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allery:崔惠宇《沈默最滿》

 

創作者自述:「一切似乎因應了失敘忘神時態下的迭迭不止,我的身軀作工融嵌在今日滋生已生養眾多,但那僅是腦中腐壞異常的意識嘔吐物,產出後則脫離;觀看它解離後的斷塊碎屑朝向無法設定的路線自行飄游離去,那新生的靈魂將與我共存與世界脫離。妖嬈色彩編黏分秒的破散片段勾勒成型,遊走黑線模擬著無止重疊的劇情,圈圍了不思議的領地,築建了敘事的界限。」開幕當天,外面下著毛毛細雨,觀眾收起淋濕的傘,放進傘架,捨階而上。二樓空蕩蕩的展間,只有蒼白的牆面與創作者留在牆上的文字與黑白手稿。然而,走上三樓後,看似沈默的展覽,瞬間喧鬧了起來,牆上的畫有著豐富的色彩,展間中的作品,充滿著織物的流動與温度。難怪一個看展的女性觀眾,忍不住說,裡面好暖哦! 這裡的作品,看似獨自存在,卻又相互影響。藝術家說,也許過幾天,心血來潮,又會重新將它們換個方式攞放。言下之意,藝術家的創作,不只在畫框或已然成形的作品裡,展覽的空間,似乎也變成了另一個創作舞台,隨藝術家的意念呈現展出作品的關係。不論是畫面上的形象與筆觸,或者是現成物的呈現或觸感,亦或者是兩者之間似有似無的呢喃。看似獨立主體的作品,往往不如其表象地堅定。就如同此次展覽的名稱《沈默最滿》,我看到了無言的作品,其實,承載著滿溢氾濫的訊息。
Photo and Written by Eunicein ITPARK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台灣製造藝術:2017台灣美術院院士大展
  • 下一篇
  • 蘇笑柏Su Xiaobai 2014-2016 in Taipe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