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聖歌】給嫉妒者的輓歌-之一:嫉妒著他人的女孩

未雅市,某公寓其中一戶住家,月色美好的夜晚。
陰暗的房間中,唯一的光源是電腦刺眼的白光。女孩看著螢幕,手中把玩著被刺目白光映照的小刀,她饒富興味的看著螢幕上的網誌,看著版主充滿嫉妒之意的文章。
「嘻嘻,看樣子是找到囉。」女孩低聲笑著,倒映著白光的赤紅色眼中帶著期待。
突然!燈光大作。女孩被嚇了一跳,正把玩小刀的手一滑,鋒利的刀鋒在那細嫩的手指上留下了怵目驚心的鮮紅。
房門口的電燈開關邊,有著看起來像十八歲的娃娃臉但實際年紀約是三十出頭的男人責怪說:「都跟妳說多少次了,晚上上網要開燈啊,薇兒!」
聽著男人責怪的話語,女孩.薇兒按著傷口怒視對方。
「薇兒?」看到女孩一臉疼痛的表情,男人走了過去拉起薇兒受傷的手:「看吧!早叫妳不要一邊摸黑上網一邊玩小刀了,受傷了吧?」
「還不是咎你突然開燈說話,害人家嚇到割到手!」薇兒生氣的嘟起嘴,瞪著眼前的男人。
名為咎的男人只是冷冷淡淡的說了一句:「純粹妳活該。」
聽了這話,薇兒挑起漂亮的眉毛語氣非常不滿的看著咎說:「喂!居然對主人說這種話,真是不可愛的狗!」
「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可愛的狗!」咎火大的怒道,眼睛盯著螢幕:「找到目標了?」
「比起目標,現在最重要的是包紮主人的傷口吧?」薇兒不滿的抽出自己還在流血的手在咎眼前晃了晃:「沒看到血一直再流嗎?狗。」
「再叫我狗就不幫妳包紮。」和嘴上說的不一樣,咎冷冷的拿出乾淨的手帕包住傷口。
「好嘛!不叫你狗就不叫你狗。」薇兒馬上掛上討好的笑,轉變之快令男人感到無語。
「先壓著,等我拿醫藥箱回來。」咎交代道,轉身走出房間。
壓著傷口,薇兒將視線再一次轉向螢幕:「希望這一次的目標,就是代表嫉妒的罪人。」
未雅市,未雅市立高中,天氣陰,放學時間。
一臉陰沉的女孩抱著書靜靜的走在走廊上。旁邊交談的人群,熱絡的交談聲和她彷彿是兩個世界般,女孩的陰沉就像幻影般的不存在,沒有人注意到女孩充滿嫉妒的陰暗眼神。
女孩靜靜的走入了圖書室中,圖書室中只有一名館員和幾個學生,而女孩一眼看到正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看小說的女學生時,眼神中的妒意更深了。
是的,那位女學生就是她們班上,成績屬一屬二好的聰明學生‧洛雪芽。
注意到女孩嫉妒的眼神,洛雪芽疑惑的抬頭看向林茵問:「林茵,有什麼事嗎?」
被稱為林茵的女孩沒有回答,只是看了洛雪芽手中的小說一眼後看向對方的臉:「都快段考了還能這樣悠閒看小說,真不愧是班上功課屬一屬二好的人。」
洛雪芽沒有回答,臉色明顯變的不太好看,但她還是口氣很好的回道:「林茵不也一樣?手上拿著的也是小說呀,所以這次的段考,妳應該也很有把握吧?」
被人暗諷似的問了這句,林茵明顯變得有些難堪,她用力的抱緊懷裡的書說道:「不關妳的事。」
知道自己踩著了林茵的痛腳,洛雪芽有些愧疚的才正想說些什麼,林茵就低著頭快步走進一旁書庫中。略為昏暗的書庫中,林茵顫抖著手將小說一一放回架上,心裡卻是感到憤怒非常卻又對洛雪芽的實力感到嫉妒。
她是知道的,這次的考試對洛雪芽來說就和呼吸一樣簡單。
「好討厭。」她低聲的說,眼神中充滿了嫉妒:「真想把她的頭剖開來看看到底裝了些什麼?」
走出了圖書室,林茵往校門走去。
當她看到樓梯口堵了一堆男學生時,她的眼神又嫉妒了起來。她知道為什麼這裡會堵了一堆男學生,因為那個女生──校花.柳凌心在這裡。只見前方的男學生群紛紛讓開,一個長得頗為俏麗的女學生走了出來。
「喲?這不是林茵嗎?妳還沒回家呀?」
「妳在這裡,我想回家也回不了啊,學姊。」林茵語氣冷淡的撇了女學生‧柳凌心一眼。
此舉引來了四周男學生的公憤,其中一名男學生直接罵:「醜女!妳那什麼態度!」
被人當頭罵了醜女,林茵眼神一凜低下頭,她抿緊了嘴唇手握的死緊。
柳凌心眼神得意的看看低下頭的林茵,馬上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對周圍的男學生說:「好了!大家不要罵她,有錯的人是我,是我不應該擋在樓梯口這的。」
見到柳凌心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四周男學生騷動了。
「這不是凌心的錯!」
「對啊對啊 !妳不用理會那個醜女!」
柳凌心的笑意越來越深,而林茵的頭越來越低,也因為林茵頭低的可以,所以沒人看的到林茵那充滿嫉妒和憤怒的表情。
「那麼,大家也該回家了,再聚下去恐怕會擋到其他同學的路,這樣太失禮了。」
「好吧!那明天見了,學妹。」
「明天見了!凌心!」
就這樣,男學生群一一散去,走廊上只剩下林茵和柳凌心兩人。
「妳還真是受歡迎呢。」林茵語氣輕描淡寫的說,抬眼看著一臉得意笑容的柳凌心。
「當然,我長的那麼漂亮,到哪都受人歡迎,說真的還真是累人呢!」柳凌心充滿自信的笑笑,語氣得意的說:「啊,我想學妹妳是沒辦法體會我的感覺的!因為妳長的平凡又實在太陰沉了,一點都不受歡迎呀!」
「……」
柳凌心滿意的看著林茵變難看的表情,看看一旁窗外說「我看時間不早了,明天見囉,學妹。」
說完,柳凌心走下樓梯離開了。
「討厭的女人,但那樣的美麗和自信……讓我好嫉妒喔。」林茵眼神嫉妒,語氣充滿了因嫉妒而變得有些危險可怕的低聲說道:「真想狠狠的在那臉皮上劃上幾刀看看。」
離開的教室大樓後,林茵來到了校門。
黃昏餘暉照的她皺起眉來,感到刺眼非常,當她看到校門口站立的人時,她的眼中充滿了羨慕。家人間和樂融融的場景,是她一直以來所渴望的,而在她前方的正是這樣的場景——正熱切的與雙親交談的人,是她的鄰居兼同班的同學.方芳。
「……好羨慕。」林茵輕輕的說,眼神中的羨慕漸漸多了一份嫉妒。
她的家也曾經那樣和樂融融過,直到十二歲那年,爸爸外遇的事被揭發為止。那一瞬間,曾有的和樂融融就有如開玩笑般,原來爸爸和媽媽從來就不曾真正的愛過自己,他們之所以愛自己,不過是為了掩飾名存實亡的婚姻向外人演一齣家庭和樂劇罷了,所以當爸爸的外遇曝光之後,爸爸堅持要和媽媽離婚,媽媽卻為了自尊怎麼也不願意退一步,導致了激烈的爭吵不曾間斷過。
她也曾試著讓爸媽之間的關係恢復,但卻一點用也沒有,反而時常被責罵遷怒。最後她放棄了,只能冷眼看著爸媽每天不停重複的爭吵,要不就躲自己的房間中怨恨這一切。
「咦?茵?妳怎麼站在這裡發呆?」方芳的聲音喚回了林茵沉溺於回憶的心緒。
林茵定睛一看,只見方芳眼神關心的看著她繼續問:「時間不早了耶,還是說妳不想回家?」
知道方芳說的話的意思,林茵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方芳。她非常清楚自己家的情況,並對自己一直抱持著友好的態度,但林茵並不相信方芳是真正的將她當成朋友看待,雖然是從小一起長的情份,但林茵並不信任方芳同時也嫉妒著方芳,抱持著怨恨和嫉妒的心情讓她拒絕接受方芳釋出的善意。但就算她有意想離方芳遠一點,甚至明裡暗裡的抗拒她,但方芳卻像是牛皮糖一般甩也甩不開。
為什麼要對這樣的自己釋出友好?僅只是想昭顯自己有多善良嗎?林茵兀自猜測,卻怎麼也不願意往正面的方向想。
不想相信也無法相信。
「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東西喔?」方芳疑惑的問,摸摸自己的臉。
「沒有。」林茵淡淡的說,別開了雙眼。
「喔,還是茵妳要不要……」方芳話還沒能說完,校門口那邊就傳來了方芳父母親催促聲。
知道方芳被打斷的話是要講什麼,林茵語氣僵硬的搶先說道:「快過去吧!讓妳爸媽等太久不好。」
「好吧,茵,如果你之後還是不想回家就到我家來吧,我爸媽有說歡迎妳隨時來我家。」
方芳單純的笑容讓林茵感到莫名的厭惡,明知道方芳的笑不帶任何的惡意,但她就是討厭那讓她體認到自己的家是多麼不溫暖和不幸的笑容。只要她還把自己當朋友看的一天,她永遠只會體認到自己的不幸,所以她厭惡卻也嫉妒著方芳。
「再見。」方芳微笑著說,轉身離開。
目送方芳快樂的跟在父母親身邊離開,林茵眼神中的羨慕被嫉妒所取代。
「如果我的爸爸媽媽和方芳的爸爸媽媽一樣就好了……」林茵表情平板的低語,語氣充滿了惡意:「如果她們家也陷入不幸,說不定會很有趣。」
如此說道,林茵走出校門往自家方向走去。
逐漸暗下的天空,人來人往的熱鬧街道。
薇兒在咎的陪伴下,走在人群之中。一身黑色蕾絲的哥德式洋裝和長長微鬈的黑色及腰髮,搭上那精緻小巧的臉蛋搶眼的令周遭走過的路人頻頻回望著,那柔和的赤色眼眸帶著淺淺的笑意看著經過她身邊的每一個人,有著娃娃臉的咎一身黑色的執事服搶眼的很,同樣受到很多女性的注目。
當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平凡女孩走過,那帶有深深嫉妒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之後,薇兒就知道她找到可能的目標了。
「找.到.了。」薇兒輕輕的說,勾起了微笑。
「嗯?」
「走囉!」薇兒笑著,握住咎的手把他往後拖跟上剛剛的女高中生。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尾隨,林茵慢慢的走著,越接近自己家,她就走的越慢。
說實話,她並不想回家。她不想一開門又聽到不變的爭吵內容或是一片死寂的沉默,但她也不想去方芳的家,看著她們一家和樂融融的樣子只會把自己給悶死。而且她也不想去招人嫌,撇開方芳不說,其實方芳的父母對於她上門拜訪並不是很樂意,畢竟自己家庭問題複雜,這樣的自己會不會給方芳帶來負面影響是他們所擔心的。
濃厚的嫉妒感充斥在她心中,讓她不由得抓緊了書包肩帶。好嫉妒,好嫉妒——嫉妒的讓她好想好想毀掉她所嫉妒的一切。
完全沉浸於自己心中嫉妒的她並沒有注意到身後尾隨她已久的兩人,更不會知道其中的女孩看著她時露出了多麼詭異且可怕的笑容。
當她推開自己家的門,意外的是今天非常的安靜,看樣子向來爭吵不斷的父母並不在家,她深深的呼了口氣走了進去關上門。雖然沒有爭吵,但是沉默的近乎死寂的感覺仍是讓她感到快窒息的難過。
「洛雪芽、柳凌心、方芳……我真的好忌妒妳們。」輕輕的低語,林茵的眼中充滿了嫉妒和黑暗。
門外薇兒滿意的笑著,將垂落胸前的頭髮撥到背後:「看樣子就是那個女生了。」
咎語氣不同意的看了薇兒一眼說:「是嗎?我倒覺得那女孩不像。」
「你看人的目光,我早就已經放棄了。」薇兒冷冷的說,赤眼鄙視的睨了咎一眼轉身離開。
「妳這什麼意思?喂!給我說清楚啊!」咎氣的叫道,馬上跟上。
分類:藝文

偶而撰寫故事,懶散度日最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