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與整理有關-書櫃2

斷捨離

和媽媽討來的鞋櫃,未貼皮,是我討厭的深咖啡色

斷捨離

貼好皮放入留下的書籍


斷捨離

書櫃與貓

想了那麼多年真的把大書櫃送走了,和媽媽討了她閒置的鞋櫃來用。
先前說過房間大得讓我心慌,所以把這個比較小的書櫃搬到床邊,雖然換床單有點不方便,但真的有個隔檔晚上睡覺舒服很多,不會閉上眼覺得空蕩蕩,睜開眼甚至有點空虛。
書櫃的書有一部份還是想著是否送走,但書櫃這個大問題已經解決,剩餘的書也能好好放進去,就先不必考慮了,總也是要留點事情給未來的自己,省得又陷入想打掃卻沒東西能整理的窘境。
除了大書櫃送走,幾年前買的X-BIKE也送給同學的媽媽,買來也就前兩年有認真用,後來不需要減肥也就沒再踩了,放著變掛衣架,送走後覺得視線暢行無阻很舒服。
要找一天上頂樓去整理當年少女心爆發開闢的死亡植物農場,真的種死超多植物,上面很多空盆,雖然沒在眼前礙事,但東西放著只會損耗,不如想想它們的去留。
最究極的目標只剩梳妝檯了呢,因為沒什麼化妝的緣故,梳妝檯就是備品庫,放了一堆棉花棒牙線棒面膜手工皂等等哩哩雜雜的東西,但這些東西總有一天會用完,我也不會再失心瘋亂屯,所以大概兩年後梳妝檯應該能下臺一鞠躬,那時房間就會更清爽了~
我偶爾也會想東西擺在那好好的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陸續清掉,尤其我幾乎都是動家具,我其實一直想不出一個答案,因為那個櫃體並不是沒用的,它有儲存功用,外型也挺美,櫃體分隔結構也很合理,那為什麼非得清掉?
我想很久,最近終於有一點答案,我東西沒那麼多,可是當有地方放,就會放縱自己去囤,因為買的也只是備品,都會用得到,不會有什麼罪惡感,可是我很清楚這些備品我可能可以用兩三年,甚至更久都用不完。
我的衛生棉大概可以用兩年都不用買,雖然我都放在有除濕的乾燥空間,但想想其實真的不太好。
這還是使用頻率固定的,我還囤了很多很少用的東西,要不是今年手乾到一直脫皮甚至皸裂,講究用手挖不衛生才拿出棉花棒挖凡士林塗手,不然我根本不會用棉花棒。
我不知道自己買這要幹嘛,之前才清掉一盒沒開封的化妝棉。
為什麼要買?不知道,但有地方放啊,關上抽屜看不到就不必去思考我買這要幹嘛,沒用也不會去檢討自己,因為那東西沒在眼前晃。
當我沒有這個櫃子,我這樣的行為就會被限制,我討厭東西散亂著也怕櫃體躲蟑螂,最終我能用的就是那六個樂扣儲存箱,那我亂囤的壞習慣就會被矯正。
很多人說極簡、斷捨離是理清思緒的一個理念,我有時覺得講得太高尚,但偶爾也認同定期清理確實能矯正一些壞習慣。
只是在捨棄的過程,一想到當初買的錢,會有點痛(就是這個痛讓人長大)。
好啦,這篇紀念新書櫃定居(?)以及我能安穩安心睡覺,還有虎視眈眈處理梳妝檯的小心願。
#斷捨離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與整理有關-書櫃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