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極短篇∥末赦 (一)


新竹 府城 馬祖 黑河 台北
  

我不停地捫心自問,我是什麼,我曾經也正常的像一般人,但當我看著這個世界不再完整,卻又想到年幼的小孩毫無溫存,我只能拿起僅剩的那把劍,沾著鮮血回程。


一群群黑壓壓的冒了出來,咆哮著毀掉人類的未來,外來種總是能取代原生的存在。
「出來,讓我們填飽肚子展現你們價值的存在。」
一刀下去聲音便不在,緊接著怪物從四面八方朝我襲來,那時遲那時快,一團火球從天上掉了下來,四周燒了起來,除了我以外。

原來是上面派來的幫手。
我問著上面不是已經撒手人間不再涉足此地不宜久留。
她回答道:
「沒有什麼可以評斷值不值得逗留,只有心才是唯一的正統。」
語畢便送給了我一塊玉佩,要我到新竹走走,便化為風離開了這個星球,我翻面一看,「新竹都城隍」,原來是這傢伙,看來後面還有一手。

在路上,看著殘破的城市,不禁想起曾經繁華的都市,多少的人類聚集於此,直到地震毀壞後,地底跑出了新的名詞,名叫「穹鼫」,是人是鼠也是住地底的意思,別擔心我們還有神能依存,誰知驟變之後,天就封存,不再有神憐憫世人,但還是有少數與人感情深厚的神人們。
「北都城煌,南鯤鯓,馬鳴山上戰鼓之聲,府城武廟馬蹄不絕於耳,鹿耳門馬祖威震黑河,台北霞海無所不能,南方澳黃金與珊瑚鎮守濱恆,台灣後山有王申,寬宏大德護眾生,唯有人間不讓半分。」
但這些又是後話了........


2021 / 02 / 22 魚酥


#新竹  #府城  #馬祖  #黑河  #台北 
分類:藝文

鯤之大,不知其千里也,而我也只能將腦袋拋往九霄之巔,裡面的東西散落一地,總會有人看見。

評論
上一篇
  • 交際∥談吐還有束縛
  • 下一篇
  • 價值∥供應的原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