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絲帶 <之 八>

黃絲帶
<之 八>
當晚,再放了東西,換了衣服之後,就一直在外面漫無目的地晃到午夜。凌晨回家時,還是那黑沉沉的寂靜迎接我。很明顯的,文姬並沒有回來,屋內的陳設跟早上出門時一模一樣…

我回想著這段同居生活的日子,和她共枕而眠的日子也是到了告一段落的時候。
不知道多少次午夜夢迴時慾火焚身幾乎不能自己,但想到出處可憐的她,和她可能的未來,雖然愛她,但我們真的能夠結婚嗎??我一個窮小子能夠娶到她嗎??
…想到這些就只好吞吞口水,把我的一頭熱澆熄,但每天這種迷人的誘惑,著實讓我身處在地獄中,這樣下去我遲早會欲求不滿或是睡眠不足而死…
環顧這靜悄悄的房間,我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第二天一大早,急促的電話鈴聲將我從床上將我叫醒,是文姬打來的。
「我爸要我回去住了。」文姬的聲音有些有氣無力。
「嗯…也該回去了。」
「開學後呢??」文姬有點焦急又意興闌珊的問。
「還是回家住比較好…」想到她的父母,我不由得如此說,但是心卻是一陣絞痛。
「為什麼!?」
「畢竟你爸媽都這樣說了,這樣對妳比較好。」
「…我知道了。」文姬的聲音忽然異常的冷靜。
「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晚上一定要關門鎖門!!。」
「我知道了。」說完,文姬淡淡的掛了電話。但是這掛完電話後的寂靜…卻讓我忽然覺得將要失去什麼…
寒假,就跟一般學生一樣的過著睡到自然醒,再來想今天要做甚麼的快樂日子。想得美!!這時候的年終大掃除放寒假的學生們可是最好的人力來源呀!!直到除夕夜的圍爐開始才算是真正的放假。
大年初五晚上,寒假尾聲了。全家人除了我都跑去逛街了,因為今天的我是意興闌珊的不想出門,我就留下顧家了。這或許就是上天冥冥的安排吧,就在我電視換台換到昏昏欲睡之時,又是急促的電話鈴聲讓我回神,以心想著是誰這麼晚了還打電話來嚇人的思緒接起了電話。
「喂!!那…文姬!!」那不耐煩的語言在話筒通傳來的熟悉的抽泣聲中瞬間煙消雲散,也讓我立刻清醒起來。
「怎…怎麼了??」話通中傳來文姬斷斷續續抽泣聲,那沉重的呼吸聲讓我覺得很不妙。
「不要哭,慢慢說,妳在哪??」她一定狠狠地哭了一場啊!!
「我…我…在…我們家…」
文姬的我們家是我們住的那個小公寓,和父母一起住的是叫”那個家”。
「我等下到…等我!!」
還沒等到文姬回應,我掛了電話,換了衣服,抓了鑰匙,跨上機車就往”我們家”衝去…
機車的速度多快我不知道,闖了幾個紅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台老機車是超常發揮了。到了公寓樓下,停下車熄火時,才聞到整台機車飄散著橡膠還是塑膠的焦臭味。
#尿急的老文青  #小說  #小說連載  #黃絲帶  #小說原創 
分類:心靈

這是一個存放自寫自嗨,滿足另一個自己的心情,文章或故事的天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