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諮商師與小說家

日常 小說 寫作 療癒 攝影

那日,我在旅店的陽台上,遇見久違的他

「咦,是你?」
結束一日的個案研討會議後,我回到這幾日因工作關係而暫住的膠囊旅館。
本只是想趁忙碌之餘,抽空上陽台晾一晾累積成堆的衣服。
意外的,陽台女兒牆旁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對方正望著夜幕下的城市,呼出一縷細長的白煙。
那是我自上大學後,就再也沒聯絡過的高中朋友。據其他人所說,他大學畢業後並沒有依自己的科系去求職,而轉往小說領域發展去了。
「喔,是心理師阿。上來抽菸嗎?」
「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哼哼,這還真不好說。」
朋友並沒有回頭,而是繼續眺望城樓間的霓虹,好似與我的巧遇只是件稀鬆平常的事。
我走到他身旁的下風處,試圖在避開菸味的前提下來到他身旁。
「聽說你現在是職業小說家?」
「小說家、背包客、宅男、無業遊民,就看你是怎麼認為的囉?」
「所以,你是來辦簽書會什麼的嗎?」
「呵,只是來晃一晃順便取材一下而已。你呢?」
「喔,我來這個縣市開個案會議。因為是行動心理師,所以難免要跑各個地方。」
「這樣啊,那你就算是上來工作的了。」
「算是啦,當然也有抽空去附近逛。」
朋友聽聞只是點點頭,熄掉手上的煙頭後,又再點著了下一根。
這時我才發現他手邊還有瓶玻璃杯裝的酒,看喝剩的量,他應該上來陽台好一陣子了。
「你最近忙什麼呢,我們高中畢業後就沒機會好好敘舊了。」
「畢竟我們走的路,還有生活方式很不一樣吧。」
朋友從口袋摸出了一個咖啡包遞給我,並指了指門口邊的熱水器,看來是想請我杯簡陋的咖啡吧。
「你應該也聽其他人說了,我生病了之後就草草畢了業,沒有多想些什麼就開始寫起小說來了。直至今年,寫了大概有十來部吧,不過真正有發行的只有兩本而已。」
「喔...這會很受挫吧。」
「習慣就好了,畢竟我本來就沒打算迎合大眾口味來寫,自然不會有太多願意買單的客群。」
「那,你為什麼還要寫呢?」
「不是什麼事都是需要理由的,吾友。」
「這是什麼老派的用詞。」
「恩?心理師不是應該不能語帶批判的嗎?」
「我現在不是在上班,就只是個被你一直吐菸的朋友罷了。」
「呵呵,是,是。那你呢,步入社會後的生活。」
「喔,我去年結婚了。」
「喔?你這處男?恭喜你了。」
「恩啊,跟教會的姐妹走到一起了。」
「恩?該不會是你那追很久的司琴?」
「哈哈,是啊。雖然前面的相處花了不少時間,但最後還是走在一起了。你呢?有對象了吧。」
「沒,我唯一的伴侶,就是這些城市的夜色了。雖然跟人的來來往往間,總會遇到一兩個突然很聊的人。我們也許在咖啡店寒暄,也許在酒吧談心,也許幾個夜晚纏綿在一起,也許幾個白天我們仍能牽著手走在路上,嬉笑著我們的將來。但,每一個我們與他們,都只是一個個過客罷了。」
「這樣會很孤單吧⋯⋯。」
「這是我的本質,我也只能接受。畢竟像我這種有病的人,還是不要因為感情傷害其他人吧。」
「你還有在服藥?」
「斷斷續續啦,雖然吃藥的確可以緩和我的症狀,但說真的,那只是關閉你一部分的大腦感官,不讓你再去多想或釋放信息。相當於變成一顆愚鈍的腦,而在那藥效下,我很難感受到這世界,一切互動、風景瞬間都沒了感覺。為了不讓我的寫作都只是無感,我還是會自己停藥。」
「但那...」
「我知道,我知道。藥要持續吃才有效,但你有沒有想過,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不想得病吃藥?」
「不,我不想好起來,或應該說我已經放棄、釋懷了。」
「恩?這...」
「放心我不會想自殺,你不用通報的。我只是看開了,選擇跟這份憂鬱共處。雖然有時候很累,但或多或少,這份情感能帶給我的作品人性。」
這個當下,我好像應該回應點什麼,但朋友好像還沒說完,所以我只是啜了啜剛泡好的咖啡。
哎咿,苦啊,果然我還是不習慣黑咖啡。
「你呢,你對你的工作有什麼想法?」
「阿?我們剛說的是這個嗎?」
「聊我們的生活,多少就會連結到工作吧。」
「啊哈哈,原來是這樣啊。恩...我的工作嗎,很刺激也很累,總是會有意想不到的挑戰,也有好幾個心理師、督導讓我大開眼界,足足讓我感受到實力的差距,像後面幾天就還得去參加研習。」
「那你老婆呢?」
「喔,她平常就在學校教書,閒暇的時候幫忙教會的事。雖然夫妻好像應該要長時間在一起比較能照顧彼此,但我們都認同這樣給彼此一點空間的生活方式是適合我們的。」
「那這樣你們還能培養感情嗎?」
「就是一小步一小步的不經意囉,不然你以為我怎麼會追這麼久呢。」
「啊,原來是這樣的相處方式阿。」
「喔?你居然能懂?」
「雖然我沒走輔導領域工作的,也沒有老婆,但好歹取材過很多人,設計過好幾個角色,大致的相處歷程我是很清楚的。」
「這個揣摩...」
我苦笑了一下,又喝了一口咖啡。朋友則叼著菸喝了酒,真想不透他是怎麼辦到的。
接著他突然開口到。
「吶,你覺得我們各自之後到發展會是怎麼樣呢?」
「未來發展嗎......我應該就是開自己的諮商事務所,跟老婆好好照顧小孩到退休吧。」
「呵,這些大概都與我無緣了。」
「你少抽菸、喝酒,活夠久的話終究還是會遇到的。」
「我是也無所謂啦,對生命的事,我並沒有看那麼嚴肅。」
「喔?你這說法蠻特別的。」
「這只是我的認知罷了。我是這個世界的旅人,在我生命旅途裡盡可能的收進一切風景,直至旅程結束時,我能帶走的只有專屬自己的記憶。所以,在那天來臨前,我得好好品嚐這世上一切的酸甜苦辣。」
「喔?在這方面我們的想法果然很不同。但,我也是想接觸到這些酸甜苦辣,並幫這些人度過各階段歷程。」
「小心啊,朋友,用心去感受這世界的一切是很危險的。」
「呵,我當然知道囉,但我還是想去做。」
「恩恩,但就注意啦。同理以及陷入個案情緒,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恩啊,那我們在做的算是什麼事呢?」
「正如我一開始跟你說的,不是什麼事都需要個理由或是目標。現在的你只要看看自己是否過著想要的生活就夠了,也奢侈了。」
「或許...是這樣吧。你呢,未來又怎麼打算。」
「......就盡我所能的寫出小說吧,寫到我離去的那一刻。」
「是嗎,那祝你順利。」
「恩,也祝你順利。」
朋友離去後,我才想起來,他之前也是唸心輔系的。
#日常  #小說  #寫作  #療癒  #攝影 
分類:心靈

生命或許就像攝影,是刻意的構圖與自然不經意的總合。日常或許就像小說,每一個當下都有許多的故事可說。

評論
上一篇
  • 時間的旅人
  • 下一篇
  • 03/07
    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