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隨筆

昨天邊吃晚餐邊看電視,節目正好在介紹表參道上的小餐館,看著螢幕上親子丼的特寫,大喊一聲看起來超好吃的!好餓喔後突然回憶起跟爸爸在沖繩的日子。記憶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對話,照片甚至一句沖繩方言都不一定能讓我想起沖繩,不過一個親子丼就將所有回憶拉回來,像鋼琴聲般流竄客廳每個角落。我對沖繩的記憶都是冬天,沖繩彷彿沒有夏天,照片裡的我永遠是高領毛衣配上牛仔褲還有一頭被海風吹亂的頭髮,爸爸不會綁頭髮,千篇一律的馬尾。我跟爸爸不喜歡海邊,喜歡走路爬山,總往山林走,只有跟表姐妹時一起去海邊玩過,一樣也是高領毛衣牛仔褲。白天的沖繩既安靜又渺小,像個無人島,早餐隨意在屋裡吃,中餐則在路邊簡易搭起的小館解決,有時僅有白飯跟一碗豬肉湯,老爸有時跟老闆聊起生意有時談大海,沒有遊客靠近的小館,客人都是鄰居,吃飽招呼也不打,錢放桌上直接走。除了零零散散在海邊散步的遊客,整個島像是睡午覺般靜謐,直到夜晚才走出夢境。晚餐的熱鬧相比白天,倒像有營火晚會歡迎遊客,不過這熱鬧也只在市區的一條街上,裡面填滿本地人和遊客的聲音,這條街像是個窗戶,每一次都像小朋友靠在窗邊往店內看的樣子,捨不得回家。回家的路上可以選擇經過海,白天的海跟晚上的海一樣,粼粼波光,水面柔滑似絲綢,沿著沙灘走回家,將白天的故事攤成一張網。島上的日子對我們這種不愛外出的人來說是無聊又冗長的,白天成天看卡通,沒有字幕所以要很仔細聽,看到最後也不知道在演什麼。每天晚上跟媽媽電話聊天變成說最多話的時候,我總跟她說我們住的房子前面有個很老的大樹,應該是龍貓裡的那個神秘的大樹,小時候的幻想成了現在時常在家裡聊天的開頭,過去跟現在溶成了一碗好喝的湯。回到台灣後,大樹變成了小樹,能看到窗外山麓的落地窗變成小小的木窗,電視裡的卡通說著我的母語,即便這樣還是覺得在每句對話的間隙裡聽得到海浪聲。
#晚餐  #日記  #大海  #大樹  #隨筆 
分類:日記

Unprofessional stalker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