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日記】25歲摩托車之旅後續

2月15日我從新竹出發沿途經過竹南、後龍、白沙屯等地,稍稍停留在白沙屯媽祖廟前,周圍的寂靜使我感受到一絲快慰。許多想過未曾去過的地方便一一的實現了。在去往前述的地點,深夜的濱海公路十分荒涼,沒有路燈。五年多前並不是獨自一人,但也做著同樣的事。一個人贖罪、朝聖之旅就在暗夜寂靜,映著月光與水氣,拉開了序幕。
初四的夜晚約莫十二點整,將把所有事物拋諸腦後,只求這趟旅程中能帶來些什麼。獨自一個人相處,騎著已與並肩作戰十年的「小藍」,抱著內心苦悶出發。耳中聽的是齊豫〈大悲咒〉、福智青年〈琴劍〉這兩首歌。原本很想找高中時期常聽的〈金剛經〉版本但一時之間找不到,但上述兩首頓時使我心安定不少,漸漸查覺到這幾年似乎與宗教團體保持距離,似乎好像在否定過去,不過如今聽著這些歌卻重拾對自我的信任。內心中恍惚、精神不濟的狀況下,面對伸手不見天日般絕望。腦中開始細細品味五年前在花東的光豐公路,那時似乎也是說走就走決定,不依原路台九線返回東華大學。但在決定後,便馬上後悔。因為映入眼簾是光復鄉第二公墓,伴隨著燃燒金紙的烈焰,我們一刻不想留。她與我獨自在島東一隅算是提前度過二十歲的生日。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靠近花蓮的海,如今十分懷念

前幾日因家中種種使我不爽言論以及延誤,未能趕上阿嬤的葬禮。其實從台中大甲到大肚那一段路途不能自已的哭、用盡一切的哭,錯過的儀式無從宣洩,乞求祂能原諒我。回到旅程,當要從濱海往清水切的時候,因大霧使自己無法判斷前方去路,一時情緒上來便咒罵天氣。殊不知緊鄰道路旁便是位於田邊的墳墓群,只好嚇破膽連忙嘴中碎念道歉。騎著騎著凌晨三點抵達阿嬤家門口,見二樓燈火通明想必是打線上遊戲、玩麻將整晚的安排。這裡似乎已不能讓我留戀,雖然終究是自己的家,但是這些都只能暫且擱著,繼續前行。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深夜的大肚車站

靠近彰化市並去往鹿港的彰鹿路前的加油站休息、順便把之前焦慮時買的長壽菸抽了三根。將菸踩熄了後,便發覺周遭的按摩店、半套店此起彼落的開著。顯然在高強度的工作下,這些司機的性需求也因應著自身經濟能力而提供的相對應服務,從陪唱的小吃店到較為裝潢高級的按摩店都聚集在一條街,在深夜時刻不斷的運作著,與白日的風景大不相同,是一個值得做的題目,只是需要很多錢就是了,還有性別的限制。
約莫四點多,我到了鹿港龍山寺。接著漫步在鹿港街道將近兩個小時,逛了天后宮、忠義廟、蘇府王爺、玉渠宮、泰安宮、福德正神等廟。值得一提的是,鹿港巷弄間多有所謂「陰廟」究竟是何種情況造成繁華的街道上竟然各式各樣的這種小廟櫛次鱗比,想必多需細究可能又是一篇碩士論文。在我要離開時,逛到了忠義廟,裡面主祀關公,不過祂的外衣披風與在北部廟宇不同,這點也是需要好好地調查、詢問才能揭開面紗。幸運的是,安靜的夜晚因天漸漸明亮,剛好遇到開廟門的阿嬤。此時眼神飄向牌匾並指著上方便向她詢問「匾」的台語如何發音,並將在鹿港所言所思的疑問告訴她,她只是聳肩的說,作為在地人也不知道,並告誡我別亂拜。一開始見我是年輕人用華語,但隨著我用破台語跟她交流,點出自己也曾在台中生活一小段時間,因此對台語不算陌生,於是開啟了較為熱絡的對話。她向我分享,會所謂的「國語」也是因為帶孫女時,孫女告訴她要學國語,竟莫名其妙地學會了。不過隨著台語越來越多人不清楚怎麼講,我們也就彼此不勝唏噓完後,向她告別,便趕著去新港。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鹿港忠義廟

為何趕去新港主要是與學弟在此吃早餐,順便朝聖一下北港朝天宮、新港奉天宮等地。自去年第一次隨著女友從彰化騎車到此地,便對媽祖的信仰以及在參拜時的感受印象深刻。在前往的途中,經過彰化二林、雲林崙背、褒忠、元長等地。所到之處多為菜園、鴨、雞場,主要是運往北部城市。值得深思的部分是,如果市場整合是將原居住地的供應鏈重新打破重組,那麼究竟留在當地的產業並服務於當地的還剩下甚麼?都市對農村的掠奪,也包含了孕育出來的年輕人。許多人因為「發展」的可能性,一路北上,就此與原居住地徹底絕緣,只是一年中連假偶爾回來隨處閒晃,不過國外旅遊還是適合中產階級的生活嚮往,這早就是老生常談,但是依舊如此。
自台中以南,隨處可見五營兵將鎮守村落各處,迄至台南分布範圍,基本上可以說是漢人宗教「境」的概念之實際掌握的地方,有如入神境。如果說有所謂「漢文化」,那麼南部肯定是大本營。相對於北部因都市化的情況,在村「境」之上的土地神都快沒位置了,只能鑲嵌於都市角落;中部以南的地區就顯得落落大方。但凡儀式、驅趕邪魔多透過「境」的行使保有村莊內大大小小的成員。不過似乎在台南一帶,靠近內陸的佳里似乎將路邊的五營改為「南無阿彌陀佛」,我猜測也許是車速過快因而奪了不少人的性命似乎成為改變地貌的因素。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二林養鴨場

騎過濁水溪迎接日出,一路向南。廣闊的平原以及空氣中瀰漫著細微的懸浮粒子,隨然無法看見,但這些粒子聚集似將天空灑上了一層膜。很快的,我抵達北港後下新港與學弟碰面,與他用台語聊了將近一個多小時。話題圍繞研究與近況。不過花了不少時間在談我們的共同朋友,難免有些扼腕以及可惜。吃著早餐,在古笨港分縣縣丞署漫步,頗為愜意。
接著騎車到朴子市,在飲料店遇到與弟弟相似的店員,十分有趣。買了飲料耳中聽林生祥〈風神125〉、〈菊花夜行軍〉這時才意識到舉凡用心寫作、寫歌,如果是抱著某些堅強意念,是可以穿透隔閡凝聚共識,這點啟發是非常重要。
從嘉義東石、布袋乃至於台南七股、北門,被稱為「鹽分地帶」的地方,看似荒蕪、平坦。我騎到了當地見到因建設魚塭需求超收地下水,電線杆底部、墳墓群在水中頗為震撼。不過在這種百般無奈下,台灣人卻能在困境中尋求樂子。騎車過程,許多休旅車停靠在旁,看到不少釣客在下陷的地形釣魚。當步入東石、布袋熱鬧中心區,仍不時看見「購物城」林立與當地地景相當的不勻稱。或許對都市的想像在貧瘠的地方上仍然是「投注資源」變得和「城市」一樣的嚮往,使居住在此地的人富起來,將個人的幸福加諸於開發與經濟成長。
可惜的是,大規模的開發並不意味著適合自己的定位,地方的特殊性以及有著特殊的生存方式或許才是重新思索這個區域的走向,過去許多作家筆中的風情,以及堅忍不拔的精神也才有可能繼續傳承下去,雖然這種老議題從三十年到現在依舊還是沒變。時間好似停滯於過去,即使不同新鮮的資訊載體已經在都會區流通,但這些地方卻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路途的意想不到,發生在許多意外收穫,比如:發現明代墳墓、鄭氏王朝下的朱術桂衣冠塚、受封太子少保王得時墳墓,並在故宮南院稍作停歇。想到2017年曾接受別人的訪問,我當時理解蔣渭水的生平期望得到從人物啟發並希望能有個小旅行到故宮南院,直到現在才算真正實踐,似乎印證了「念念不忘,必有反響」這句話,我認為這點非常重要。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東石到布袋的路途

接著經過安南、安平、茄萣、路竹、彌陀、梓官、橋頭、楠梓、左營、鼓山、鹽埕區總算與在高雄的朋友相見,晚上六點抵達目的地將這趟旅途告一段落。安頓完後與朋友閒晃鹽埕區,開啟了我對高雄這座城市的認識。
在高雄令我流連忘返的是,它的雞肉捲、冬瓜茶,以及較為慢步調的生活。我與好朋友閒聊時,我們不約而同地有著共識,高雄的整體氛圍與潛力是可以形塑一個人的自我認同。當然我跟這位好朋友自花蓮結識以來,許多事情多由他的開導,不過此次反而是「角色交換」,算是向他聊聊我的看法。他是一個有熱情的人,但是需要的是機會。
或許我們都在人生道路中尋求「意義」,只不過意義的追求可能不是這個世界運作方式,因此活下去可能才是最為基本的。夜晚與大學朋友吃飯坐在樓梯間,差不多一年多沒見,老實說談了不少。她告訴我,如果過去有認真對待某些事情,未來工作自然有最適當的安排。晚上十點半,與學弟們深聊直到明早凌晨五點,中午時段與學弟們一同南下去學妹家的麵店吃飯。傍晚回到鹽埕區後,便騎車返回北部。
最後一點心得是我對空間十分敏感。路途經過,當看到台南、高雄周邊一帶的地景,某種程度與竹北城市的輪廓類似。我希望能多一點特殊性,而不是在建商、商人的策劃下的選擇。仔細看空間的開發與應用現在是一個邏輯,但是仍希望未來能夠有更多多元、可選擇的邏輯,使不同地方特殊性有適應都市生活的樣貌。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北港朝天宮  #新竹  #濱海 
分類:心靈

這是一個用文字訴說一些生活日常,時時刻刻經營、時時刻刻累積,終能滴水穿石。

評論
上一篇
  • 【歷史雜談】舊文章-桃園紀行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