到這句的時候A打電話過來,我直接按拒接,然後用訊息回。
「你到了喔?」我在房間裡來回踱步,拖一點時間,後來想到男友的機掰事,我義無反顧的直接下樓見A。
...好熟悉的背影。我一開宿舍門就看到他坐在旁邊樓梯口,我真的永遠忘不掉他的背影、坐姿跟氣場。
「哈囉,這給你」A把一瓶酒遞給我。
「我剛剛去超市買的,然後去用微波爐熱了一下」
我真是哭笑不得,只好說謝謝,意思意思打開喝一兩口。
我們聊了一下,我想趕快脫身,因為罪惡感已經襲來,男友的電話剛好也來了,但A莫名地聊不停。奇怪,很久沒這樣了。
抓到時機跟A道別之後,我回撥電話,男友問我怎麼沒接,我只說在忙,他聽起來半信半疑,但我也沒理他。聊完之後在日記寫下罪惡一輩子,但兩個星期後就分手了,我還有點慶幸我去見了A。
這次見面也算終於了結我的心事吧,雖然不常想起他,但想起的時候通常都會意識到自己只是預防性的壓抑。見了面,知道自己心裡也已不再起漣漪,應該也是收穫。
又或者是預防性的催眠自己他已經過去了。

我出國交換前也跟A聊了一下,他說幫他帶酒回來,我也就笑笑,還在療失戀的傷,沒怎麼理A,但這一年我是記得他的生日的,前幾年根本忘得乾淨。
我們沒有多聊什麼,淡淡的關係好像也足夠。
再過了兩年,也就是現在,我在紀錄的時候,突然想起好多事情,還有好多答案沒有問清楚,包括當時不敢問的問題。我打開他的對話框,上次對話停留在我生日的時候,憑著一股腦衝,我傳訊息給他,說我有事想問。
傳出去之後我就後悔了,重點是他還秒讀秒回。
但我還是沒有問出口,聊了一下我就去睡了,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沒勇氣。
這篇就當作如果我有問出口之後的更新吧。
不管你的條件有多差,總會有個人在愛你。不管你的條件有多好,也總有個人不愛你,對不愛你的人,要懂得放手,對愛你的人,要懂得感激,不需過於自卑,無謂過於自信。
#球場  #平行線  #愛情故事  #結尾 
分類:心靈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評論
上一篇
  • 【往年】球場的單戀-14
  • 下一篇
  • 【工作】展場打工見聞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