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分享

就跟你說了放手!--孤味

清風目屎珠淚滴,花開花謝巄有味,
看完三天後對孤味的喜愛隨著時間竟然像茶香一樣越來越濃烈,
(上一部讓我有這種尾韻的電影是Call Me By Your Name,心得還在空中,拖延症金價母湯)
三個女兒、獨自拉拔他們長大的媽媽以及一開始就過世的超級廢物渣男爸爸,
這組合我大概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記就從我腦海中出現,
尤其是那個時有時無,一出現就在找麻煩的爸爸,
我看到楊一展演的樣子馬上就跟總是叫多良的阿部寬重疊在一起(雖然海街沒有阿部寬氮廢物爸爸一樣叫多良)
一直看下去總不免在心中跟海街日記做比較,
但越看到後面越喜歡孤味給我那種熟悉感:
台灣早期女人那種嫁雞隨雞,是好是壞還是自己丈夫的認命;
徐若瑄所飾演的二姊那種被逼著的乖乖牌,謝盈萱飾演的大姊無拘無束的自由放蕩,
對過往恩怨什麼都不知道但對爸爸後事產生責任感的小妹,
自家是沒這麼複雜的事情,但每個姊妹的內心都有一部份讓我感同身受,
每個角色也都讓我有種:阿難怪她的態度會是如此 的理解感,
大概是因為這樣讓我覺得孤味比起海街日記更接近我,
也讓我在跟人推薦時比起海街更能講出我為什麼推薦的地方
(每次想推是枝的片總講不出我喜歡的點)
電影心得 孤味
一直對妹妹的角色很有感觸也很能理解,
大人們很愛說你都不懂你什麼都不知道,
卻沒人想讓她知道到底不知道什麼(繞口令
我因為自身家庭的關係也可以理解即使爸爸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還是希望爸爸的後事可以好好辦,但對爸爸的第三者卻沒有很大敵意這部分我可能還是不太能體會,
自我解釋可能是沒有與對方生小孩組成家庭,沒有那種被爸爸拋棄的感覺所以憎恨感沒姐姐們跟媽媽那麼深吧我想。
有小孩以後特別能懂二姐一直想把小孩送出國,覺得送出國對孩子才好才能讓她有更多選擇,
卻還是在不知不覺中重蹈自己媽媽的覆轍。
「我干有特別要求妳?」
「妳最好是沒有。」
小地方想吐嘈那段張翰演的二姐夫有「疑似」外遇的小橋段,
讓二姐直接在二姐夫一臉凝重想談大姐的事情時直接吐一句「你要離婚是不是?」
也許這段是有想要
大姊說自己如風箏自由,
但我覺得她應該是海鳥,隨心所欲飛翔然後拉在船上、順便搶海邊遊客的食物,如果真的是風箏大概也是斷線風箏吧XD
最有感是跟老公談離婚那段,
不願意放手不願意簽字離婚的先生,
希望自己是風箏的另一頭,能用僅有在風中微薄的絲線將風箏拉回,
瞬間與陳淑芳的角色重疊。
鬼物語中小忍曾經的情人,歷經好幾百年悄悄慢慢的重生,
只為與小忍重新成為伴侶,但最後只得到數百年後小忍的一句:
「太沉重了。」
為什麼在感情中那個守候等待的人就一定能等到,如果另一方不願意就顯得很薄情?明明愛都不在了。
「但我不是爸爸,我沒有辦法為他做的事情道歉,不過爸已經死了,你現在要做的是放手」大姊說。
就跟你說了放手!(不是
片中會交錯媽媽年輕時的回憶,大多是爸爸來要錢或是媽媽去抓姦,在靈堂會場本來也是放著爸爸年輕時的照片,
但到最後媽媽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請蔡小姐擔任丈夫告別式上的妻子的位置,甚至換上爸爸老了以後的照片,
搭著車離開會場,唱著孤味出現的是龍劭華,
我覺得這都代表著媽媽的放手,
畢竟在媽媽的記憶中,丈夫一直都是楊一展,也就是爸爸年輕時的樣貌。
一直到後面才有一段一家五人同時在一起中秋烤肉的美好回憶,
搭配陳淑芳唱著孤味我竟莫名有想流淚的感覺。
#電影心得  #孤味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小孩才看鬼滅,大人要看天竺鼠車車
  • 下一篇
  • 日本酒寶可夢大師(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