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泰拉聯邦]前長官

戰爭 泰拉 聯邦 地球 政治

▲泰拉聯邦(Terra Federation)國旗

「戰爭結束了。」看著已經被燒毀的廢墟,實在是讓人沒有什麼實感,因為營區內的一切依舊。
看著已經失去的右手,我開始仔細思考這場戰爭到底是怎麼回事,很多知識分子將戰爭的責任歸於體制的缺失,他們說:「明明有好幾次可以直接結束的,但是政府毫無動作,總統宣布的戒嚴那時候還沒有將國會和司法凍結,結果一大群人聞雞起舞!立法幫行政機構、司法機構開後門!司法也幫行政機構、立法機構開後門!三權相親相愛,這要監督個屁啊!搞個三權不是叫出來互相幫忙的!人民出來監督政府還被軍隊直接壓過去!媒體在幹嗎?吸軍火商和科技商的懶叫啊!因為他們是媒體的老闆................................................」
行政幫司法麼......
「啊!!!斯───」我慌忙從軍褲的口袋摸出一瓶藥,然後吃了幾顆,這是幻肢痛,至於原因...你懂得
「營長,又幻肢痛了喔?」開著軍用吉普的男士兵看了一下中間的照後鏡。
「小毛病,不值一提。」我將藥收進褲子的口袋,心中又暗地罵了幾句髒話,可以的話,我實在是很想將某些人送去軍中的牲畜飼養場,可惜不行。
軍用吉普行駛在滿是斷垣殘壁的街道上,當車開過一個十字路口時,有個人正站在木箱上進行短講,對於這些人,營長本.艾布特很感興趣,因為戒嚴令可還沒解除呢,違令群聚是可以直接就地正法的,但是他本人並不打算這麼做,重點是木箱上的那個人......
「各位,戰爭結束了,這是該盡情歡呼的時間,但是戰爭之後才是開始,大家都是過來人,我就直接挑明了,這仗原本不用這麼久的。」
「對啊───!對啊───!對啊───!」木箱旁,滿滿的人群這麼呼喊著。
「我們相信政府征戰的腳步會因為對方的求和條約而停止,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參眾兩院居然直接表態支持戰爭,然後反對派被整個幹掉,軍隊高層有一段時間都在空轉,我告訴你們為什麼,因為那些軍隊高層支持簽條約,原因很簡單,成年男性和大部分成年女性已經幾乎都被拉去打仗,也差不多要死光了,再徵就只能徵老人和小孩,所以軍隊高層全部反對,之後他們就被送軍法了,如果說之前說太遠管不到,現在總可以了吧,軍事法庭是司法權的地盤,然後全部不做事,結果全部以反叛罪處死,處死之前還會淪為拷問的玩具,請看我的雙手!」木箱上的人激動的說,接著他亮出了雙手,將手掌上的手套拖掉。
從袖口延伸出來的是一雙機械手,上面佈滿了歲月的痕跡,雖說如此但還是保養的很好。
「我如果沒裝這玩意,我就沒有雙手,就像那邊那位上校的右手一樣。」將手套穿回去,他將手指向我。
現場的群眾倒吸了一口氣,我察覺到有人正在警戒的將手摸在步槍的背袋上,不過我並不放在心上。
「額......我現在該怎麼稱呼你啊?營長。」擠開群眾到他面前,我這麼問。
「姓氏,然後不要加營長。」他這麼答,然後他張開雙手示意來個擁抱。
我和我的前長官此時正歡樂的抱在一起,因為他站在木箱上,所以他現在是彎下腰的狀態。
「你為了什麼在這?」他在我耳邊語氣嚴肅的問。
「不為什麼,只是路過,放心,軍方是你的靠山。」我語氣嚴肅的答。
「時局不同了,幫我向軍方那邊傳達這句話吧。」他嚴肅地說。
抱完後,他恢復成直挺挺的站姿,然後向圍在木箱周圍的眾人大聲的介紹著我。
「這位是我以前在軍中的心腹,現在更是我的朋友,可以說說你現在為何駐足於此嗎?」我的前長官這麼向我提問,同時眾人的眼光聚焦在我身上。
「聽說有人常在這邊以《三權憲政的改革》為題發表短講,而我偶然路過,剛好對此項事業也有一點的興趣,所以便駐足於此。」看著眾人的眼睛,我說出有點模稜的話。
「好的!各位,我要繼續開講囉!」
我的前長官在我的話說完後立刻接上了這句話
#戰爭  #泰拉  #聯邦  #地球  #政治 
分類:生活

我是一個閒晃仔,有時寫小說,有時寫社論等等等等等。

評論
上一篇
  • 陰謀與陰謀論的差別
  • 下一篇
  • 論深層政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