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短文//老道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晉太元中,世局紛亂,喧囂中獨有梅村祥靜。
臨近大河的梅村是個小農村,背山面河座落於梅山谷地之內,多數人以務農為業,無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過得簡單,人心質樸;人人尊天敬地不貪財貨,狹路相讓不爭;偶遇採藥童子在雲深之處吟唱朗朗,歌聲在高山玄谷裡迴盪不已,伴著浮雲飛鳥南去。
總之梅村春去秋來一成不變,太陽底下難有新鮮事;偶逢出嫁未久的少婦攜夫歸寧,能驚動鄰里;然而今天卻出了件嘖嘖怪事;住在最近村口的李二,天還摸黑就起床,待霞光初現時,挑著兩桶大肥正要去田間施澆,遇到一個披頭散髮的瘦弱老者迎面而來,老者搭著一件陳舊褪色的灰白道袍,揮著拂塵大搖大擺的進入村內。
見他面生和身上的裝扮,李二好奇忍不住問道:「這個……道士,你要去哪裡?」
老道微微一笑朗聲道:「天下有始,以爲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
問東答西,還是一串聽不懂的話語,老道頭也不回的漸漸遠離,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李二心裡莫名嘀咕著:「真是穢氣,大清早遇到瘋子。」
日出高懸在梅山之上,黑夜無蹤,大地清明,在眾村民的異樣眼光下,老道不急不徐地走到位於村子中心的道路中,揮揮拂塵微笑著說話:「善哉!善哉!就是這裡了。」他緊接著坐了下來,帶著一抹微笑閉眼盤腿神遊太虛之中,簡直把馬路當自個兒家了。
這下村民們有意見了。「這道士是誰?」「在幹嘛?為什麼坐在那裏?」「該不是乞丐吧?」「路那麽小,他坐在中間,還不擋道?」「裝神弄鬼的,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名叫吳三的男村民看不過去,在老道耳旁嚷嚷:「老頭,你到底是誰?哪裡不好坐,幹嘛坐這兒?」豈料任吳三磨破嘴皮,老道始終微笑不改亦不作反應,吳三面上掛不住憋了一肚子的火,朝老道大聲怒斥道,「你不說話是吧,我踢到你說為止。」舉腳踢在老道身上,卻像踢到石頭,啊呀!當下痛得他倒在地上唉叫不已。村民見狀,對吳三的慘狀視若無睹,紛紛好奇的圍繞在老道周圍,這邊瞧瞧,那邊摸摸,無不大吃一驚莫衷一是,好端端的人竟然變成了堅硬的石頭,沒人知道怎麼回事?
「咋會變成石頭?」
「該不會是……」
話沒說盡,眾人登時像見鬼似的一哄而散。
對於「未知」人們通常選擇遺忘,梅村的村民也不例外,然而村民想當作沒這回事,可老道這「人石」就在村子中間,還擋在人來人往明顯之處,想當作沒看見都不行,著實令人傷神,村民們合計後全村出動,大費周章的要搬遷人石,卻都鎩羽而歸,無奈之下只能任它存在,一開始人人避道而行,隨著時間過去漸漸習慣了人石的存在,乾脆就直接在人石旁穿梭而過,既得了便利又省了麻煩。
慢慢地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人石前多了莫名敬奉的花朵、果蔬,再來有村民見人石辛苦地日曬雨淋,於是為人石搭起了簡陋的竹棚,逢旱祈雨,屢屢靈驗,於是村民尊人石為活神仙。就在村民習以為常,過著自以為的不變生活時,翻天覆地的變化來了。
人石不見了!
人石如今是梅村的精神基石,活神仙一旦不在,村子怕有災禍,於是村民們放下手上的農活四歲尋找,卻尋不到一絲蹤影。就在村民萬念俱灰準備放棄時,從梅山上傳來動靜夾雜著陣陣吟唱聲,幽幽遠遠又模模糊糊的傳來,難以形容。
披頭散髮的老道,穿著嶄新的白袍,全身散發紫氣,握著一柄七彩寶劍,腳踏龜蛇,從梅山昇起漸漸進入眾人的目光之中,異相在眼前村民只得虔誠跪拜。
活神仙微笑的朗聲誦道:「矯妄求榮,名譽不揚,尅剝至富,子孫遺殃,行恩布施,福祿來祥,寡欲薄味,壽命彌長。」村民跪拜再三,目送活神仙消失在梅山之頂。
自此沒了活神仙,村民開始議論不休,雖是議論卻沒有結論,接著有人搬起家當往梅山上去住,說是活神仙離去怕梅村有災禍發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其他人有樣學樣,直至全都搬至梅山上去。
十日後的深夜,一連數日的暴雨竟成狂潮,匯成汪洋巨龍淹進了梅村,房屋盡數沒頂。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分類:心靈

韜光養晦,隱居深山

評論
上一篇
  • 短文//我要帶你回家
  • 下一篇
  • 短文//麻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