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短篇《瘋病》—白牆

短篇小說 短篇 文學

Photo by Bernard Hermant on Unsplash

        馬洛,在大城市街頭上領著最低時薪的工資,本身沒什麼過人的才學,也就做個油漆工為家裡補貼,十幾歲的他已然相當成熟了,想當然,在這個環境磨人的地界,不知不覺的就不再天真了。
        昨夜,他和一起做工的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喝啤酒,幾杯黃湯下肚,最年長的麥克便開始抱怨起自己的老闆,幾人附和著,唯獨馬洛一人閉口不言,悶頭灌酒,坐在他旁邊的大衛爽朗的將右手搭在馬洛肩上。
"嘿!兄弟,你一個人喝悶酒幹啥呢?"
馬洛依舊閉口不言,最後在大衛的起鬨下才緩緩道來...
         馬洛同幾人說道,他有一個想法,不是一輩子打著零工,也不是存著錢做個小本生意,然後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他覺得還有更遠更遠的路必須要走,而那個未來注定是不凡的,但馬洛不知如何做個解釋,只好說個大概。
請原諒馬洛的不擅言詞,貧窮的他所受的教育便是如此有限。
        當馬洛說完,他的朋友們哄堂大笑,嘲笑他不為明日的麵包著想,卻在做著白日夢,真是笑掉人的大牙!麥克用那濁黃的眼看著馬洛,張著他那一口爛牙說:
"真是個瘋子!"
        幾人頻頻附和著麥克的話,像那煩人的鸚鵡,不斷的倒帶、重複,惹得馬洛感到一陣羞憤,一言不合便翻了桌,一把從麥克的領子抓起,一拳一拳的痛打著他,麥克掉了幾顆牙,卻還是傻傻笑著,嘴裡罵著那模糊不清的『瘋子』二字。
最後也不知是怎麼著的,大家打成了一團,不歡而散。
        隔日,馬洛起身,有些宿醉,身上被揍的地方還疼著,但惦記著工作,也就胡亂啃了幾口麵包便出門了,畢竟這可攸關著全家溫飽的大事!現在的薪水已經夠吃緊了,再被扣錢哪還得了!
        馬洛支起暈呼的腦袋和沉重的身體,疲軟的提起油漆桶和油漆刷,今天,他必須獨自一人刷完這面牆,水泥牆斑駁,像孩子拿著黑色的蠟筆肆意的牆上揮灑,那圖案,正著看像怪獸,但倒著看,那就是一張張人臉,張著嘴,你可以看到他們在笑。
"在笑什麼?"
        馬洛如是問道,但沒有人回答,也不會有人回答,馬洛瘋也似的不斷的問著,但他瞇著眼看著看著,把他的眼都看紅了,才終於看出來那是一雙混濁的眼睛,配上一口黑牙,他在笑,最後笑罵道:
"你個瘋子!"
        馬洛氣急敗壞的拿起滾筒刷將水泥牆漆成雪白,一聲聲"瘋子"像在他的神經上反覆跳躍著,讓他感到躁動不安,同時腦袋的昏沉加劇,漸漸的疼了起來,馬洛不管不顧,就是往水泥牆上刷上一層又一層的白漆,即使牆已經被他刷得亂七八糟。
經過的路人無一不對馬洛指指點點,他們心裡已然默認,馬洛就是一個瘋子。
        馬洛的世界彷若無人,最後在夕陽西斜之際,他終於粉刷完整面牆壁,牆被他用暴躁的方式變成一片的白,馬洛汗水淋漓,粗喘著氣,他咧開嘴微笑,唇角顫抖著,他笑著說:
"終於聽不見了!"
        當馬洛癡笑完,夕陽連最後一點餘暉也不留,落在了天際的另一邊,天肉眼可見的暗了下來,馬洛的白牆被夜幕染成了黑,黑夜中,馬洛茫然的看著白牆,他盡力隱藏在牆後的東西悉數湧出,詭譎、陰暗,還是那笑聲,馬洛慌了,他想逃,卻迷失了方向。
這時,一個人抓住了馬洛的肩,馬洛急促的回頭一看,那人正是大衛。
"都下工啦!在這幹嘛呢?"
馬洛被這一聲喚醒,嘴裡喃喃唸道:
"對,下工了,該回家了..."
        那天馬洛渾渾噩噩的回家,翌日一早,馬洛依然魂不守舍的來工作,昨日他急忙趕回家還未結昨日的工資,馬洛找到老闆,老闆將工資遞給了馬洛後,提議讓馬洛頂了麥克的工作,並將他轉成了長工。
        這對馬洛一家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漲的薪水雖然微薄,但卻也是一份補貼,馬洛也不再需要擔心哪天丟了工作,然而馬洛神情緊繃,他問老闆道:
"那麥克呢?"
"他死啦!"
馬洛蹲下身子抱頭痛哭,只是不斷喊道:
"我是瘋子!"

臨時起意的原創短篇,不是固定會推出的~~~
喜歡的幫我點個讚喔!
海路今天話少哈~
《我是海路,走在海的路上,不知方向在何處》
2021.2.24
#短篇小說  #短篇  #文學 
分類:藝文

我是海路,走在海的路上,不知方向在何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就是一個日常分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