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記得到底是從何時開始,只是在能夠回想記憶起的那個最初,應該那就是開始吧?---在那個紅色的、冷冰冰的房間是一切的開始。
「夜、夜?...白夜?」...眼前的影像若有似無,腦袋昏昏沉沉,總覺得有什麼在腦海深處不斷地喊叫著,但是卻什麼也聽不見,眼前的人似乎正抓著自己的手搖晃著。
「......白...夜?...」被搖晃著手臂的小女孩,像是不自覺地跟著眼前的青年呢喃著「......夜...白......夜...?...誰......我......是.............夜...?」艱難地吐出腦海中殘存的幾個字之後,一個暈眩感把她的意識帶入深深地黑暗中。
小女孩再過來的記憶,是有著藤蔓纏繞圖案的天花板,傍晚的夕陽從窗戶中照進房間,那橘黃色的光芒竟讓人覺得有些耀眼,她盯著照在天花板的光影,直到最後一抹夕陽光消失在窗台邊,此時她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坐起身子,夜晚的寒氣不知不覺環繞在他四周。
"叩叩"...一陣輕敲門聲響起,不等小女孩回應門便開了,一位有著烏黑長髮的青年拿著燈面無表情地走進房間,看到小女孩已經坐起身,青年眼中閃過一抹訝異。
「你是誰?」是小女孩先開了口。
「......你」青年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開了口「我是你師傅---也是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我叫幽。你還記得你是誰嗎?」青年走到床邊,將燈以及一起端來的熱湯放到床邊的矮櫃上。
「幽...」小女孩複誦著青年的名字,眼睛盯著青年看「...我是...白夜...?」
「呵呵~看來你還記得一些啊~」幽笑著伸手揉了揉白夜的頭髮,又捏了捏白夜的臉頰。
「很痛耶!」白夜揮開幽的手,並把被幽抓亂的頭髮撫平,所以這剎那她並未看出幽雖然笑著但卻充滿悲傷的眼神「但我還是想不起來其他事情,我怎麼了?」
「修行的時候,你失敗了,可能連帶一些副作用,就是這種感覺~」
「所以我之後會想起來嗎?我現在是完全想不出到底是怎麼了耶!…修行失敗?是什麼修行??好像哪裡很奇怪啊...」說不上來的違合感不斷湧出,白夜覺得自己一無所知但為什麼卻還能流暢地表達「我…什麼都不記得那為什麼我會說話?為什麼我會分辨你或其他事情?...為什麼我好像還記得些什麼但就是想不起來...」
「因為這些你本來就記得,只是你無法像一般人那樣從記憶中提取出來罷了,但當你需要這些知識或記憶時,你就是會知道...大概是這樣,所以沒事的,就我來說,不管你知道或遺忘了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記住你是誰,懂嗎?」
「我...不就是我嗎?...我是白夜啊...不然我還能是誰?」白夜一臉"這是什麼蠢問題"的表情看著幽「...而且這房間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冷...」白夜縮了縮肩膀,抱緊了雙臂,但仍覺得有股寒氣圍繞在周圍。
「因為那是你自己散發出來的寒氣,不然現在可是夏天呢~先喝碗湯吧。」
「啥?夏天?明明就這麼冷...」白夜一臉疑惑,伸手想接過熱湯,然後她看見了自己手掌在碰到碗的瞬間散出一股明顯的冷氣,然後明明上一秒還冒著熱氣的湯,下一秒便完全結凍,冷氣從碗中溢出。
「啊...看來問題還很大呢...」幽甩了甩手「你的第一個功課,就是控制你身上的冷氣,不然你可能進食都會有困難了呢~」
「...啥?...怎麼控制?這就是我失憶的原因嗎?...為什麼?」白夜看著自己的手,不敢置信。
「這...我就不清楚了...」
「啥...你不是我師傅嗎?」
「呵呵~是沒錯~但這是你自己的能力,我不會,我能教你的是操作針的殺人技術,所以這個,你要自己想辦法了呢!」幽想了想又繼續說「...我想你大概把你整個人都當成是有自我意識的冰塊,或是像童話故事中的雪女那樣~搞不好就能控制了呢~」
「......這是什麼不負責任的說法?我之前是怎麼控制的?」白夜皺起眉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完全不懂要怎麼控制這陣陣一直從自己身體內湧出的冷氣。
「我不知道。」幽帶點悲傷地語調讓白夜抬起頭,但只看到眼前的人並無異狀地微笑著「這我真的不知道,畢竟你也沒跟我們說過你怎麼控制的嘛~但我想我的好徒弟你是想做就能做到的人吧~加油囉~今天你還是先好好睡個覺吧!明天我們會再來看你。」
幽說完,便離開了房間,諾大的房間剩下白夜,他用棉被將自己裹起來,縮成一團,看著窗外已經高掛天空的月亮...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乖乖聽幽的話,只覺得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也覺得有點想睡了...「......好冷...」
------
太陽尚未升起時,白夜便被幽給叫醒,白夜揉著睡眼惺忪,不滿地喃喃「...還沒天亮...人家好不容易睡著......好冷...」
「嘛...這也沒辦法,上頭聽說你醒了,想看看你的能力,梳洗好就走吧...」幽拿了套衣服放在床邊,比了比旁邊的浴室。
「......啥啊...不想去...到底要看什麼...我還什麼都不知道啊...」
「嘛...不然先洗個熱水澡搞不好就沒感覺這麼冷了?剩下的你一邊準備一邊聽我說如何?」
「......」白夜猶豫了一下,決定起床梳洗,畢竟也許沖沖熱水就感覺沒這麼冷了,雖然不至於冷到發抖,但一直一股寒意從身體各處竄出。
在白夜沐浴梳洗的同時,幽就在浴室外大致說了些現況---包括他目前是這個國家的司令,而白夜是他最得意的徒弟,整個國家目前正處於一個不斷擴大的階段,因此他們也是國家裡備受注目的新人,不時會有些見不得光的任務,而等等是部分國家的高層想要白夜展示他的寒氣的能力。
「......」白夜並未多說什麼,穿上了幽帶來的衣服後走出浴室「...我還不會控制...你昨天說的操作針的技術我也沒有記憶...」
「嘛~操作針不難,就是想像你體內氣的流動,讓他像線一樣,穿針引線~這種感覺懂嗎?」幽隨手一攤,衣袖中飛出幾支各色水晶做的針,像雜耍般在空中移動著,然後幾支淡藍色的水晶針移動到白夜的手中「這些是你的。」
「......」白夜試著幽說的什麼穿針引線的感覺,不過手中的針絲毫未動「......你確定我之前會這些?」
「噗哈哈哈哈~~~你真的試了?你剛剛是不是試了?!」幽突然大笑,一邊笑一邊拍著白夜的頭「失憶的小白夜還挺有趣的啊~」
「...你這傢伙...」白夜臉色一沉,便把手中一根針往幽丟去,幽快速地閃身,淡藍色的水晶針筆直地沒入牆中。
「哎呀哎呀~生氣啦~不過基礎沒忘呢~但殺氣太明顯了喔!這樣對我這樣等級的高手是沒有用的,不過暫時夠用了吧~」幽臉色一變歛起笑容「等等...就靠你啦~我可愛的徒弟~走吧...」
幽說完便示意白夜跟上,兩人一前一後離開房間,白夜一路左顧右盼,發現了原來自己的房間是在整個大宅中最偏僻的一角,早晨太陽還未完全升起,一路並沒有見到幾個人,少數見到的僕人也是各種匆匆向幽行禮後便快速離去,而白夜並沒有漏看所有人眼中對自己流露出的感情------恐懼與厭惡;而幽也跟在房間裡的輕挑不同,身上的氣質完全變成一副生人勿近不苟言笑的冷漠樣。
就這樣兩人來到了一處四周都封閉起來的廣場。
分類:日記

就只是個平民,希望總有一天能成為平民中的佼佼者!!或是可以成為能夠隨心所欲的平民!!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