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聖歌】給嫉妒者的輓歌-之三:誘因

未雅市立高中,一年一班。
班上瀰漫著淡淡的哀傷,平時和洛雪芽交情不錯的一位女同學在洛雪芽的座位上放上了百合花束。
看著那放了花束的課桌椅和圍在那座位邊表情悲傷的同學們,林茵表情平淡但眼神中充滿著嫉妒。果然洛雪芽這個人即使死了還是會讓自己感到嫉妒,不想繼續的為死去的人嫉妒下去,她拿起書包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走廊外,幾乎每個同學都在為洛雪芽的事在竊竊私語著,讓整個校園充滿了低迷和懼怕的氛圍,就怕下一秒會再發生什麼慘案般,林茵強裝不在乎的一路往導師室走去,打算早退的她向導師請了假之後走出了校門。
校門外來來往往的行人如川流般不息,路邊的電器行擺放著的電視正播送著有關洛雪芽被殺的兇殺案調查消息。走在人群之中,林茵的心暫時不再為嫉妒而煩悶,她走向熱鬧的地方並沒有急著回家的打算,或者該說她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回家。當她走到一家精品店門口時和一個從店裡跑出來的女孩撞個正著,女孩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好痛喔。」女孩皺著眉,站了起來拍拍手又拍拍裙襬看向林茵。
看著眼前的女孩,林茵不免打心底嫉妒起女孩那不符年齡的精緻美貌。
長長微鬈的黑色及腰長髮,水汪汪、如同紅寶石般美麗的緋色眼,小巧的臉蛋——跟她比起來,其他美麗的女性都顯得粗糙起來,看著看著,林茵的嫉妒心不免的冒了出來眼睛死死的瞪著女孩,眼前的女孩讓她聯想到了先前羞辱自己的柳凌心。
「大姐姐對不起喔!」女孩語氣帶著歉意的說,赤色的眼眸卻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沒關係。」林茵只丟下這一句,便迅速的走過女孩的身邊。
等林茵走遠之後,從店裡追出來的咎看看薇兒關心的問:「妳還好吧?薇兒。」
「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薇兒滿意的笑著,看著已經遠去的林茵:「只要多加把勁很快就能折花了呢。」
「……是嗎?」
回想著剛才女孩的美貌連帶的想起了柳凌心,想起了那個女人三番兩次給予自己的羞辱,林茵的臉色越發陰沉起來。
為什麼世上要有美醜之分?為什麼美麗的人總是能擁有那麼多的喜愛與注目?而長的平凡或醜陋的人就要受到侮辱被他人所嘲弄?
沉溺於自己的負面思緒中,林茵最後還是走上了回家的路。當她拿出鑰匙準備打開家門時,裡面傳來了非常大聲的物品破碎的聲響。
林茵握著鑰匙的手停頓了下來。裡面隱約傳出的爭執聲讓林茵聞之卻步就怕自己一進門就會遭遇責難,就在這時從門後傳來了門鎖打開的聲音,為了避免被撞到林茵馬上往後退開來,只見面帶怒容的中年男子憤憤的走了出來,差一點迎面撞上林茵。
「呃?」中年男子錯愕的瞠大眼瞪著一臉驚嚇的林茵。
「……爸。」
「妳怎麼會這時間在這裡?」中年男子冷冷的問,語氣充滿了憤怒和疑問。
林茵還來不及回答,追著男子走出來的女性看到林茵時也微微愣了然後換上了怒容。
「這時間妳不是應該在學校嗎?茵,難道說妳翹課了?」
面對父母親質問似的句子,林茵吞吞吐吐的回道,聲音越來越小聲:「沒有,我沒有翹課,我只是身體不太舒服……」
看著林茵吞吞吐吐的怯弱模樣,林茵的父母只覺得火氣急速的往上竄升。
「夠了!妳這小媳婦樣是要給誰看?快點給我進去!」林媽媽生氣的尖聲叫道,伸手將林茵用力的拉進了屋內:「真是讓我感到丟臉啊!」
腳步踉蹌的進入了屋內,林茵的心為了自己媽媽的話而感到一陣刺痛但她什麼話也不敢說,因為說了會被當成是在頂嘴,只會讓他們罵自己罵得更凶罷了。
「看看妳生的女兒!外表不突出就算了,連個性和學習能力都沒有一件能搬上檯面的!」跟著進來的林爸爸怒氣騰騰的數落道:「茵,不是爸要這樣說妳,就算學習能力不好,個性不好也就罷了,好歹也稍微裝扮下自己啊!」
「我……」聽了這話的林茵很想說什麼反駁卻只覺得喉嚨像是堵著什麼東西,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生的女兒?那她就不是你女兒嗎?她會這樣有一半是像到你啊!」林媽媽憤怒大叫道,因極度憤怒而睜圓的雙眼死死的瞪著林爸爸。
「意思是我的錯了?怎麼不說說妳自己是怎麼教女兒的?」
「你還好意思把責任全推給我?教育女兒就都我一個人的責任嗎?」
眼見自己的父母再次爭吵起來,感到難受的想死的林茵快速衝進自己的房間鎖上門。唯有在自己小小的房間中,她可以不管自己的父母對自己的任何責難,不用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眼光和忽視,雖然小小的房門擋不住外面的爭吵聲,但至少裡她可以好好的流淚。
為什麼呢?為什麼要爭吵?為什麼要拿她的一切來當作攻擊的利器呢?傷她的心就能夠舒坦嗎?她就不想要自己是個能夠上的了檯面的優秀女孩嗎?
長的平凡是她的錯嗎?成績差是她的錯嗎?為什麼要這樣唸她?名為家人唸做仇人,彼此傷害就為了看到對方比自己悽慘比自己難堪,只要讓自己的心獲得一時的勝利感,如何傷人都無妨是嗎?
無聲的淚水滑落,林茵的心正在淌著鮮血,語言的傷害是如此的可怕,而來自親人的言語傷害,比起任何的言語傷害來的更為沉重且沉痛。
「為什麼……就不能認同我的努力?」如此低語著,林茵的眼變得黯淡。
驀然的,她想起了今天撞到的那個美麗女孩,那樣精緻美麗的容貌是自己所沒有的,如果自己也像那女孩那般美麗就好了呢?然後,她想起了先前羞辱過自己的柳凌心,同樣美麗的她,即使成績不好也受到很多人的喜愛……明明個性差勁的可以,但看在她美麗的外表上他人仍是喜愛著她。
「……真想狠狠的割花那張臉。」如此說著,林茵緊抓著自己手臂的十指用力的掐緊了自己。
唯有身體上痛苦的痛楚才能暫時轉移心靈上的痛楚。
窗外,坐在樹枝幹上看著窗內緊抓著自己手臂狠狠流淚的林茵,薇兒眼中不掩飾的渴望讓她看起來有著不同於自己年齡的妖異美豔,臉上帶著不耐。
「快一點啊,快一點啊,我已經快等的不耐煩了呢。」
對她來說能越快折下罪惡之花越好,林茵心中嫉妒她人的情感雖然成長得很快但她心中的花卻開的非常的緩慢,這樣下去鐵定會再盛開前就被天使們所發現的。為此她故意接觸林茵,讓她為了自己的美貌而產生嫉妒也很巧的讓她回家後碰上了父母爭吵的場面。
「快點啊快點吧!去殺了妳所嫉妒的人們吧……」薇兒輕輕的說著,緋紅色的眼閃著詭譎的光芒:「想做就去做啊,有什麼好猶豫的?妳想要的美貌自己沒有,那就毀了其他人的啊。還猶豫什麼呢?」
只見房內的林茵慢慢放下抱著自己頭的手,流著淚的眼變得黯淡而無神。
「想,就去做吧!」薇兒殘忍的笑著。
如果林茵仍是猶豫不決,那她就用自己魔女的力量去誘導她吧。
眼看著林茵就要行動時,咎的聲音宏亮的響起:「喂!薇兒,妳怎麼在樹上啊!?太危險了快下來!」
那聲音之大嚇的薇兒一個重心不穩從樹上栽下來,然後被狠狠嚇到的咎給接住。
「妳……」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薇兒狠狠的一拳招呼在他鼻子,痛的他放下了薇兒摀住鼻子:「發什麼神經啊妳!」
「你還敢說啊?笨狗!被你這樣一干擾本來能成的事又被推遲了啊!」薇兒冷冷的說,睨了咎一眼。
「我又怎麼了啊?!」怒的叫道,咎瞪著薇兒。
「我現在不想跟笨狗說話!」冷冷的丟下這句話,薇兒怒氣沖沖的轉頭離開。
剛被中斷的魔力造成了薇兒體內的反噬,當下最緊急的是她必須快點回藏身處去,以免得她對一個女孩使用魔女力量的訊息洩漏了出去。
「喂!薇兒!妳給我站住!」咎怒叫著,追了上去。
睜開了雙眼,刺入眼中的是明亮的陽光。從地上坐了起來,林茵只覺得自己的頭很痛,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我怎麼會睡在地上啊?」她疑惑的低語,然後扶著一邊的椅子站了起來。
時鐘的時針對準了數字九,顯示了現在的時間。對於自己會睡到這麼晚,林茵感到訝異並慶幸今天是假日,不然鐵定會讓迎來母親的怒吼,因為假日父母親都不會待在家裡。
拉起窗簾後走到衣櫃前脫下身上的制服隨意換上了一套簡單休閒的洋裝,林茵隨手拿起了放在一旁櫃子上的梳子梳了下亂糟糟的頭髮後走出了房間。
靜悄悄的,沒有任何的聲響,就如同林茵所想的他們都不在。
也是的呢,誰還願意待在這個連假象都無法維持的家呢?林茵嘲諷的心想。
但即使如此,她心裡某處卻還是希望著父母會是在家的,如此一來就不會感到空蕩蕩的孤獨感。搖搖頭晃去了心中的孤獨感,不想一個人待在空曠家中的林茵拿上了自己的鑰匙離開了自己的家。
人來人往的假日街頭。走在人群中的林茵陰沉著臉,只覺得心情奇差無比,只因為四周的嘻笑和熱鬧都讓她感到莫名的嫉妒,明明過去的自己並不會對這樣的氣氛感到嫉妒的,但從最近開始她卻連一點點的小事都會感覺到嫉妒,就好像世上所有的一切都美好到讓她只能嫉妒著那一切。
默默的停下了腳步,林茵看向了一旁的櫥窗,櫥窗裡映照著的是她平凡的臉孔,而那張臉現在正因為她的壞心情而顯得更加得難看。
「……真難看。」默默的對自己這樣說,林茵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
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上了自己那張臉,這張臉……如果這張臉再好看一點就好了。她是真的拿這張臉沒辦法,偏黃暗沉的膚色,不立體的五官,笑起來不好看板著又毫無特色。如果這張臉好看一點,至少父母就不會老是嫌她長得不好看了。
想到了這裡,林茵想起了柳凌心。雪白的膚色,立體的五官,一雙晶亮杏眼像是會說話般美麗,不管是哭是笑都那樣的吸引著他人,那樣的美麗,美麗的令人感到嫉妒。就因為擁有著美麗的外貌,即使心地不如外表般美麗卻仍是讓他人關注著環繞著她。
就在這時,柳凌心的聲音響起帶著明顯的嘲弄意味:「哎呀?這不是林茵嗎?怎麼一個人?」
回過神來的林茵順著聲音方向看去,穿著粉紅色洋裝明顯妝扮過的柳凌心就站在那,身邊簇擁著兩三個和她同年的少年少女。
「那是誰啊?」其中一名少年好奇的詢問,打量著林茵。
只見柳凌心看看身邊的少年少女,隨後眼神閃著惡意的看向林茵後說到:「她叫林茵,是我學校的學妹。」
這話一出,其中一名少女一臉不敢相信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林茵。「這妳學妹?長的也太普通了吧?」
另一名少年語帶嘲諷的惡意笑容看著林茵說:「這已經不是普通而已了吧?根本就是女鬼了好嘛!」
其他人聽了都笑了起來。被這話刺激的林茵沉下了臉只想著快點離開這裡,但是她才移動腳步卻被說她是女鬼的少年給擋下腳步。
「怎麼?生氣了啊?醜女也敢生氣喔?真是笑死人了!」
聽了少年的話,林茵抬眼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那一眼竟讓少年不寒而慄。
「好了好了!別欺負她了。」柳凌心假好心的跳出來打圓場,一雙眼帶著濃濃惡意看向林茵問:「林茵是一個人出來嗎?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逛街?」
林茵聽了還沒先出聲拒絕就聽到柳凌心身邊的女孩厭惡的叫嚷道:「咦?不要啦!讓個醜女跟著多無聊啊!」
「是啊是啊!太殺風景了啦!」
聽著看著眼前的人七嘴八舌的樣子,林茵只覺得心越來越冷了,同時對於柳凌心的嫉妒也越加深厚。美麗的花朵啊,身邊永遠都簇擁著一群綠葉襯托著美貌,而這些綠葉不管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都是那樣的對美麗的花朵如此奉承,並為了討好對方歡心而去傷害對方所討厭所輕視的他人。
如果狠狠毀掉了花朵的美,那這些綠葉還有可能像現在這樣嗎?
想到這,林茵笑了。
而眼見面前的林茵居然笑了,還笑得如此令人發毛,柳凌心強忍下心中的不滿和寒顫:「那林茵妳……」
林茵一秒打斷了柳凌心的話,臉上還是那詭異的笑:「我有事。學姐沒別的事的話我先走了。」
柳凌心聽了僵了笑臉,老半天後才回道:「呃,嗯……那就不勉強了,掰掰。」
林茵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頭後往一旁走離開了柳凌心那群人。
蒼白了臉的薇兒病懨懨的躺在床上,緋紅色的眼帶著怒意的瞪著正準備要餵她藥的咎。
一邊將藥進行最後的混合,咎沒好氣的說「別瞪了,現在就算把我瞪穿出洞也無濟於事。」
氣憤咬著牙,薇兒只覺得頭不斷的發昏起來:「你……還敢說!笨狗!」
薇兒只覺得自己真的會被氣死,眼看著就要成功的誘導林茵去殺了自己嫉妒的對象,哪知道眼前的男人居然會跑出來找自己,還出聲喊她害她受到了驚擾,中斷了魔法不說還害她被反噬,現在她大概有三天的時間無法使用大型的魔法了。
「都說了幾次別叫我笨狗?丫頭。」咎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坐到床邊小心的扶起了薇兒並將手中的藥餵給薇兒:「好好休養吧!暫時別想什麼罪惡之花的事情了。」
乖乖喝下藥的薇兒皺起了眉,也只有這種時候她才看起來像個一般的小女孩,看著這樣的薇兒,咎無法明白這樣的小女孩為什麼會是魔女,又為什麼如此執著於尋找罪惡之花。但是就算出口詢問,他也知道眼前的孩子不會乖乖的回答他,只會拐彎抹角的迴避一切問題。
「給。」如此說道,咎將準備好的梅子糖塞到薇兒的手裡。
「……當我小孩子啊?」微微的皺了眉頭,薇兒抱怨的看了咎一眼但還是拆開手中梅子糖的包裝吃下了糖。
「好好休息吧。」
薇兒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咎離開房間,然後閉上眼進入沉沉的睡眠中。
夜晚來臨。
獨自一人遊蕩的林茵看了看手錶,時針指向了十,該回家了呢。但林茵知道那個家裡面沒有人在等她。父母絕對不會在家。林茵很肯定這一點。不想回家卻又無處可去的林茵在迎面看到了前方走來的人時,雙眼整個暗了下來。
是柳凌心,而她現在是獨自一人。
「真巧啊,林學妹,還不回家嗎?」柳凌心故作關心的問,眼睛帶著諷刺的看著林茵:「這麼晚了,妳家的人會擔心吧?」
柳凌心的話讓林茵的心狠狠一刺,感到狼狽且難堪。
「不用學姊操心。」林茵冷冷的回道。
林茵的語氣成功的挑起了柳凌心的不悅,眼見四周沒人她很乾脆的拋開平常慣用的形象,用非常嘲諷且高傲的語氣說:「少用那種語氣對我說話,醜女。」
看著因為四下沒人就露出真面目的柳凌心,林茵沒甚麼表情只是看著柳凌心那張美麗的臉因為她所顯露的真正個性變的扭曲。
「人長得醜就算了,語氣好歹客氣點吧?妳啊!沒臉蛋就算了,連個性都沒有……難怪妳父母親都不喜歡妳。」冷笑著對林茵評頭論足,柳凌心伸出手指在林茵的額頭上不客氣的戳了戳:「我要是妳啊,早就去死了,哪還會賴活在世上。」
「……要妳管。」林茵整張臉明顯沉了,柳凌心的話激怒了她。
長的醜沒個性到底是妨礙到誰?這樣說話傷人就那麼痛快?雙眼直直的瞪著柳凌心,林茵瞪著那張就算扭曲卻依舊美麗的臉。她好想狠狠的把那張臉千刀萬剮,好想看柳凌心在她那張美麗的臉受損時會如何的崩潰。
『想,就做吧。』心中的聲音這樣告訴她。
但是,現在還不行。林茵對自己這樣說。
還不行,這裡還有別人在,她不能夠貿然的下手,必須要好好計畫才行。
如此心想,林茵笑了。
而眼見林茵笑了,柳凌心又毛了。為什麼眼前的女孩還能笑得出來?而且還笑得令她發毛?
「笑什麼笑啊!?醜女!」柳凌心又驚又怒的退了一步。
「醜又如何?妳現在也美不到哪去啊,學姐。」林茵笑咪咪的回道,雙眼沒有笑意。
柳凌心聽了才想說什麼卻讓手機的聲音所打斷,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後忿忿的瞪了林茵一眼。
「妳等著,我一定會要妳好看。」匆匆的丟下這句話,柳凌心快步離開了。
轉過身目送柳凌心離開,林茵只是淡淡的說:「還不知道是誰會讓誰好看呢。」
沉沉睡著的薇兒猛的睜開了雙眼,緋紅色的眼中帶著笑。
「開始行動了嗎?」她低語,然後坐起身。
嫉妒的能量正在急速的成長,讓薇兒即使是在深沉的睡夢中仍能感受並被驚醒。
最遲明天就會動手了。薇兒如此肯定的笑了。
為此,薇兒不免祈禱了起來:「快一點吧,快一點吧!快讓嫉妒的花朵能夠快快的綻放開來。」
花能越快開越好,她已經等了很久了。
分類:藝文

偶而撰寫故事,懶散度日最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