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Gallery : 近墨者 Ink Gene

姚瑞中
這件變化自中國山水畫的長卷,是以佚名的「清軍進藏圖」為臨本。然而,隱藏在大山大水中,卻可見畫家本人、妻子、兩個女兒及一貓一狗奔跑其中。透過如此的安排,畫家將史詩般滂礡的紀實山水,轉變為輕鬆休閒的馬拉松場景。
陳浚豪
此「蚊釘」系列的作品,是以佚名的宋畫為臨摹對象。畫家並未在畫布上打草稿,而是以投影機將原作的圖像,投射在空白的畫布上,同時亦將電腦中原作的圖像置於畫布旁,以便就近觀察。儘管是以工業用的釘子創作,但卻也如實地呈現出中國山水的筆墨皴法。
林銓居
以油畫的筆法,表現出山石靜謐的本質。此種形象所再現的特質,不僅僅是眼中所見,而是交織著畫家對土地實作與自然哲思的心印。
徐永旭
雖說是純粹手工的捏陶,但卻不將情緒的痕跡遺留在陶土上。創作時藝術家甚至刻意拋棄人的主觀意志,而將自己比喻為生物(如螞蟻蜜蜂)。重覆的動作,亦非如苦行僧般的修煉之行。為了讓作品呈現出一氣呵成之感,藝術家必須在下方陶土未乾之前,完成上半部分的製作。如此一來,未乾的下方陶土,才能留住承擔著上方陶土重量的痕跡;整件作品,也因此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
                                                                                                                           photo/written by Eunice
in 双方畫廊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味覺散步 Sense of Taste-Stroll
  • 下一篇
  • 台灣八景之東溟曉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