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楚留香傳奇》讀後-盜帥夜留香,銷魂不知在何方(上)

提到楚留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聯想到鄭少秋,至少我自己是不會。
在我印象中的楚留香已經完全是宇峻科技所給的意象了,屢屢回讀這部作品,總是會把遊戲中的腳色再拉出來演繹一番,好像他們是活生生的人,莫名又燃起一種老友重逢的感覺。
楚留香 友情 復仇 性別意識 樂觀

來源:https://m.gamer.com.tw/home/creationDetail.php?sn=230132就是這些面貌定義我的香帥世界觀。

但遊戲畢竟是小眾,現在就算是到GOOGLE上打楚留香,你還是會看到許多鄭少秋的新聞,因為他已是大眾文化,人還活著就會有新聞。但遊戲不是,時代過了,你就必須很特意才能找到這款遊戲存在過的證明。
舊稱鐵血傳奇的楚留香傳奇,分別包括《血海飄香》、《大沙漠》和《畫眉鳥》等三部曲。我在一開始看這三部其實是驚喜大於懷念,原因是從2001年的遊戲到後來2008年由風雲時代出版的古龍精品集裡其實都只有包含後來的楚留香新傳,而沒有包含到這三篇故事。所以想見當時喜歡楚留香的我在發現有其他故事時有多開心。

雁蝶為雙翼 花香滿人間

對於所有古龍的小說裡,友情是佔比極重的一個要素。楚留香也不例外,從血海飄香裡的少林弟子無花、丐幫幫主南宮靈、殺人不見血的一點紅、孤傲的黑珍珠、長時相伴的蘇蓉蓉、李紅袖和宋甜兒,一直到《大沙漠》裡的花蝴蝶胡鐵花和暴發戶姬冰雁,都可以看出來楚留香的交友廣闊,但是甚麼原因讓江湖中人都願意結交這樣一個朋友?在《大沙漠》裡描寫楚留香和胡鐵花準備出關進荒漠時,胡鐵花對於裝殘不願同行的姬冰雁十分憤怒,此時楚留香是這麼說的:
楚留香道:「你要交一個朋友,就得瞭解他的脾氣,他若有缺點,你應該原諒他,我認識他的時候,就已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了,我為何還要生氣……」
人非完人,楚留香也明白這點,所以他坦然接納了朋友的極限,只有理解才能避免不必要的衝突,這才是真正的朋友。古龍筆下的角色都有一定的缺陷,也因此人物鮮明許多,除了楚留香以外—他是個除了生理缺陷外,幾乎找不到缺點的主角。許多人將古龍比擬成楚留香,多數是因為在他的告別式上有這麼一副輓聯:
小李飛刀成絕響   人間不見楚留香
但我其實不太認同,因為兩者間的相似處在於重義氣還有不負責任(好聽點是多情),但有個很大的差異在於,古龍不像楚留香是一個完人。他比較像是胡鐵花或者後來的陸小鳳,重義氣但往往因個性缺陷而誤事,也因此需要朋友來互補,但也常常得罪朋友,就像上述例子如果楚留香不在,胡鐵花和姬冰雁勢必會撕破臉,就像後來追憶古龍的書有提到的,古龍這人重義氣,但義氣是要往來的,所以他加諸在朋友身上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例如打電話約酒攤也不管對方有無家室,反正就是要等你到場。這就是古龍比較像胡鐵花而不是楚留香的原因。
但說實話,也只有這樣的人寫出最無私的友誼,才不會讓讀者認為是在豪洨,很多理念你必須先相信,寫出來的文字才會有渲染力。書中自白式的感觸文字就像是古龍自己的感嘆,也因情感豐富,有些評論認為他的文字極具詩意,但有時我認為只是口語到趨近一堆贅字的廢話。
楚留香 友情 復仇 性別意識 樂觀

能接納彼此並互相幫忙的才叫友情

成也復仇、敗也復仇

武俠小說最有名也寫到最沒新鮮感的主題就是復仇,而在多數古龍的作品裡,都可以看出他不認同既有復仇的窠臼,在《血海飄香》裡,楚留香在揭發兇手(不爆雷不點名,各位可以用柯南裡的黑影人想像) 時,並不希望兇手償命,雖然部份原因其實是整件事情都與他無關,然而他說了一段話表達自己對復仇的看法:
楚留香嘆道:「我只是要你為自己所做的事贖罪,只是要你改過,並不是要你死,你要知道,死,並不是一個人贖罪的最好方法。」
所以,在小說裡主要是人生目標放在復仇的角色,最終如不放過自己,就算復仇成功也會因自身因素而導致毀滅。而在古龍後面的小說裡都能看到復仇帶來的只有無止盡的痛苦,但
說得容易,放下何其難?
以復仇為名為自己開脫,讓家恨變成合理化殺人行為的藉口,說穿了只是在逃避自己所作所為應背負的代價,尤其兇手其實意不在復仇而是奪權,便又顯得可惡至極。然而這就是現實社會常發生的事,師出有名才能理直氣壯,所以人們會把私慾藏在正義的大旗下,不明所以只會成為幫人搖旗吶喊的棋子。
這點無論是《血海飄香》神出鬼沒的東瀛忍者、《大沙漠》野心蓬勃的石觀音一直到《畫眉鳥》裡為情所困的水母陰姬都是這樣,他們放不下執著,即便到最後大勢已去幾臨崩壞,仍堅持不肯鬆手而自己捏碎了人生。
楚留香 友情 復仇 性別意識 樂觀

復仇的重擔會壓碎人生

被期待能闖江湖又要體貼溫柔的女人

然而在閱讀古龍的作品時,你很難不注意到他對於女性的偏見,尤其是這些謬論還是從不同角色口中說出,代表作品裡不是特意塑造一個不重視女性的角色,而是塑造一個不重視女性的世界觀。
我其實超愛古龍裡的女性角色,這些人物鮮明的個性讓人很難不為之傾心。這點在《楚留香傳奇》這三部裡著墨較少,後續五部的《楚留香新傳》描繪出更多栩栩如生、化身江湖俠客的女性,嚴格來說能看到個人特色較突出的就屬《大沙漠》裡的琵琶公主和貫穿三部的蘇蓉蓉。
身為落魄龜茲國王室之女的琵琶公主,在面對無論楚留香或胡鐵花,或嬌笑或冷面都應對自如,故事裡除了描寫她為復興國家所展現的堅毅,也能見到她為楚留香擔心的眼淚。就是這樣敢愛敢恨的描寫,讓武俠世界裡的女性角色提升到全新境界,那是個在當時台灣社會中可能也沒有多少空間能讓女性做到的事情。
但提升卻未給予應有的尊重,我覺得有個想法必須先說明,所謂平等不代表說故事裡一定要有武功高強、零缺失的女俠,或者說不能出現極度依賴男人的女性角色,每個作者在寫作時一定有其侷限,無論是時空環境的影響,或者是故事重點的限制,如果真的勉強講究性別平衡,故事反倒會發散到沒有重點。
只是就如同前述,古龍故事裡的不平等存在於男性角色對「普遍」女生的共識。例如:
冷秋魂淡淡道:「外貌再堅強的女子,其實意志也薄弱得很,一個人若想女子為他保守秘密,那人想必是個呆子。」
張嘯林(按:楚留香化名)嘆道「這種冒險的事,原不是女子適於做的,廚房裡,搖籃旁,才是她們該去的地方,只可惜越是聰明的女子,反而越不懂這道理。」
胡鐵花又揉起鼻子來,苦笑道:「沒有女人,冷冷清清,有了女人,雞犬不寧,這話可真是一點也不錯。」
從古龍的暢銷可以發現,社會已經可以接受女生出門闖盪,而不限於傳統期待的大家閨秀。然而即便如此,還是會在女生身上加諸相夫教子的枷鎖,所以許多歧視性地圖炮都存在著顧家和賢淑的社會框架影子。
楚留香 友情 復仇 性別意識 樂觀

社會就是無形的框架,期待變成一種束縛

最愛古龍的部份

出社會後,你會發現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有時跟你無關,但偏偏就會找上門,這時回頭看古龍的小說,會發現即便壞事接二連三發生,這些角色還是熱愛人生,而且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令人開心的事,相反的,常常都是從生活中的小事發掘樂趣。楚留香便一度邀李紅袖坐坐曬個太陽,享受人生。
乖乖的坐下來,陪我曬曬太陽,講個故事給我聽,要開心的故事,要有快樂的結局,這世上的悲慘之事已夠多了。
有沒有甚麼日常會讓你好心情一整天?跟我分享吧!
楚留香 友情 復仇 性別意識 樂觀

下班還能看到陽光,可以讓我心情愉悅

參考資料

  1. 陳姿君(2015),〈古龍武俠小說中的「友道」〉,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2. 葉惟真(2015),〈古龍武俠小說中的偵探手法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3. 黃亦萍(2015),〈古龍武俠小說復仇主題析論〉,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4. 詹潔茹(2016),〈古龍武俠小說中的女性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楚留香  #友情  #復仇  #性別意識  #樂觀 
分類:藝文

對於故事中的人事物我習慣蒐集更詳細的資料,有些幫助我更瞭解故事本身,有些為我開啟新的人生視角。歡迎來到故事補個影,聽聽故事背後的故事,也歡迎跟我分享在同樣的故事裡,你的角度看出了甚麼觀點。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陪我一起挑戰既有思維,學習擴展視野、多方理解。 https://linkby.tw/novelplugin

評論
上一篇
  • 春節看甚麼?來本萬聖節馬戲團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