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短文//我要帶你回家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里長劉鎮宗年近六十,擔任里長前的工作是軍人,從軍三十年退伍,之後就擔任里長一直到現在,兩樣工作他都全力以赴;由於他負責、親切又幹練,所以深受里民愛戴;除了服務里民外,他還有一項額外的工作,就是將埋骨異鄉老榮民的骨灰帶回屬於他們的家鄉,無論大江南北,就算天涯海角,他都不畏路途與艱難使命必達,一切只為一個諾言。「我要帶你回家。」
他任職的里行政區內有座眷村,因為工作緣故又曾從軍數十載的關係,認識了許多垂垂老矣的老勞民,常常有聊天的機會;遲暮之年的老榮民沒有別的念想,就是思鄉情切,滿懷著落葉歸根的願望,然而這個卑微的願望至死也沒達成,多數人帶著遺憾閉上了眼睛,直到鎮宗來了,希望之窗總算開啓 。
鎮宗的許諾源自一次的酒酣耳熱,那時他與老吳這個老榮民夾雜著小酒與滷味,天南地北的話家常,老吳是有名的性情中人,酒喝多了話匣子一開,講個不停,不一會兒講到了老吳的家鄉,曾在戰場上死命搏殺的他,此刻卻突然像個無助的小孩般嚎啕大哭,讓一旁的鎮宗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好安慰的說:「老哥,有什麼苦別自己往肚子裡吞,說看看搞不好我幫的上忙。」
老吳聽到鎮宗這樣說,隨即抹抹眼淚止住了哭泣,看著鎮宗說:「我活了這把年紀,什麼苦不苦的我不在乎,我只是想如果我死了,老弟,你可以把我埋葬在我的故鄉嗎?」
鎮宗怔了一下,還來不及思考,酒膽陡然湧上心頭,下一秒他已拍著胸脯滿嘴答應。隔日清醒想後悔也遲了,晚上老吳已燒了滿桌的菜特別宴請他,算是事先的答謝禮。二個月後鎮宗硬著頭皮,揹著老吳的骨灰踏上了返鄉之路,之後陸陸續續,直到現在鎮宗即將第六次出發,算得上駕輕就熟了。
今天他來到某位只知姓名的榮民伯伯的塔位前,嘴裡念念有詞:「……伯伯您好,我是劉鎮宗,您的友人告知我,您有遺願要回到故鄉落葉歸根,如果您同意的話,請給我三個聖杯,三個聖杯之後我將帶著您的遺骨回到您的家鄉。」連續拋出的三次銅板,都是一正一反,鎮宗慎重的將骨灰罈放在背包內,採取前揹的方式踏上了返鄉之旅。
飛機到了對岸,下了飛機,鎮宗立即馬不停蹄的轉搭火車一路往前,躺在軟卧的床上,一股疲倦感襲來,他沉沉睡去。
「先生、先生,醒醒……」
半夜,鎮宗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瞧見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站在他的床邊,「你是誰?」頓時警戒了起來。陌生男子指著他落在腳根旁的錢包說:「先生,你的錢包差點被偷了,還好我及時發現,把小偷趕走了。」
鎮宗的眼睛順著男子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是自己落下的錢包,趕緊抓著錢包揣回懷裡,然後起身向男子致謝。男子微微一笑回說:「舉手之勞而已,不用客氣,咦,聽你的口音是外地的,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鎮宗:「我帶著往生者的骨灰要回去他的家鄉,黃石。」邊說邊打開了背包,露出裡頭的骨灰罈。
「啊~落葉歸根啊。」男子不僅沒有露出嫌惡表情,反而用點頭肯定了他。「你是好人,這世上還是有好人……深思啊深思,你的運氣真好……我看你這裡頭有兩個床位,卻只有你一個人,洽巧我也要到石門,不如我搬過來,咱們可以慢慢聊,你覺得如何?」
「好,怎麼不好,我正愁沒有伴。」
男子姓古,兩人可說是分外投緣,泡了壺茶,拆了包花生,邊吃邊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叩叩叩,忽然有人敲門,門一開,一個公安模樣的男子映入眼簾,鎮宗心裡暗叫不好。「該不是有人投訴說話太大聲?」
「對不起,是不是我們講話太大聲了?」鎮宗道歉的說。
豈料公安對鎮宗視若無睹,他靠近古姓男子眼神上下打量,「看你是外地的,你有文件嗎?」古男從懷裡取出文件遞給了公安。公安看完淺淺的說,「嗯……在外流浪這麼久了是該回家了。」說完隨即離去。門一關,兩人繼續閒聊,樂攸攸的直到天明,猶不覺得累。
下了火車,古男熟門熟路的引著鎮宗改坐小巴,一路仍是有說有笑,直到臨近黃石,古男卻開始緘默了起來,眼神顯露哀傷。到了黃石兩人下車,古男開始大哭,他對著鎮宗深深鞠躬說:「謝謝您,因為您,我才能回家……」古男的形影化成白霧迅速散去,鎮宗感到詫異緩緩從夢中醒來;醒來的他禁不住自言自語。「原來是夢啊!」。
他從火車卧舖內看著窗外矇矓的天地,黎明時分大地逐漸清晰。像想起什麼,他打開背包,露出袋裡的骨灰罈,他仔細端詳著刻在罈身的名字「古深思」。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分類:心靈

韜光養晦,隱居深山

評論
上一篇
  • 雜文//老病死生
  • 下一篇
  • 短文//老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