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分享

承認身心的貧瘠

台灣 電影 類型 編劇 挫折

Photo by 傅甬 华 on Unsplash


創作有賴於生活,但一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我的生活不如自己想像中豐富。
話說小時候看好萊塢類型片,都會埋怨台灣怎麼永遠拍不出像樣的電影?於是念電影之後,學習這些類型元素和文化,成為我試圖走向職業編劇前所設下的自我門檻。
在大致理解類型片之後,我決定在學校課堂上創作警匪題材,同時加入台灣特有元素,希望能夠打磨出一部仿照好萊塢的類型片。
但在給老師閱讀故事大綱之後,他卻很快就挑出各種邏輯漏洞,甚至說故事裡面沒有戲劇存在,認為我根本對戲劇不了解。
聽到這番說辭,我起初並未灰心,而是參考各種類似的好萊塢片,希望在主題深度跟故事結構上,都能夠取得更高的相似度。
但再次交稿後,卻收到老師更多的質疑,包括創作動機、創作目的等,我坦承地表明自己是想寫出某種好萊塢類型片的高度,卻只迎來老師的白眼。
課後,老師約我私談,並評斷我寫這個故事毫無意義,不如換一個東西寫。我對這個評語感到非常錯愕,畢竟我耗費一年時間發展,怎麼會是越來越差?
等我向同學、朋友跟老闆請教後,我才大致推得一個結論:這裡是電影學校,不是劇本開發工作室。所有人都建議我放棄這個警匪故事,因為它離我的生活太遙遠,不是電影學校培養人才的目的。
這個局面令我感到挫折,但卻越想越有道理。我為什麼要念編劇?難道我只是想寫一個商業故事嗎?回顧最初,我發現我真的是為了學習商業故事而來。
既然這樣,我是不是根本不該來念電影?因為它想要的跟我想要的根本不同,而且我不瞭解警匪文化,所以根本無法觸及警匪片裡更新穎的主題思想。而電影學校的宗旨在於挖掘新的思想高度,引領學生創造超越大眾層面的東西。
在我主動向老師提出暫停發展故事之後,身邊的朋友們都建議我去寫自己熟悉的經歷,但我一來排斥那種創作方式,二來我根本不知從何著手,那我究竟該怎麼辦?
後來才回想起,其實我的人生截止目前,大部分都在學校生活度過,我最熟悉的是台灣高壓、競爭的讀書環境,但這種大家都理解的東西,有任何市場吸引力嗎?我又能提出多高的見解?
在煩躁跟沮喪之際,我辦理休學,遠離編劇生活,整天待在家不出門也不做什麼,卻又不斷祈禱靈感從天而降,甚至焦慮到難以入眠。
(續)
#台灣  #電影  #類型  #編劇  #挫折 
分類:日記

這裡感覺是很適合發牢騷跟自嘲的地方。

評論
上一篇
  • 編劇工作初體驗
  • 下一篇
  • 找回最初的衝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