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龍宮御書房〉練手_日常小片段1

「阿言,放學打球啊?」下午第三節上課前剛從外掃區回來手上還拿著掃把的男孩衝到阿言桌前,興沖沖的說。
阿言嫌棄似的退了一點說:「今天沒空,阿樂把掃把放回去。」
本名張有樂,綽號阿樂的男孩乾脆地坐到前座同學的椅子上鍥而不捨地對他說:「今天已經找到人佔場了,真不來?」
「不了。」
「行了,阿言都拒絕你了。給我回你位置上去!」另一個聲音傳來是座位的主人-葉箏。
阿樂回頭:「呦~小葉子,老爺找你做幹嘛?」
葉箏看著他,看起來想動手做什麼不過還是忍下來了:「還不是你!上課偷跑去打球,其他老師來投訴你!老爺讓我管管你,說下次點名不能再幫你了。」
「別這樣嘛~小葉子。」阿樂朝葉箏撒嬌,讓他想把手上的東西往他臉上砸。
「滾回去。」
葉箏坐回自己的位置,跟阿言說:「老爺說等等下課前要開班會,麻煩你主持。」
「好。」
「要開什麼?希望別開太久。」阿樂沒有「滾回去」而是蹲在桌旁參與話題。
「大概是宣導一下考試跟運動會吧!反正對你來說都沒差。」
阿樂極力反駁,「運動會對我關係可大了!考試倒是真的......」話來沒說完就被一旁安靜的言清打斷,示意他回去坐著。
上課鈴響,「起立。」
果然還是晚了。詹言清宣布散會時看著後面的時鐘想。
告辭老師也不理會阿樂的招呼聲收拾好就大步離開教室,在校門口找到白色制服的小人。
「抱歉!妳等很久了嗎?」言清碰了碰女孩的手詢問。
女孩抬頭不確定地回答:「沒有很久?」
言清語氣略帶無奈的說:「那我們走吧!」便一隻手接過提袋,一隻手牽著女孩往附近的速食店走去。
桌面上攤著幾份需要訂正的考卷,考卷上寫著何馨媛三字。
「阿清......好難喔......」考卷的主人正嘗試讓對面的人知道自己的努力了,希望他別太嚴厲。
考卷的分數其實不低,不過對言清來說還是不太夠,「不是要一起上學嗎?」
女孩把頭擱在桌上小聲地說:「我們現在也一起上學啊!」
「不一樣吧?」言清摸摸她的頭,平常清冷的聲音哄著:「乖,有進步了,下次就好了!先吃點東西?」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就裡開座位去買食物,留馨媛自己摸索題目。
吃完食物馨媛覺得自己又能努力了,自己做了一些、問了一些,好不容易都處理完天也已經黑了。
「回家了。」同來的時候一樣,一隻手拿著裝書的袋子一隻手牽著人然後就被前面的人撞得正著。
「恩......阿言?」前面的張有樂先是疑惑,然後視線看看左邊的人看到中間又看到右邊,最後確定是本人後就大步走來,「阿言你不是先走?怎麼在這?這是你妹妹嗎?」
「念書,沒有。」停頓了一下,「這是阿樂。」
「那不然是......?」
「女朋友。」言清乾脆的回答。
「!!!!」阿樂在震驚的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時候言清已經帶著人走了。
馨媛也被剛剛的對話用的臉通紅,想把手放開又被牢牢地抓著,好些時間才又開口:「......你怎麼這樣說?」
「什麼?」言清反問。
「......女朋友?」小聲的答。
「是不想當?」
「想!不過還沒呢......」
「那就沒關係,因為一定會是的。」只是提前一點而已,這句話言清並沒有說出來。
隔天中午下課鐘一響,阿樂用了平常打球的速度拖了椅子到言清跟葉箏的位子旁說要併桌吃午餐。
葉箏戲謔道:「喔~今天這是怎樣?」言清倒是淡定,好像已經做好準備似的。
「小葉子你不知道昨天我在速食店碰到阿言跟他女朋友!」
「是女朋友嗎?」葉箏反問,「是一個小小國中生?」
聽到這問題言清也有點詫異的看著他。
阿樂:「你怎麼知道?」
葉箏想了下:「在路上、圖書館跟餐廳看過幾次,不過每次都在念書?」
「喔喔,昨天也說是在念書!」阿樂看向阿言。
「國三,要考試了。」言清回答了他們的疑問。不過顯然阿樂對這個問題其實不在意,只想問問八卦。
「叫什麼名字?」
「怎麼認識的?」
「那你們交往多久了?」就這三個問題大概是阿樂最想知道的。
連不太八卦的葉箏也看著他。葉箏覺得他的朋友臉都長得不錯很有校草潛質但是一個太吵一個太清冷,有點遺憾。難得可以聽到清冷朋友的卦而且他知道這事的時間比阿樂還久也更好奇,因此沒有要幫忙解圍的意思。
「何馨媛,鄰居,還沒。」三個答案說的乾脆,不過聽的人就不乾脆了。
葉箏有點疑問的開口:「恩......那個阿言,恩......還沒的意思是......字面上的意思?」
「答應她爸媽,考試結束後再交往」
阿樂激動了:「擒賊先擒王!!」
葉箏拍他:「你怎麼說人家是賊啊?」又調侃的對言清說:「你已經跟人家爸媽說了?還真是人不可貌相阿~」
「那我們可以見見嗎?」阿樂興奮的問。
四人桌。
言清輕聲的同馨媛講解題目,馨媛則是聽題時時不時偷瞄對面看漫畫而笑出聲的張有樂,旁邊的葉箏就複習著下次大考的進度。
解題的言清看到馨媛又因為看阿樂而走神便有些皺眉停下問:「妳累了嗎?」見同桌的三人同時看他,又接著說:「我去幫妳買吃的。」就走了。
馨媛不解的看著阿清離開的背影發愣,而阿樂則放下漫畫藉機湊過去個馨媛說話。
帶著食物回來的言清,遠遠就看到馨媛笑得開心頓時心情不悅起來:「阿樂,借過。」然後順勢把托盤放在中間隔開兩人。
「先吃點吧!」
「誒~真好!怎麼沒我們的?」阿樂看著買來的沙拉、蛋糕跟濃湯羨慕的發問。
聽到阿樂得抱怨馨媛就想把蛋糕給他,不過中途被言清攔截:「想吃自己去買。」頓了下又說:「先吃點,別吃太多。」
聽話的馨媛收拾好桌子開始慢慢的吃,而言清就在旁邊看她慢慢吃。而阿樂就自己去買東西吃,離開前還找了葉箏一起不過他表示拒絕。
「阿清,你心情不好嗎?」馨媛看著言清把喝了一半的碗推過去問了一句。
言清看了她一眼接過碗,不過沒有回答。馨媛只好開始吃沙拉,不過就挑了幾片葉子跟水果又推過去,這次言清沒有接:「在吃一些。」說著就拿叉子餵了幾口才自己把剩下的吃完。
「蛋糕自己吃吧。」
阿樂吃飽喝足後就覺得睡了。葉箏則趁馨媛不在位子上時跟言清說話:「阿言你剛才心情不好?」
面對朋友的問題,一反之前沒有回答倒是能誠實的說:「……很明顯?是有點煩躁……」
「有點。大概平常沒有其他人靠那麼近?」
「大概吧……」
「我等下把阿樂帶走?」
「謝了。」
對話隨著馨媛回來而結束,又開始各自奮鬥直到路燈亮起才解散。
「小馨~下次在一起出來玩喔!」分開前,阿樂還開心的告別然後才跟葉箏一起離開。
漫步回在回家的路上,馨媛又問:「阿清,你今天不開心嗎?」
這次言清拉著馨媛到公園的長椅,自己先坐然後把馨媛帶到自己懷裡從後方抱著。聞著女孩特有的馨香,開口喚了對方小名:「媛媛……」
「恩。」
「…………你跟阿樂聊的很開心?」雖然不想暴露太多,但是一開口還是擋不了的醋意。
馨媛安靜了一陣然後站了起來,雙手捧著他的臉對他露出笑臉:「阿清,你吃醋了嗎?是嗎?」
「媛媛……」言清有點無奈,可是看著女孩笑的彎彎的眼,一副真的非常開心樣子只能點頭。
馨媛揉揉言清微微發紅的耳朵,語氣甜蜜:「因為是你的朋友嘛!而且他都跟我說你在學校的事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感覺又知道了其他我不知道的阿清,所以特別開心~」
言清被馨媛誠實的告白用的臉紅只好攔腰抱著對方當作遮掩,而馨媛則開始揉他的頭髮。
「阿清,我好喜歡你喔!」
「恩,我也是。」
這樣抱了許久,就聽到言清的嘆息聲:「還要多久呢?」
回答的人像對這問題習以為常:「在兩個月呢!」
奮鬥數月,各路學子帶著緊張的心情踏入考場,最後有些步伐沈重的走出,有些則看得出輕鬆了不少。
馨媛作為無數考生的一員正小跑的衝到等候在樹下的言清懷裡。
「阿清~我覺得可以!」拉長的語氣就知道馨媛對自己的成績可預見性的好。
言清幫她整理了一下頭髮說:「恭喜啊。」然後拿了一束包裝好的滿天星放到馨媛手裡:「媛媛……」認識久了就知道言清這樣猶豫的口氣就是有什麼難開口的話要說。
馨媛注視著他,看著言清從耳朵開始變紅:「我喜歡你,妳要跟我交往嗎?」說完一整個臉都紅了。
馨媛開心的開口:「阿清是第一次告白嗎?」
言清點頭,在馨媛的注視下更害羞想用手遮就被馨媛拉著手回覆:「好的!那你要一樣對我好喔~」
對於這個問答是一枚落在髮間的親吻。
#練手  #小說  #小短篇  #原創小說 
分類:藝文

Life is alive. Try as much as you can. Nothing special。Daily life。Breakfast 40% ||Game 40% ||Other 20%

評論
上一篇
  • 〈龍宮御書房〉好好穿作業服的不良們:只野工業高中的日常 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