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聖歌】給嫉妒者的輓歌-之二:過於智慧之罪

下午,未雅市立高中,二年一班教室。今天是公佈段考成績的日子,班上一片緊張的沉默。
而當各科老師將考卷一一發回之後,不意外的全班第一名又是洛雪芽。看看一臉謙虛的洛雪芽又看看自己手中紅通通一片的考卷,林茵眼神嫉妒的看著被其他同學圍繞的洛雪芽。注意到林茵的眼神,洛雪芽只是禮貌的笑笑不多加理會,但是那樣的微笑看在林茵的眼中卻變成了嘲笑。
她是在嘲笑我嗎?如此心想,林茵的眼神暗了。濃重的嫉妒感伴隨著點點的憤怒,讓她不由得抓皺了手中的考卷。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才坐下,方芳就湊了過來。
「茵,妳考的怎麼樣?我考砸了。」方芳無奈的吐了吐舌,很俏皮的樣子讓林茵感到很煩。
林茵冷冷的看了方芳一眼,然後順手將考卷收進書包裡:「考砸就考砸了,跟我說做什麼?」
「茵,對不起啦,不要生氣嘛。」心想自己約莫又戳到林茵痛處,方芳一臉歉意的看著林茵:「要不要一起去跟洛雪芽她們討論一下考題錯在哪?」
「我為什麼一定要去找洛雪芽她們討論?要去妳自己去就好了。」林茵語氣不滿的說道,瞪著方芳。
被林茵這一瞪的方芳突然覺得有點委屈,實在不明白自己只是好心為什麼要被人這樣瞪。
「茵不去的話那我自己去囉。」丟下這句話後,方芳直接就往洛雪芽那邊湊過去。
看著一臉謙虛笑容的洛雪芽熱心的針對同學們的問題一一解答,林茵的心裡五味雜陳,她又羨慕又嫉妒,怎麼也拉不下臉湊過去。
真想把她的頭剖開來看看到底裝了些什麼?懷著這樣的念頭,深埋在林茵心中深藍色的花苞隱隱綻放了。
放學之後,心知這成績要是給自家媽媽和爸爸看見了會有怎樣的反應,林茵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真不想回家。」林茵沉重的低語。
她可以預見到當她把成績單拿給父母看時,他們會有怎樣的反應。爸爸一定會搖頭嘆氣吧,而媽媽大概會以尖銳嗓音數落她,拼命的怪她平常都不用功之類的——他們也就只有在這件事情上是站在同一邊的。
然後,一定會再補上一句:『妳為什麼不跟同班第一名的洛雪芽多學學,看看人家為什麼每次都考第一名?』
想到這裡,林茵的心就有如將窒息般的沉痛。
為什麼總是要拿別人和自己比較?為什麼總是要拿她腦袋不靈光這點做文章罵她?為什麼就不能有一次是不數落她的?
也因為這樣,她嫉妒洛雪芽。她嫉妒洛雪芽因為好成績而獲得的殊榮,嫉妒洛雪芽因為好成績而深受同學崇敬——嫉妒的想扒開她的腦袋看看。看看那隱藏在髮下頭殼下那腦袋是長成什麼樣子,為什麼能讓洛雪芽維持那麼好的成績?
『想,就去做吧!』驀然的,一個聲音自她心中響起。
那一瞬間,林茵勾起了極冷的笑:「沒錯,想做就去做。」
說完,她毅然的轉了方向朝洛雪芽上補習班的地方走去。
夜晚,薇兒和咎的住處。
在吃過晚餐之後,薇兒靜靜的坐在貴妃椅上,相當優雅的端著瓷杯喝茶。
咎好奇的看著一臉悠閒的薇兒:「那天之後都過一個禮拜了,妳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啊?薇兒?」
「我在等呀。」薇兒一副看笨蛋的表情看著咎。
「等什麼?」
「當然是等花開呀!」薇兒一臉受不了的放下茶杯,沒好氣的看著咎說道:「花沒開,我折也沒意思,再說,隨便輕舉妄動讓那些魔女獵人和天上那群長翅膀的發覺,我的努力就白費了!」
「……喔。」咎順手為薇兒的茶杯裡注入新的茶:「那要等多久?」
「應該不會等太久才是……那女孩的嫉妒之花,差不多就要開了。」如此說道,薇兒的笑容增添了幾分詭異:「那麼,快點動手吧。」
陰暗的公園中,剛從補習班下課的洛雪芽獨自一人快步走著。因為不想在外面走太久而抄小路的她完全不知道,從她踏入公園的那一瞬間起就注定她永遠回不了家了。
一陣風陰森森的刮過,讓洛雪芽狠狠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並有著非常不好的預感。
「……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啊?」洛雪芽不安的低語。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竄了出來,讓她嚇的叫了出來。
那竄出來的不是別人,而是一臉陰沉的林茵。見是自己的同學,洛雪芽鬆了口氣抱怨的看著林茵說:「原來是妳,害我嚇了一跳!」
「……」林茵沒有說話,一雙眼空洞無神的看著洛雪芽。
還不知道即將大難臨頭,洛雪芽眼神關心的看著林茵:「這時間妳怎麼會在這裡?林茵同學?」
「我好嫉妒妳。」
沒頭沒腦的一句,讓洛雪芽熊熊反應不來愣住了。
「吶,洛雪芽,告訴我,為什麼妳那麼聰明?」如此問道,林茵的眼神和表情開始詭異了起來。
洛雪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毛骨悚然的恐懼讓她漸漸的向後方退去。直覺告訴她,她必須快逃,但她的腳卻動彈不得。
「我好想知道喔,所以……」林茵勾起了冰冷而扭曲的笑,自口袋中拿出了一把亮晃晃的瑞士刀:「讓我剖開妳的腦袋看看好嗎?」
「啊……啊啊……」洛雪芽說不出話來,雙腳這才恢復了正常。
她馬上頭也不回的跑,企圖跑回大街上去,但這公園卻像是完全沒有盡頭一般,不管她怎麼跑都跑不出公園,而林茵就有如陰魂般尾隨在後。
極度驚嚇恐懼讓洛雪芽簡直要被逼瘋了,一個不留神被絆倒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她艱難的爬了起來,一抬頭就看到了林茵手上的瑞士刀毫不留情的往她眼睛捅下。
淒厲的慘叫伴隨著血花飛濺,洛雪芽捂著被捅的左眼在地上打滾慘叫著。
看著有蠕蟲一般痛的在地上打滾的洛雪芽,看著她那單眼留下血淚的痛苦猙獰表情,林茵的心中就有著說不出的痛快感。
優等生又怎樣?被這樣刺傷了還不是得像蟲一樣狼狽的在地上滾在地上哀嚎?
「痛苦吧?很快的就不痛苦了唷。」林茵如同孩子般天真的笑著說,但那笑容卻是冷冷的不帶任何的笑意。
她蒼白的臉頰上沾著點點鮮紅看著洛雪芽,伸手按住了並跨坐在仍打算逃的洛雪芽身上。
「不……不要……林、林茵同……啊啊啊啊啊——!」
求饒的話沒能說完,洛雪芽再次發出了慘叫聲,因為林茵手中的瑞士刀深深的刺入她的右肩中,充滿驚恐痛苦的雙眼瞠的老大,倒映出林茵那著了魔似的殘忍笑容。
殷紅染紅了林茵和洛雪芽身上潔白的制服上衣,也染紅了林茵的雙眼。
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充滿怨念的字句在她耳邊迴響,讓林茵握緊了瑞士刀抽出然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洛雪芽淒厲尖叫,刀子這次沒入了她的肩膀。
「乖乖不要動唷,洛雪芽。」林茵如同哄孩子般的說,手中的刀子抽了出來。
「嗚嗚嗚……住……住手……我、我……啊……我不……想死……嗚嗚嗚嗚嗚……」
洛雪芽恐懼痛苦的哀求著,流著血淚臉白的嚇人。
「不行唷……住手的話,人家就不知道妳的腦袋長怎樣了耶。」林茵一臉天真可愛的說,笑得非常陰冷。
她再次舉起了瑞士刀,臉上毫無心軟之意。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洛雪芽淒厲的慘叫聲再次響起。
一刀又是一刀,伴隨著物體被刺的聲響和飛濺血花,刺目的鮮紅和血味讓林茵越加興奮,刀更是用力的落下,就像是要發洩長久以來因自卑而忍受一切嫉妒一切的鬱悶般,直到洛雪芽的慘叫聲自尖銳到微弱最後停止,身體激烈抽搐趨向停止,月光下那瞠大的雙眼失去了焦距,無神的倒映著林茵恐怖的笑容。
看著失去了生命的殘破軀殼,林茵非但不害怕反而有些失望的說:「唉呀?這樣死掉了嗎?也好……讓我看看妳的腦袋裡有什麼吧?」
說完,林茵毫不畏懼的抓起洛雪芽的頭,刀子狠狠的插入太陽穴中轉了一圈就將頭髮和頭皮給俐落的剝了下來,她用力的敲開了頭蓋骨,白花花的腦子混著些鮮紅就這樣曝露在空氣和月光下。
「什麼嘛?跟豆腐一樣一點也不特別……」林茵更加失望的說,放開了手。
洛雪芽殘破的屍身就這樣倒在地上,白花花的腦漿就這樣灑了一地,紅白交雜的怵目驚心。
「真失望,所以聰明的人腦袋也不怎麼樣嘛!」如此說著,林茵拍拍裙角站了起來:「但還是好讓人嫉妒喔……腦袋不怎麼樣卻是那麼的聰明。」
她看了地上的屍骸一眼,轉身消失在陰暗中。
翌日清晨。
薇兒看著手中的早報,勾起了笑。
「……看來花開始在綻放了呢。」
咎聽了,好奇的看了一眼早報後驚訝的看著薇兒說:「薇兒,這難道是……」
薇兒連忙出聲打斷撇了咎一眼,將視線轉回報紙上:「噓!知道就好,不用說出來。」
報紙上頭條報導大大的寫著:補習班女學生夜歸遇刺身亡,死狀淒慘!
看著報導附的被害人相片,薇兒低如耳語的說:「再兩次……代表嫉妒的罪之花就能折下了。」
同時間,林茵家中。
林茵一臉驚愕的看著報紙。
「洛、洛雪芽?怎麼會!?」她一直以為昨晚的事情只是一場夢。
在夢中,她痛快的捅了洛雪芽好幾刀並剖開了她的腦袋。她一直以為那只是場夢,一場過於真實的夢——但是現在,洛雪芽是真的死了。
是被她殺死的嗎?可是她的制服並沒有沾上血跡啊?
「死了……真、真的死了?怎麼辦?」林茵害怕的低語。
就在這時,那個聲音再度自她心中響起:『死了就死了!有什麼好怕的?再說妳該嫉妒她的!』
「我該嫉妒她?為什麼?」
『因為她已經從這殘酷的世界解脫啦!』
聽了這話,林茵明白了,同時嫉妒了起來。
「對耶!她死掉了。以後再也不用為了成績好不好而傷腦筋了,真討厭!真讓人嫉妒呢!」
說完這一句,隱藏在她心中的花已微微的綻放開來。
分類:藝文

偶而撰寫故事,懶散度日最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