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28應景下,讓冤枉成為新的生活品味,開庭可以不算重開,上床要看身分證

為了應景228所揭示司法的不公不義,需要挖掘不堪回首的記憶與經歷。​
或是說過去面對司法的不公不義時,我們不知道如何去面對。​
因為不公不義表示說這是社會集體的不公不義。​
沒有人出來主持公義,人們選擇沉默無視、事不關己的方式來應許,社會的主流應許這樣的事發生。 ​
也沒有人教你如何面對不公不義的事件,因此面對不公不義時,有的人選擇自殺、有的選擇對抗,但多數的選擇沉默隱藏在心裡,因為我們還搞不懂不公不義的事件對生命來說到底是什麼意義? ​
過去我經驗到司法的不公不義,我當作笑話來看。​

荒謬的故事從脫衣舞開始說起​

我的初戀發生在22歲的時候,對象是位兩個孩子的媽。​
我們是在看脫衣舞時認識的,那時有一桌坐了3個女生,朋友問了服務生他們是等下的表演者嗎?​
那個服務生妹妹很熱情且不使用標點符號的回答說:「他們也是客人你們想認識啊我去跟他們說」然後不等人回答就跑去那桌說了幾句後示意我們併桌而認識。​
在第二次碰面時,她一上我車就抱著我哭,​
問她是否跟男友吵架,她堅定的否認說他沒有男朋友,​
交往兩週後,才坦承已婚兩個小孩,現在很掙扎。我說那就以小孩為重。​
她說她已有答案在消失三天後再碰面,她說她已經離好婚了,為了我…!​
不管別人意見,自顧自地做決定,還把責任推給我了。​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此後在我認識女生時通常會問「你是兩個孩子的媽嗎?」​

你是兩個孩子的媽嗎?​

在三、四年時間和初戀一起演完各種情節後下檔。​
後來認識一個女生,剛認識時,我首先就問她不會是兩個孩子的媽吧,她堅定地否認。​
 在第二次我帶她回我住處過夜後,她才坦承對我說她已婚有一個小孩。人很有趣,基本上我當初問的也有70%的準確度,但人卻可以因為是一個不是兩個而義正嚴詞的否認。​
不過基於第一次經驗,我便很明確的請她離開,但她不願意走。​

父母的權力意志 為唱反調而唱反調​

恰巧我爸看到了,就說什麼事他了解一下,​
 我說她結婚了我要請她離開,我爸就帶到她旁邊私下講, ​
我還再次強調:「她結婚了,你不要搞我」 ​
結果5分鐘後,談完了,老闆(改稱老闆我好受些)竟然跟我說:「她很可憐,她老公會打她,我要幫她。」就讓她留下來並讓他住在我隔壁房間。​
事後回顧,如果要像蝴蝶效應裡,回到過去要修正的點,應該是這裡 我應該說:「她結婚了,但我愛她,我一定要跟她在一起」 基於父母的權力意志,他就會請她離開了​

訴訟​

在住了一段期間,後來離開了,後來那女的有打給我說她老公為了錢提告了,也脅迫她必須對我做出不利的偽證。這部分我甚至都有錄音。​
基本上我認為我怎麼都不可能敗訴,就事實上要說有誰是受害者,從頭到尾是我被妨礙。​

三個律師​

訴訟期間我總共有三個,三個不厲害的,一個是昏庸的老頭,一個基督教的沒事就叫你認罪,神會寬恕你的,所以基本上我的陳述狀大都自己寫的,開庭也是我自己答辯。所以說到底,一般律師就是騙規費的。​
第一次開庭,我陳述說我初識時,我問他是否是兩個孩子的媽,她堅定地否認,所以我不知道她的婚姻狀況,之後知道他是已婚狀況,便不曾與他有性關係並請他離開, 審查的法官是個男的,對我的答辯頻頻點頭,這件事也沒其他證據,那次開庭我認為是沒什麼問題的。​

開庭後可以宣判開庭無效 如此司法還有什麼公信力​

但後來收到竟然是法院通知單而不是判決書,當下就感覺怪怪的,一看內容竟然是,​
由於上次開庭的法官於開庭前一天有個升職命令但較晚送到,因為那位法官於前一天升官了,所以他不應該是上次開庭的法官,所以上次開庭無效,於某日重審。​
這真是太荒謬了!​

當無聲的命運交響曲響起,有股不懷好意的密意​

從這個通知開始,就感覺有股不公不義的氛圍,浮現一個「是誰在搞我?」的念頭。但我也不是什麼人物,不至於有人要特地出這種奧步來針對我。這是我在意識清醒時首次覺察到有種不懷好意的密意。​

罪名一:上床前,不用先看身分證嗎?​

在重新開庭時,換了一位女法官,對我態度極其不公平且充滿敵意,我猜他可能是把他的愛人劈腿的形象投射在我身上。 我重複了一遍首次開庭時的答辯,但這女法官竟然氣憤地駁斥說:「難道你跟別人上床前,都不用先看別人的身分證嗎?」「誰會給你看…」我才講了幾個字,這法官便喝令:「不要講了!」結束了這次開庭,之後我被判決4個月有期徒刑。​
開始接觸 蘇&蘇​
在面臨如此不公的情況下,我開始思考面對不公平時,人應該如何自處,這時我開始認識蘇格拉底與耶穌,當然若只是要免除罪刑,這兩位是幫不上忙的。​

​法院市場

人是如何讓家庭、法院這些字蒙羞的​

在通姦成立後,對方就可以民事來提妨礙家庭的訴訟來要求賠償。我再次看見司法有多麼的可笑,被妨礙的人成了妨礙別人家庭的人,就因為我沒有隨便找個人結婚、沒有隨便就組織一個家庭可以來互告。你們家庭我可一步都未踏入過,更別提當初我老闆冒著親子關係破裂的風險收留女生留下的理由是因為這女生哭訴著說她老公會打她,​

法院是個市場 販賣各種虛擬罪名的商品​

罪犯法官在庭上詢問那位人夫要求多少賠償,那位人夫猶豫的答說「一百萬」。法官斥責他說:「哪有那麼高的,行情最多是二十萬」,聽到一位法官吐出"行情"這個字眼,我才意識到法院並不是一個講道理的地方,它是一個市場,它是政府與匪賊的利益共謀。​

有上過電視的檢察官果然是比較威風​

接著還有妨礙自由跟誘拐的審判,我有三名律師,前兩個很爛,純粹是騙規費的,第三個年輕感覺比較有競爭性。 ​
不過到了實際開庭時,檢察官是一位蠻知名常上電視的檢察官,整個開庭都是由他在主導,甚至感覺不到有法官存在。 ​
在我律師作答辯時,才講一句話未完,這檢察官就像個流氓似的喝令我的律師沒資格講話(應該是指資歷)。​
我很懷疑不準律師講話這當中的合法性,而法官任由檢察官主導也可看出這法官之於這個資深檢察官而言也是個菜鳥。​

別管案情了,我們來談談今天的優惠活動​

同樣的我還是由自己答辯,我根據事實重複我之前的主張「我請她離開都請不走了,我要如何妨礙、控制她的自由」,​
但那是我最後一次天真的認為法院裡會有公平而正義將被伸張,​
這檢察官只用兩分鍾就摧毀了我最後的天真,檢察官首先指責我「在浪費司法資源」,(這見鬼了,我在被司法霸凌,還怪我浪費你們霸凌我的時間),然後開門見山的嗆明:​
「兩個選擇, 你現在認罪我們就用6個月有期徒刑可易科罰金(表示花錢就可以解決),
否則我改用最重15年的刑責來起訴你,看你要怎麼玩」
我在講真實的情形,對方卻認為在玩,這意味著他根本不在意真相事實,而不忌諱的表明這是恐嚇,​
這種司法根本就是把易科罰金這件事當成政府在經營的生意,而這種喊價式的認罪便是司法的不公不義。你可以用來恐嚇無辜的人民,或者讓真正犯罪的人逃避制裁。「將無辜者構罪」與「讓罪犯免除制裁」這兩件事是天壤之別,然而檢察官每件案子都這樣審理,這種司法有何公義可言,這跟恐嚇取財,有何差別?​
這裡沒人在乎事實,不過是個取名「法院」的喊價市場,這裡的商品是「不管事實如何的罪名」,這裡的業務員稱作「檢察官」,每年經手多少「易科罰金的金額」是他們的業績。​
那時的法院還破破爛爛的,過了幾年新的法院蓋的絢爛美麗,一派富麗堂皇的宏偉氣勢。辦公的地方蓋得像豪宅,甚至比酒店還奢華有品味,不曉得低消會不會跟著提高或加收一成服務費?
#大白若辱  #冤枉  #通姦  #司法  #不公不義 
分類:生活

物質世界裡的成功在反物質世界 就成了失敗,透過失去超越那努力無法成就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