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黃培閎來教學校排球課??

2/20(六)
  星期日早上,有一場和師大地科的友誼賽。於是提前回家住一天。

早餐吃嫩煎雞腿三明治(好吃)

  一點從中壢出發,三點回到家。看了台產對美津濃的比賽(決定是否進入接下來挑戰賽的重要比賽),順利地贏了;下半季,台產勢如破竹,很厲害。
  回家沒有做什麼事情,斷斷續續地讀了〈我願意為你朗讀〉,兩百出頭頁的書,用字也簡單。作者徐林克,我想大概是半自傳地書寫,講他少年時期與一個鄰居女人發生的愛情(?)故事,或許不是那麼純粹。漢娜總讓少年朗讀書給她聽。
  一天,漢娜不聲不響地離開。直到少年進入大學,在一次法庭上見到漢娜,坐在被告席上。
  漢娜是文盲;犯的罪是,在納粹時期遺棄集中營囚犯,使多名女囚死於烈火中的教堂。
  沒有絕對的價值對錯,只是誰該擔起這個責任?不作為是最容易的,尤其在眾人的掩護下,不說話的占多數時。
  少年寄了許多朗讀的錄音帶給牢獄中的漢娜,多年之後,收到漢娜用笨拙的字跡寫下的短小紙條(她終於能夠用文字說話了)。

  這依舊是向老師提過的書,還剩一點點沒讀完。其實並不是很好看……我已經不太懂書的好壞界定在哪了?遣詞屬於第一層的,不過我知道作者有他想表達的意念,在故事裡面(也是他的過去)。

2/21(日)
  爸爸送我到師大(公館分部)。八點開始熱身,九點到中午打球(都贏了)。
  中午和系排一起吃飯,下午去台大打球。不知道為什麼,非常緊張,太厲害的人了。(還有遇到Nomind的七皓和JJ)
  七點搭車回中壢,和陶、良蓉一起走。在莒光號上睡著了。
  累得不想騎腳踏車,等九點的156回中原。
  煮了雞湯麵當晚餐,很雜,沒什麼賣相,也就沒有拍了。
2/22(一)
  吃了最後一片吐司邊(與鮪魚和生菜),早上有點消沉。
  一點。去處理學分不夠的問題,找不到老師簽選課單;課註組說明天網路選也可以。
  放下一顆大石頭,以為要被退學了。
  我去圖書館看獵人漫畫,第六集後半、第七集(天空鬥技塔200樓後的劇情),很好看,有些劇情和動畫是不一樣的。像是西索從斷臂裡拿出紅心A的魔術,怎麼不記得有這段?因為太血腥所以刪除的嗎?
  三點去後場打球,太陽很大,沒什麼活力,昨天都用光了。(有遇到慕二、一個陰柔的男生和我打招呼、還有黃奕誠拉下口罩喊我的名字)(以及騎腳踏車的向老師)
  (為了想起黃的名字,回去翻了IG,才發現周宇訢按了我文章的愛心……我回去看她發的文,把許多曾經隱藏的文又打開來了。覺得某方面好像啊,可能中山的人都有點像。)
  五點多,不打了。和良蓉、陶、仕桓吃義大利麵(普普通通)。
  回家搞東搞西,研究一下選課。黃培閎居然來教學校排球課??太猛了吧!或許可以去旁聽一下。
  都沒有讀書啊。魏老師問我們要不要去她的課堂分享「藝術說桃園」的期末作品,向來是不拒絕的……講三十分鐘啊,要加油了。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一切的細節都像是新的一樣
  • 下一篇
  • 新學期第一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