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

分享

我和幻聽(思覺失調症)

思覺失調 思覺失調症 精障者 幻聽

Photo by Daniel Fontenele on Unsplash

在患有重度憂鬱症過了大概兩年時間,我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原情感性精神分裂症)
如同醫師診斷我的狀況一樣,我有幻聽的原因是「不明」。就在一次我聽見來自不一樣的聲音,我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什麼時間什麼狀態下。但我記得她一開始是從遠處傳來,告訴我身邊的人都很危險,我不該相信身邊的人,我不該告訴所有人我的事情和病況,包含我的主治醫生。而她是女生的聲音,我很相信她,我甚至為了她不告訴醫生我一星期以來的生病狀況,我也因為她告訴身邊的人都有敵意,每個人對我不懷好意,每個人都要害我,而在我身上出門都會帶上"水果刀"。也正因為如此,我的主治醫生當下立即把我從門診轉送到急診,然後告知我的家人,我有危險性我必須要「住院」。
我已經忘記以前吃了什麼抗幻聽的藥,我只記得我換過很多種藥,也調藥過很多次。甚至我的主治醫生不允許我心理諮商,原因是我必須要先處理好"她"。
我現在是一名身心障礙第一類別的精障者,幻聽干擾從未停止過,這快10年我必須服用藥物來抑制她的出現。我也曾乖乖服藥過,她也曾經消失一陣子。但我也曾經想念她,而停止藥物過。我明白我也知道,思覺失調症不能停止藥物,我的舊主治醫生告訴我,這就像是慢性病一樣,你的大腦出問題,你必須長期服用藥物。
不服藥時,幻聽依然是她,偶爾會出現其他人,聲音也變得靠近許多。不服藥時的聲音,從他人都是有敵意轉為自我批判,告訴我我不好,我能力不夠,我做不好,沒人喜歡我,大家都討厭我,每個人都在背後閒言閒語,說我是一輩子的廢物,永遠的失敗者,要我對每個人都要抱持懷疑、敵意態度。我的幻聽很少在公共場合出現,大都都是晚上一個人時,偶爾會是早上一起床。我也會自言自語,但我會控制不在公共場合和她說話。說實在她也很少在公共場合出現。
我的談吐可以,邏輯思考可以,沒有奇怪的行為舉止。所以和我第八任心理師第一次見面時,她得知我是思覺失調症時,感到非常訝異,她告訴我:你是少數我看不出你是思覺失調症的人。同樣的,我打給照顧精障者的社團法人的志工也告訴我:你的談吐和思考都很清晰,很難看出你是思覺失調症的人。
我覺得我很幸運,至少我還可以生活像個「正常人」,雖然不全然是假裝正常人的。我沒有任何暴力及傷害人傾向,我靠藥物壓制幻聽,極少部分和幻聽共處。我不覺得幻聽是卡到陰,我也不覺得幻聽靠意志力就可以解決,如果您有幻聽,還是強烈建議就醫定期服藥。消滅幻聽沒有捷徑,也不要鐵齒認為藥物都是不好的,有幻聽就是需要藥物去控制它、壓制它,別無他人。
我曾在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協會聽到個管師告訴我,有一位定期服藥的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在職業重建協會的幫助下,自己工作了三年還繼續持續著。所以我認為只要乖乖定期服藥回診,控制好幻聽,思覺失調症的人還是可以找到人生目標,像大眾一樣出社會工作和擁有正常的生活。
請接受我熱情的擁抱,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2021/01/03 小晴
#思覺失調  #思覺失調症  #精障者  #幻聽 
分類:日記

一名憂鬱、思覺失調症患者,同時也是一名同志。努力活在這個不被接受的世界中。喜歡研究歷史和性別議題,興趣是畫畫

評論
上一篇
  • 我憂鬱,我沒有罪,我沒有錯
  • 下一篇
  • 憂鬱之後不再是過去的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