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找回最初的衝動

日子 創作 生活 編劇 焦慮

Photo by Mark Basarab on Unsplash



休學以後,我焦慮的日子變多了,耍廢的時間變長了,壅塞的腦袋也變通了。
寫著寫著也就來到了現在這個時間點。礙於很多社交需求或職業道德,很多事情沒辦法寫的太明確,但那些回顧讓我看見自己是怎麼走來的,也因此知道我究竟還擁有多少?又可以失去多少?
休學之後,我如果不是想不出任何故事,整天在家昏睡,就是接案寫點文章,或是偶爾爬山、看電影等等,但隨著過去越來越遠,未來越來越近,我依然既憂鬱又焦慮,只能看著那些電影圈前輩們的回憶錄或分享談,催眠著自己現在都只是暫時的處境。
當然,同時看見進途與退路,是我休學之後調整自己的唯一方法。一方面我安慰自己,我現在的年紀甚至比大部分同學入學時還年輕,要轉換跑道還算容易,但另一方面也擔憂自己,那些從商從法從醫的朋友們,如今早就過著朝九晚五,和平安穩的日子。那我畢業之後努力至今,卻什麼社會經歷也沒累積的處境,究竟該撐到時候再放棄?
我開始害怕跟別人分享自己的創作,深怕他們太快看破我的手腳,把我不太有把握的故事直接摔在地上(當然,大部分的朋友是很友善的),更嚴重的是,在我熟悉「某些」市場運作之後,我甚至會在創作之前自我審查,考慮各種類型、主題、場景等因素,把所有比較激烈的想法都「和諧」掉。
一直到某天,某位編劇前輩給我一個活動訊息,建議我去參加一個編劇提案會。因為是依照選定文本改編故事,我挑了一篇自由度相對高的內容,把文本順理成兩千字左右的大綱,然後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送件。
在等待的過程裡,我同時去寫學校畢業前要完成的作品,並再次受到腦中和諧的聲音誘惑,把故事寫得盡量平易近人。不過,這個故事確實來自我的經歷,甚至就是去年的經歷,因此在真誠度上,我尙有把握比以前的任何一個故事都要高。
眼看入圍通知還沒下來、劇本又寫的越來越乾澀,我翻開其他同學甚至學弟妹的動態牆,看見各種殺青照或頒獎典禮照,不禁再次感到胸悶。
但是,相較於電影學校這幾年的歷程,我卻開始再次感受到,在學編劇之前,那股熟悉的創作衝動和興奮感。
(續)
#日子  #創作  #生活  #編劇  #焦慮 
分類:日記

這裡感覺是很適合發牢騷跟自嘲的地方。

評論
上一篇
  • 承認身心的貧瘠
  • 下一篇
  • 原來生活要有節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