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聖歌】給嫉妒者的輓歌-之五:轉變

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柳凌心的死訊時,林茵已經沒有絲毫的驚訝了,只剩下高漲的嫉妒和一點點的冷然。畢竟是又一個人自這可憎的世界上永遠離去了,這令她感到非常的嫉妒。
「最近的治安真差啊。」難得在家的林爸爸如此評語,看向低下頭默默吃著早餐的林茵:「茵,沒事就別在外面閒晃,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知道嗎?」
「知道了。」乖巧順從的回答,林茵嚥下最後一口早餐後拿起書包站起來:「我去上學了。」
難得今日是在平靜中走出家門,林茵卻發現自己對於這樣的平靜已無任何的感覺,她現在所在乎是其他事情。自從洛雪芽、柳凌心相繼死去之後,她的內心被瘋狂的嫉妒所填滿,不再空洞的內心為之滿足卻也充滿了焦躁,除去了過於智慧的洛雪芽和生來美麗的柳凌心之後,內心得到的這份滿足能夠維持多久呢?林茵想到這,不由的勾起了嘴角。
如果這份滿足開始消退,那麼她會動手填補,即使要殺人……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茵!」充滿朝氣的聲音從林茵身後響起,伴隨著小跑步的聲音。
林茵回過頭看去,方芳帶著大大的笑容跑到她身邊。
看著對方那一副很高興能和自己一起上學的燦爛笑容,林茵的心微微的刺了刺。多好的笑容啊,既天真又燦爛的讓人忍不住想多看上幾眼,自己曾經也有過這樣燦爛的笑容卻已經在那天後遺失,就算想找也找不著了。
令人嫉妒的生厭。這是林茵心中的感想。
「早啊!」沒注意到林茵那一瞬間暗去的雙眼,方芳朝氣蓬勃的笑著說:「我們一起走吧!」
林茵沒有說話,只是冷漠的看了方芳一眼後移動腳步離開。
眼見對方無視於自己存在,方芳見了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追著跟上去,她邊走邊笑著對林茵這樣問:「我們有多久沒有像這樣一起上學了?」
方芳的話其實並沒有任何惡意,她單純只是因為久違的和林茵一起上學而有感而發罷了,但聽在林茵耳中卻覺得刺耳,讓她感到惱怒且不耐煩。
「四年。」看也沒看方芳一眼,林茵語氣突然非常冷淡且不耐煩的說:「說真的,我還真是服了妳的神經大條。」
突如其來的厭惡和不耐煩讓方芳愣了,不由停下了腳步。
「咦?」
「趁現在我就明說了吧!我啊,都已經做的那麼明顯了,還不懂嗎?」同樣停下腳步,林茵轉過身面對方芳用著幾近憎恨的厭惡眼神看著方芳:「妳的那些好朋友們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從來就沒把妳當成朋友,相反的我非常非常的討厭妳!」
方芳傻住了,這才發現自己此刻對於眼前的人抱持了懷疑和畏懼--用著充滿憎恨厭惡的眼神瞪著自己的,真的是自己一直以來當朋友的林茵嗎?
「我討厭妳!討厭死了!」
這句話逼出了方芳心中累積下來的不滿和委屈,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讓林茵這樣的討厭自己,也不懂對方的轉變是何時開始的,但是她明白自己雖然對林茵生氣卻更多的是不希望這段友誼就這樣斷去,只為了第一次相遇那一天所許下的約定。
「茵,妳為什麼會這麼討厭我?我們不是約定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嗎?」
方芳的話刺了林茵的心一下,那一瞬間讓她的理智稍稍的回籠,但那一丁點的理智也在一瞬間被嫉妒再度的吞噬,蒙蔽了自己的雙眼和真正的心思,現在的林茵已經不在在乎那些正向的和真正珍貴的事物了。
「妳忘記了嗎?」
「方芳,妳到底還要天真到什麼時後?」林茵語氣冰冷,表情殘忍並揚起了惡意的笑容:「約定啊一輩子啊什麼的,不過就是自欺欺人的謊話罷了。什麼好朋友?什麼家人?我才不信那種東西!」
正因為清楚知道了自己的家是什麼情況,所以林茵很早以前就已經不相信所謂的親情,也正因為自己家的情況被當時的其他朋友知道,她們對自己明理暗地的諷刺和排擠;即使她心裡某處一直都知道方芳從未變過;從此後她不再相信友情。
不相信親情不相信友情,什麼都不相信的她也漸漸的開始嫉妒起周遭比自己好的事物。也正因為這份嫉妒,對於相當於自己相反存在的方芳,林茵一直抱持著想傷害她卻又想珍惜她的矛盾心情。
對方是自己體認到殘忍事實前認識的最重要的朋友,即使知道她的家庭是什麼德行後也沒有疏遠她甚至比以往更加親近,但是接連下來的現實打擊卻讓她漸漸得不再相信對方。
「茵,我……」
方芳伸出手想抓住林茵的手,試圖再說些什麼卻被林茵退後閃避,就像是被她碰到會沾上什麼髒東西一般的厭惡,這讓方芳心一瞬間的緊縮,感到相當的不快。
「離我遠一點。」冷冷的丟下這一句,林茵自顧自的離開了。
沒有馬上追上去的方芳只是看著林茵遠去的背影,雙手不由得握的死緊,眼中竟閃過一瞬的冷意。毫不自知自己觸動了方芳心中最深的禁忌秘密,林茵此刻只想著接下來自己要如何維持心中這份滿足感。
遠方,將眼前一切盡收眼底的薇兒語氣略為訝異,但笑容卻十足的惡意。
「哎呀呀?似乎會有意外的發展呢。」
「什麼意外的發展啊?」
同樣將剛才的情況看在眼裡,咎一臉疑惑的看著薇兒,他完全看不出來那兩名女學生間有什麼異狀。
眼神鄙視的瞥了一眼咎,懶得多做解釋的薇兒只是攤攤手然後回道:「你看不出來是正常的,總之有戲可看呢。」
柳凌心意外死亡的新聞傳遍了學校,使得校園的氣氛變得更加不安緊張,竊竊私語聲充滿了每一個角落。
身處於這樣緊張不安的氣氛中,林茵全然無感只想著等自己心中這份充滿自己的嫉妒消散後要做些什麼,全然未覺方芳正用一種堪稱詭異的眼神直盯著自己瞧。
方芳無自覺得囓咬著自己的指甲,腦子裡轉的全是林茵最近的變化。
自從洛雪芽死亡之後,林茵雖然還是和先前一樣孤僻,但總有一些小地方漸漸的產生了變化,但是怎樣的變化卻讓方芳說不上來,而之後的柳凌心學姊所引起的針對林茵的校園霸凌,自己努力的想幫助林茵卻因為一時的遲疑而錯失了幫助的機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茵被人欺負著,眼神越來越陰暗越來越沉默。
想到這裡,方芳停止了囓咬指甲的動作。
束手無策的無力感讓她覺得林茵離自己越來越遙遠,遠得就像是有天林茵會突然消失不見一般。然而今天早上,她看到了柳凌心死亡的新聞,本想著這個造成林茵被霸凌的元兇死了還為林茵高興,想著自己接下來只要像以前一樣笑著對她搭話示好就沒問題了,卻沒想到對方居然直言討厭自己,更惡意的嘲笑她甚至把她們小時候的約定當作笑話。
明明自己才是從頭到尾一直在林茵身邊的人,知曉她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並一直想做為她支柱關心著陪伴著她,就算她不領情也沒關係,但是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不能明白甚至感到生氣,對方越來越不像自己記憶中的她甚至想擺脫自己,她怎麼能夠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樣的妳,不是我想要的茵。」
如果眼中的人不是自己想要的樣子,那麼她就來把她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吧。
「妳別想擺脫我,別想。」近乎無聲的低語,方芳的眼神多了份病態的慾望。
雙方的轉變自今日做為起始,為未來添加了一點點變因。
一個星期過後,一如先前的在學校中被林茵甩開,方芳陰沉著臉在走廊上走著,迎面就遇上了同班和自己友好的女同學。
「小芳,妳又在找林茵了嗎?」
「嗯,妳有看到茵嗎?」方芳悶悶的問,看著對方。
沒有回答方芳的問題,女學生好奇的反問:「我說小芳,林茵那麼討厭妳,妳為什麼要這樣纏著她?」
這一個星期來,方芳的反常行為讓同班的同學們都感到錯愕和疑惑,林茵不喜歡方芳大夥都知道,但方芳卻近乎死纏的纏著林茵,就算被對方用難聽話問候都不見任何退卻的意思在。
「因為茵是我的朋友。」
「但是她並沒有當妳是朋友,小芳。」
這句話讓方芳不滿的才想出聲反駁,就見女學生身後,林茵遠遠的看到她後一臉厭惡的轉頭就跑。
「啊!茵!等等!」方芳叫道,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不知道是第幾次對方芳厭惡的怒吼,林茵一臉頭痛厭惡的回頭看了一眼遠遠尾隨自己的方芳,明明都說得那麼直接明白了,結果方芳卻像背後靈一般每天都跟著自己,只有回到自己家裡才消停點。而現在放學時間了,自己還特地閃避了方芳並繞了遠路回家,走到一半卻發現方芳居然又出現了,毛骨悚然之後的怒火讓她怒視著對方吼著不知道說第幾次的話:「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不要再跟著我了!」
方芳沒有說話只是露出了往常的笑容走近林茵,絲毫不受林茵憤怒語氣的影響,看著那令人火大的笑容,林茵才張開口要說些甚麼時,方芳說話了。
「不跟著妳我要怎麼回家?」方芳一臉大驚小怪的表情看著林茵笑著說:「茵忘記我家和妳家在同方向啦?」
這話讓林茵本來想說的話咽了回去,惱火的看著方芳最後扭過頭直接走開。
方芳不以為意的追了上去,看著林茵惱火的側臉問道:「不過這條路是遠路吧?茵。」
完全無視方芳問話,林茵加快了腳步。
「為什麼走那麼快嘛?茵,等等我啦!」方芳語氣抱怨的追上。
饒富興味的看著追著林茵跑的方芳,薇兒彎起一抹曖昧的笑,讓一旁瞧見她笑的咎打了個寒顫。
「妳就非得笑得這麼讓人發毛嗎?」咎沒好氣的問著,然後閃過薇兒的肘擊:「所以那兩個女孩到底怎了?」
緋色的眼帶著點不屑斜視咎,薇兒一臉拿咎沒轍的表情問:「你有喜歡過人吧?」
無言三秒,咎臉漲的通紅且尷尬,不過他明白薇兒的意思了。
「很有趣啊,不管是被追還是追的那一方。」
雖然有點偏離了本來的目的,薇兒倒也不急著摘花了,反而想看看林茵和方芳最後會有怎麼樣的結局。
分類:藝文

偶而撰寫故事,懶散度日最好。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