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地底下的鯨魚

地底下的鯨魚
《地底下的鯨魚》收入許閔淳許多得獎的散文作品。
〈蟲之拼圖〉寫自己蛻變為蟲、也看出父親為家庭經濟打拼日漸成為蟲的形貌,牽繫父女血緣的僵直性脊椎炎。
〈雙繭〉同母親擁有的各自的繭蛹,命運相連,困窘如繭。
〈螢火蟲的光〉女女戀的兩個女孩兒不被認可的感情,在KTV包廂裡擁抱,點五月天的星空,旋轉流蕩的KTV五彩燈影,就像暗夜中螢火蟲幽微而神祕的光點。
〈涼涼〉阿公的喪禮是親情攻防角力賽,堂妹都出社會工作了,她還在研究所讀書,讀得是「沒有用」的中文系,在叔嬸舅面前扞格無措。她不停發訊息給遠在雪國的友人,得不到回覆,盯著手機想:死亡究竟是冰涼或是灼熱的事,「那七日前我還是一隻魚,一條河,手機突然鈴鈴的宛如一根釣竿將我拉出河流。濕淋淋地來到朴子殯儀館。亡者是我的阿公。」生命終段理應涼涼卻如此灼燒。
〈地下人〉火車站地下道裡有殘障老人拉著二胡,認識個染色體異常領有殘障手冊的男子B,到他的住處聽他吹長笛,吃泡麵,深夜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馬路上孤單的路燈吞吐著自己慘白的光,那些光滲透到B的房間裡,我們的身上爬滿了一點一點黑色的影子,好像有另一場雨在房間裡下著。」
〈阿冷〉雜貨店員吳霖養著變色龍取名阿冷,圓滾暴凸的眼有如外星人。她魚缸裡養的螺,讓她想起罹患腦瘤的好友L,探病後,夜夢半邊身癱瘓的L打開腦部叫她看,嚇!竟有粉紅的福壽螺卵黏著她的腦殼,滾動吃食著人腦。
〈一盞燈的明滅〉這樣寫一隻狐狸:「一隻過於安逸的狐狸,牠窩在溫暖鵝黃的巢穴,直到十一月底,終於搖搖晃晃地甦醒,睜開琉璃般清澈的雙眼。」
〈路徑〉我們在孤獨中練習,練習不被從上或下或任何無預警的攻擊所困,練習關起來一個人走路,卻又得練習不被困住。
〈地底下的鯨魚〉人如鯨魚優游姿態潛入地底,那些在地表上的謊言、傷害、真實、溫柔與陽光,終將在呼吸吐納間浮出,繼續奔跑前行。
作者以旋轉魔術方塊般之筆觸,重組同色塊卻分置不同區塊的文字;從自身路徑走入他人路徑,讓生活裡的槍、日子的燙,成為一道又一道擴散的漩渦。在畸形博物館、像谷底的U型小巷、漆黑街道,編織文字,收束情感,拼出無聲對抗,拼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如何物換星移。
★地底下的鯨魚
作者:許閔淳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20/05/18★
#地底下的鯨魚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雲高天晴,風暖爽
  • 下一篇
  • 孤味《Little Big Wome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