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聖歌】給嫉妒者的輓歌-之四:生而美麗之罪

實踐了自己所說出的話,柳凌心為林茵帶來了充滿惡意和難堪的校園霸凌生活。
放學打掃時間,剛從外掃區回來的林茵鐵青著一張臉,眼睛死死的看著自己被人用油性筆寫滿了充滿汙辱性文字塗鴉的課桌和堆滿塞滿了垃圾的抽屜、椅子,久久沒有說話。
周圍的同學竊竊私語的看著林茵,有看好戲的有困惑的也有好奇的,就是沒有人同情她就怕跟著遭殃。畢竟如同空氣沒兩樣的林茵會被這樣惡整欺負,一定是她自己得罪了誰才會被這樣惡整。同學們是這樣認為的,為求自保誰也不願意伸出援手幫忙。
尾隨在後回來的方芳看到時也愣了,整個相當氣憤的說道:「是誰這麼過份啊!」
默默的握緊拳頭又鬆開,林茵一句話也沒說就走到教室後方拿起打掃用具先整理抽屜和椅子,方芳本來想過去幫忙卻被其他同學給拉了開來。
「方芳,妳還是別跟她走太近比較好喔。」
「為什麼?她是我朋友欸!我怎麼可以放她被欺負!」方芳憤憤不平的看著拉開她的女同學。
對於身邊的騷動聽若未聞的林茵只是默默的收拾著她的課桌椅,這讓其他同學更為方芳的自作多情感到不值,更對林茵的觀感差上許多,卻沒想過他們自己那圍觀的行為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另一個女同學見林茵這反應後皺著眉對方芳說道:「方芳妳別傻了,妳當她是朋友,可是她又不當妳是朋友妳管她做什麼?」
女同學的話讓方芳一時的遲疑了,而林茵的心也微微的刺了一下,但也就刺了那麼一下,無法對她的心和情感產生任何的動搖和愧疚感,也許是林茵的心早就已經對人失望了吧?也對人性的善意完全的無法信任。
「可是……」
馬上甩去心中遲疑的方芳生氣的看著對方,還沒能說什麼就被另外幾個要好的朋友拉走,說是國文老師有事情找她便半拖半拉的帶離教室。默默的收拾玩自己的課桌後林茵才離開教室,打算去找老師借去光水,哪知道一出教室門就被人從旁潑了一身的水。
「啊!不好意思喔!我沒看到妳走出來。」沒有半絲歉意的聲音響起。
林茵看了過去,手上拿著還滴著水的水桶的男同學臉上帶著惡意的笑容,而走廊上的同學有的訕笑,有的指指點點的,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跳出來幫忙。就是那個醜女欺負學姊的。長的那麼醜還敢欺負別人?長的醜就算了原來她的心地也那麼醜啊?細碎的閒言閒語不時的傳進了林茵耳中。原來只要是長相美麗的人,不,只要長的好看點的人搶先說出不利對方的謊話,一但被相信了就會遭到這樣的對待——林茵的眼神越來越死臉色越來越青,但她仍舊一句話也沒有說朝著導師辦公室走去。
一身狼狽的林茵引起了部分導師的關注,這讓林茵感到有些難堪,但是為了弄掉課桌上的文字她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進去,班導師制式的關心讓林茵無意與導師多說什麼,只是拿了去光水就走出了導師辦公室。
走廊上已經沒多少學生了,心想注目著自己慘狀的目光少了許多,林茵不免鬆了口氣。
已經是第幾天了呢?從那晚不歡而散之後,自己的校園生活從如同空氣般無存在,變成了現在這樣飽受各種攻擊性侮辱的折磨霸凌,她沒有向師長求救也沒有對任何人求救,因為沒有任何的意義。
也許會有人自以為是的伸出援手,但那又代表什麼?她一點也不想變成他人達成做了好事而得到優越感的道具,但她卻不知道這樣扭曲的想法總有一天會為自己帶來毀滅,連嘗試都沒有嘗試就這樣認定了,要有多悽慘的遭遇才會這樣的不信任他人呢?對於自己這樣的問題,林茵不懂也不願意搞懂。
自己身上所發生的這一切不需要多想她也知道是柳凌心幹的好事,因為一介醜女的自己惹她心裡不痛快。當然這一切不需要她親自動手就會有人自告奮勇的替她動手,在長相漂亮的優勢下只要先裝出被誰欺負了的樣子,自然就會有人自以為是的出頭。對於這點,林茵心中憤怒之餘還有一絲的嫉妒。好想現在就去找柳凌心,好想狠狠的割花她那張引以為傲的美麗臉孔,但還不行,還不是下手的時候。她這樣告訴自己。
回到已經空無一人的教室,看到自己的桌椅又被弄得一蹋糊塗,林茵握緊手中的去光水並深深的吸了口氣穩定自己的心情走了過去,反正自己早回家晚回家都沒關係,還是快點整理吧。
但她才剛捲起自己的袖子,身後就響起了柳凌心充滿惡意的聲音笑著說:「還真是狼狽啊,妳說是吧?學妹。」
林茵聽了沒有理會只是動手收拾課桌,她現在懶得理會明顯就是來挑釁的柳凌心,但這舉動卻讓對方相當的不高興。
「哎唷!原來妳是個被虐狂啊?是嫌被欺負的還不夠嗎?」柳凌心故作驚訝語氣充滿惡意的笑說著,美麗的臉變得有些扭曲噁心:「喂!醜女,識相點的乖乖向我低頭求我原諒,就不需要這樣吃苦頭了。」
聽了這句話的林茵停下了手看向柳凌心那變的扭曲的臉孔,原本黯淡平靜的眼神在那一瞬間變得渴望和瘋狂,她多想現在就下手,反正現在這間教室除了她和柳凌心外沒別人了,但是--她的理智制止了她,就算要下手也不能在學校。而被林茵那一瞬間的眼神悚了,直覺眼前的人危險的柳凌心不由得倒退了一步,驚魂未定的死瞪著林茵看。那瘋狂且渴望的眼神讓柳凌心覺得自己就像是被獵捕的獵物,只要自己有所動作就會被獵殺,因此柳凌心本能的顫抖了身體完全不敢動彈。
就這樣兩人互瞪許久之後,林茵的眼神恢復原先的黯淡平靜,牛頭不對馬嘴的說道:「學姊,妳真的很漂亮。」
「咦?」
對方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柳凌心腦子一下子轉不過來愣愣的看著林茵,她不懂對方現在說這句話的意思,同時她突然覺得現在的林茵很怪而且很危險,自己似乎招惹了絕對不該招惹的人物。森寒的感覺竄上了柳凌心的背脊,讓她直覺得想馬上遠離林茵,有多遠就多遠。
「所以晚回家的話不太好吧?長的那麼漂亮還是注意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吧。」
聽似好心的勸告聽在柳凌心耳中顯得刺耳且有著威脅的意味,柳凌心雖然感到生氣慌張但畏懼卻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再多說什麼的林茵轉過身去繼續整理自己的課桌椅,而看著她忙碌的背影,柳凌心雖然心裡有不甘但仍是轉頭離開,說什麼她也不想再繼續和這個怪異的女孩共處一室。待柳凌心的腳步聲遠去消失,林茵再一次的停下了手,雙眼再次顯得好奇而瘋狂。
「如果學姊妳失去了引以為傲的美麗,是會瘋掉呢?還是會死掉呢?真好奇呢。」
夜幕已然降臨,躡手躡腳的離開了住處的薇兒打算探一探目前的情況而來到了大街上,一邊走一邊感受著屬於林茵的嫉妒力量準備要去找林茵繼續上次要做的事情時,卻發現林茵準備要動手了。
「真慢呢。」薇兒有些不滿小聲的抱怨著,她真心的覺得這朵嫉妒之花做事真的太慢吞吞了。
想著既然林茵已經要動手了,薇兒才想不然就先回住處省得被咎抓到海罵一頓時,看到前方走來了的人眼前一亮勾起了笑容。
離開學校卻沒有馬上回家的柳凌心一臉不痛快的在市區熱鬧街道上溜搭。明明自己利用了自己的愛慕者們讓那個醜女受到那麼多的侮辱了,為什麼那個醜女卻像是完全沒感覺一般?不,不對!那個醜女才不是沒感覺。回想起林茵那一瞬間讓自己發悚的樣子,柳凌心不由打了個冷顫。
為什麼她會覺得林茵想殺了她?真是詭異的感覺。柳凌心這樣心想。
這時候迎面走來了一個小女孩,柳凌心一眼瞧見這女孩先是驚艷而後妒忌,因為這個女孩小小年紀卻比自己長得還要美麗,可以預見她成長後會出落得更加艷麗,而這小女孩眨巴著赤紅色的眼看著柳凌心,一瞬間的笑容卻令柳凌心的嫉妒全失,感受到了林茵帶給她的毛骨悚然。
「大姊姊妳還好嗎?」小女孩出聲詢問,聲音是那樣的好聽卻讓柳凌心毛到骨子裡。
強忍著想落荒而逃的心情,柳凌心故作鎮定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卻發現小女孩的笑容越來越讓她發毛。
小女孩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但笑容卻令柳凌心感受到了滿滿的惡意:「大姊姊在害怕嗎?為什麼要害怕呢?」
感到莫名其妙卻又害怕的柳凌心只是瞪著小女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真心覺得今天非常的倒楣,連遇到兩個奇怪的人。而小女孩只是笑笑的看著柳凌心,像是非常滿意她的反應。
「薇兒!」遠遠的傳來了成年男性帶著焦急的叫喚聲。
小女孩一聽到這聲音就垮了臉變得非常的不高興,她最後看了柳凌心一眼然後說道:「希望妳能夠成為讓花朵綻放的絕佳養分。」
「什……」柳凌心瞠大眼還來不及對小女孩怒言相向,小女孩就一溜煙的跑走了。
只見小女孩被一個穿著顯眼執事服的男性給攔下,一大一小就這樣爭執了起來,而對這一切感到莫名奇妙而氣悶的柳凌心也不打算上前興師問罪直接扭頭往回家的路走去。
看了看手機,時間顯示晚上七點,心想就要趕不上晚餐時間了,柳凌心直接從一邊陰暗的小巷子走捷徑趕回家,卻不知道這條自己走了上百次的熟悉捷徑會變成自己通往死亡的捷徑。
陰暗的陰暗的,如同往常一般安靜的小巷子,獨自走著的柳凌心卻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了。明明平時只要五分鐘就能走出去的小巷子,而明亮的出口就在前面了但她卻怎麼也走不到,每靠近一步出口就會往後移動好幾步。
「怎麼回事?」柳凌心停下了腳步只覺得一陣毛骨悚然。
為什麼自己會原地踏步般的困在這個自己熟悉不過的小巷子裡,明明出口就在前面了,但她卻像是被什麼無形的力量給阻擋著無法走出去。她盡可能的讓自己冷靜並拿出手機想著要求救但手機居然收不到任何的訊號,這裡並不是荒郊野外而是市區啊!柳凌心對這情況開始感到恐懼了。
一股森冷的寒意陡然竄上了柳凌心的背脊,身後有道銳利且瘋狂的視線正直勾勾的瞪著自己,混身顫抖著的柳凌心不由自主得回頭一看,只見林茵就站在那裡,臉上帶著令自己毛骨悚然的笑容看著自己,而那抹可怕的笑竟讓林茵那平庸的面容看起來是那樣的妖豔且可怕。
「林、林茵?妳怎麼……」
「我,一直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妳喔,學姊。」林茵笑著,語氣充滿了好奇。
面對林茵的問句,柳凌心直覺不想回答只想逃走也真的付諸實現了,但是她用盡吃奶的力氣跑卻仍然無法跑到那光亮的出口。
「為什麼要逃跑呢?學姊,我都還沒問呢。」
林茵的聲音一直柳凌心身後響起,沒命狂奔的柳凌心簡直就要瘋了,恐懼重疊於心理上和體力大量耗損的結果便是她一個絆腳重重的撲倒在地上。手掌和膝蓋上劇烈的撕裂痛無暇顧及,柳凌心撐起身體將手伸向那光亮的出口,那裡人來人往的卻沒有人注意到巷中的異狀。
柳凌心無暇顧及這份異狀,她只想著她要逃!她一定要逃出去,逃出去然後尋求救助,但她才站起來卻被林茵從後方一把抓住了肩膀往後一扳,那力道大的可怕。
「放開我——!」柳凌心發出了淒厲的尖叫,因為恐懼而瞠的非常大的雙眼中倒映著林茵那顯得妖豔且可怕的笑容:「妳這個怪物——!」
她是那樣淒厲的尖叫著,但她的聲音卻沒有引來任何人進入巷中察看。
「是啊,我是個怪物喔。」林茵妖豔的笑著,雙手緊抓住柳凌心不斷掙扎著的雙手:「所以學姊我問妳……」
「不要!我不要!放開我——!」柳凌心失控的尖叫著,腳用力的踹了林茵一腳。
這一腳成功的讓她脫離了林茵的鉗制,柳凌心馬上轉頭拔腿就要跑卻被林茵猛然的撲倒壓制在地板上,她的身體再一次的被扳正,林茵就這樣跨坐在她身上一雙眼銳利且瘋狂的看著她。
「就說了讓我問了嘛,學姊還真心急。」林茵突然天真的笑了起來,就像是對待無理取鬧的小孩般溫柔的看著柳凌心:「嘻嘻嘻,問完了就會放妳走了嘛,有什麼好害怕的?」
柳凌心哪肯乖乖的聽話,已經被嚇的快崩潰的她死命的扭動身軀,但林茵就像是石頭般重重的壓著一動也不動的。
「學姊,如果妳沒了引以為傲的美貌會發瘋嗎?還是會死呢?」林茵微微的笑著,從裙子口袋裡掏出了上次用來刺殺洛雪芽的瑞士刀:「回答我吧,學姊。」
看到那閃著寒光的刀身抵在自己的臉頰邊,柳凌心馬上知道林茵想做什麼了,她停止了掙扎卻止不住身體的顫抖:「妳……妳想殺了我嗎?學、學妹……殺人是犯法的啊!別亂來!」
看著對方恐懼至極的眼神,林茵眼神陰暗了下來勾起了帶點森寒的笑意:「殺了妳嗎?不會喔,不會殺了妳喔。」
知道對方不會殺了自己的柳凌心為此微微的鬆懈了下來,但接下來的發展卻讓她措手不及,像是對等待回答失去了耐性,林茵天真的勾起嘴角扯了笑:「就讓我實際試驗看看吧。」
臉頰上的劇痛讓柳凌心放聲的痛叫起來,因為抵在她頰邊的刀刃深深的切進了肉裡,鮮血染紅了她白皙的臉頰,一下又一下的往下狠切後拔起來,然後是一下又一下的如同雕刻般的切割雕琢著,每一下都讓柳凌心痛的直尖叫,她死命掙扎著卻怎麼也甩不開林茵;明明對方是比自己還嬌小點的女孩,但那力氣居然跟成年男性差不多大,毫不費力就壓制了她所有的掙扎舉動;聲音從求饒到詛咒,但是這些話語都沒能阻止林茵發狠的切割她的臉蛋,最後柳凌心昏死了過去。
但是不夠!還不夠!遠遠不夠!一下又一下伴隨血沫飛濺,看著那美麗的臉被割劃上了血淋淋恐怖的痕跡,林茵的雙眼已經興奮的發紅了,直至那張臉沒地方可下手後才停手。
起身從柳凌心的身上離開,林茵就這樣蹲在一邊看著仍昏迷著的柳凌心,看著那張血淋淋的臉只覺得心裡十分的痛快,美麗又如何?那也不過是給予一定的傷害就能毀壞的事物罷了。
「真好奇呢,學姊妳會瘋掉呢?還是會死掉呢?」
林茵喃喃低語,等了許久之後就見柳凌心被臉上的痛楚痛得再次清醒過來。當柳凌心睜眼就看到林茵蹲在一邊看著她直接崩潰的尖叫著,牽動到臉上一陣劇痛也讓她清楚明白自己被眼前的人給毀了容。
被毀容的驚愕憤怒以及對林茵下手時狠勁的恐懼,竟讓柳凌心就這樣硬生生的發瘋了,她淒厲的尖叫著爬了起來就往小巷出口那邊衝去,而這一次沒有奇怪的力量阻擋她了,林茵也沒有阻止只是冷眼的看著柳凌心衝出去,然後是更加淒厲的慘叫聲和路人的驚呼聲,最後只聽到車子緊急剎車和重重的碰撞聲,林茵的臉上才浮現了得到答案後開心的笑容。
「原來對於外表抱有絕對自信的人被毀容後會發瘋然後死掉啊?」林茵嘻嘻的笑著,轉身迅速離開:「不過她也死掉了呢……肯定還會讓我為她感到嫉妒萬分吧?真討厭。」
當天晚間的新聞播報了某高中三年級的女學生於小巷中被人毀容,因極度驚嚇而發瘋並自撞行駛中公車,不幸身亡的案件。看到這新聞的薇兒勾起了滿意的笑容,因為她知道林茵心中嫉妒之花的花瓣又綻放的更開了,只要再一次就能夠全開了。
「又死人了。」端著一杯熱牛奶走來的咎看到這則新聞後皺起了眉,眼神質問的看著薇兒:「這也跟嫉妒之花有關嗎?」
「誰知道呢?話說回來,我要的藥草茶呢?」薇兒滿不在乎的笑笑,赤紅色的眼望向咎。
對薇兒的反應很是懷疑,咎張了張嘴後還是選擇回答薇兒並將手中的熱牛奶放到薇兒面前:「剛剛才發現藥草茶泡完了,今晚就先忍忍喝牛奶吧,明天我馬上去找鹿野調貨。」
嫌惡的瞪著面前的熱牛奶就像是看到什麼毒物般,薇兒扭過頭一臉任性:「噁!我寧可喝咖啡也不要喝牛奶!」
「小孩子不准挑食!」
分類:藝文

偶而撰寫故事,懶散度日最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