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傾聽星星

第一章
"陳嘉惠!新學期新遲到?"
一早房門被打開,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傳進緊接著被子被狠狠掀開。
"魏司辰,你他媽有病吧?一個校霸擔心遲到?被子還我!"
躺在床上的少女不爽的拿起枕頭對準搶她被子的人砸去,因剛起床鼻音雖然很明顯但口氣還是奶凶奶凶的罵道。
"嘖,陳嘉惠...他媽昨天吵我整個晚上叫我今天早上來叫妳起床,妳現在在跟我發起床氣?"
男子也不爽回應。下一秒坐在床上的女孩並又倒頭便睡了回去。
"...."
男子心裡罵了聲,下一秒便把床上的女孩扛在肩上,並往客廳走去。
"魏司辰!放我下來!我錯了,欸欸,哥、哥我真的錯了,放我下來!"
肩上的女孩忽然驚醒,也因為魏司辰這樣動作讓她瞌睡都跑光了。
"還知道我是妳哥?剛剛不是很囂張?"
魏司辰慵懶的回應。並停下了腳步,把肩上的女孩放回了地面。
"不是,你也知道我起床...就咳、咳有點重,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也醒了不是?原諒我?"
陳嘉惠一米五八的身高仰望一米八的魏司辰;像是小孩做錯事並向家長求饒的樣子。
"呵,我還治不了妳?行了吧!去洗漱,我把早餐放在餐桌了,我差不多要走了。"
魏司辰說著並往大門走去。
"欸?不是吧?哥,你今天是有事?不然那麼早去學校乾嘛?啊!該不會去巧遇你隔壁班的漂亮姐姐—沈冉?雖然你長的很好看,桃花眼也沒染發、身高也蠻高的;還有很多女生喜歡,可是卻喜歡打架鬧事,這樣還是會讓女孩子都害怕的。尤其像沈冉那樣活潑開朗的女生,更難想像你們在一起。"
陳嘉惠邊刷著牙邊嬉皮笑臉的說著,看著自己沒有血緣關系,卻因為初中路過巷子附近救了這個男子而因此成為奇特兄妹的魏司辰。
"嘖,乾妳屁事!小孩,藥記得吃,還有出門別忘了帶上藥盒;今天中午在教室等我,我買午餐給妳。還有刷完牙趕快去上課。"
說完後,魏司辰便離開了。
"切!現在老人都不能給說幾句了?"
陳嘉惠喃喃自語說著。
看著鏡中的自己,杏仁眼長睫毛,牛奶般的肌膚、偏棕色的自然捲發精緻像個陶瓷娃,唯一的缺點是精神情緒上出了一些問題,對於陌生的人事物,陳嘉惠沒辦法順其自然地面對。反而會出現呼吸困難、心悸、不安等等狀況,就此也對外封閉了自己的內心。雖說自己有在吃藥剋制,但沒辦法太過刺激。也可惜一個長的精製的女孩。雙手密密麻麻的還有些傷口,雖然都愈合了,但看上去還是讓人心疼,看到的還不知道是不是被誰欺負。
"原來已經過了那麼久啊⋯⋯"
陳嘉惠喃喃道,並梳洗完換上了制服穿上連帽外套;吃完早餐和藥並也出了門。
"喂?阿惠啊,新學期還適應嗎?有沒有奶奶幫忙的地方?"
一個慈祥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了出來。
"奶奶沒事,我一個人可以,不用擔心。而且再說還有阿辰哥哥在,放心吧!"
陳嘉惠邊說邊拉起了自己的外套的帽子。
"好、好,奶奶都知道;我們嘉惠最懂事,奶奶就放心了。對了,阿惠啊,你知道以前隔壁的白—"
"啊!奶奶我快到學校了,先不聊了,我跟阿辰哥哥都很好,沒事,愛您掰掰!"
還沒聽完陳老太太說完陳嘉惠便立馬掛了電話。
陳嘉惠似乎不是很想聽到有關於那年那件事和那位少年的訊息,一直以來都這樣逃避著,偌大的套房,只有陳嘉惠一個人;父母不在了,陳家大院的陳老太太卻對陳嘉惠疼愛有加,把陳家基本給了這個疼愛的孫女,初中的時候陳嘉惠提出了搬出去住的事情,陳老太太立馬就幫她買下了學校附近的套房。對於陳嘉惠來說陳老太太是她唯一的親人,所以也很聽她的話。只是自己的奶奶說起那些事情的時候,她總是岔開話題不讓自己難過。
"行吧,別發病啊,這才剛開始啊⋯⋯"
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陳嘉惠深深嘆了口氣;並把帽子拉了拉;擋住自己的半張臉;便往學校走去。
學校沒有嚴厲的規定每個學生穿著要中規中矩,但新學期新開始還是會有老師在門口進行“宣導”。
"欸,那位同學,帽子拿下來,新學期新開始就遮遮掩掩什麼?"
被女老師叫住的陳嘉惠在原地頓了頓,也因為這一聲引來不少註目,而陳嘉惠頭低不能再低了,拼命擋住自己的臉。心跳聲大到不行;心裡想著怎麼辦⋯別再註意到我啊⋯
"跟你說話呢!同—"
啪—!
在女老師伸出手時,陳嘉惠打掉了她的手,並不發一語的跑進校園;留下一臉錯愕的女老師和竊竊私語的學生。
"欸、欸你們剛剛有看到嗎?那人好像是—小瘋子!"
"小瘋子?"
"就那個常常跟在魏司辰身邊的那個小瘋子—陳嘉惠啊,聽說她有次發瘋還把同班的女同學頭發拔掉整整一戳,那女同學是頭皮流出點血臉還被小瘋子給抓傷,後來後面還請來家長處理。"
"靠,真是可怕,欸後來呢?"
"後來聽說陳嘉惠她只有陳家那個大長老—陳老太太,最後還不是賠錢了事。"
"太誇張了吧?有錢人都這樣嗎?她父母呢?該不會有娘生沒娘養吧!
"哈哈!還真被你說—"
"...說夠了?"
幾位竊竊私語的學生頓時像是靜音模式一樣,回頭看向了眼神戾氣、口氣很是不爽的魏司辰。
"辰、辰辰辰辰哥!你你你、你早啊!"
其中一位學生害怕的回應著。
"一大早很閑?閑到說別人的閑話?"
魏司辰冷笑著,便雙手插袋,眼神滿是寫著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交代。
"沒、沒沒沒有,是剛剛看到小—不是,是是是剛好看到陳嘉惠,就就、就聊了幾句..."對、對對,是是我們不好"
"哎唷!真是嘴賤"
魏司辰沒有說話,只是心情更差的聽著他們你言我一句的交代。
"呵,給你們一個機會,10秒離開我視線放學後挨揍;要嘛現在挨揍,選一個?"
魏司辰笑著說,他們還沒有反駁的餘地;魏司辰並開始倒數了。
"10"
"9"
"8"
"欸欸欸!!!趕快跑啊!快點!"
看著他們烙跑的樣子,魏司辰才停止聲音;並看向校門口剛剛被陳嘉惠打手並現在跟教務主任告狀的女老師。
魏司辰頓了頓,便往校外的方向走去。
"魏司辰!你又要去哪?"
一個跟陳嘉惠不同聲線女聲忽然傳出,魏司辰轉頭看向了她。
"開學第一天就逃課?你會不會太誇張?"
女孩和陳嘉惠大有不同,如果說陳嘉惠是擺放在家裡那種陶瓷易碎娃的話,那眼前這位身高一米六五、有雙勾人的狐狸眼和前後有制的身材,黑長發還會飄出淡淡花香的—沈冉。
"妳什麼時候看到校霸有上課?"
魏司辰神情慵懶,脾氣也退了一大半。並想起前一小時,陳嘉惠還跟他吵說校霸哪會擔心遲到的事情。
現在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魏司辰心想了想,還真他媽會!
"不管,給我回去上課!"
沈冉生氣的拉了拉他的衣角。
"小同學,妳都不怕校霸揍妳啊?還敢叫我回去上課?"
魏司辰說著並向沈冉往前一步後彎著腰,對沈冉做出抬手的動作。
沈冉像是驚嚇的小兔子閉著眼睛手卻沒放開他衣角的意思。
"我、我我才不怕你呢!你、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叫惠惠來!"
沈冉害怕的說著,並偷偷睜開雙眼看眼前這位被自己攔住的校霸。
雖然學校很多人都害怕陳嘉惠,但唯獨沈冉是真心和她做朋友的;因為知道陳嘉惠有心理疾病,但從不排斥和她相處;也知道陳嘉惠要適應自己需要一段時間。但卻從沒嫌棄過陳嘉惠,也是因為這種正能量和思想,讓魏司辰很喜歡沈冉。
"鬧你玩的。"
魏司辰笑著說邊摸了摸沈冉的頭,一身漫不經心的樣子。
"我要去教室了,沈風紀委員,可以松開我嗎?"
魏司辰問道。
沈冉漲紅臉輕輕喔了一聲便松開了他的衣角,便先逃離現場。
留下了看上去漫不經心、心情卻不錯的魏司辰。

"辰哥!早上好啊!"
剛開門並聽到了張凱明那巨集亮的問早。
魏司辰沒有回應,只是默默走到陳嘉惠旁邊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早上妳打老師?"
魏司辰像是家長般的問道,只見旁邊小女孩默默低著頭,帽子遮住她的臉。跟一早把她叫醒的樣子相差甚遠。
魏司辰也很有耐心的等待她回答。
"辰哥,怎麼?小嘉惠打老師?怎麼回事?"
張凱明轉過身趴在魏司辰的桌上不解的看著陳嘉惠。
"沒你的事,轉回去!"
魏司辰說著並踹了他的椅子。
"我...我只是因為不想把帽子拿下來,然後...然後她伸手就想扯我的帽子,所以我就...拍了她的手..."
陳嘉惠小聲的說著,聲音像是顫抖糯糯的團子一樣。不太敢抬頭看著自己身邊的家長。
"...好吧,有什麼狀況,我會替妳處理。妳藥有沒有乖乖吃?"
魏司辰也沒責備她,只是安撫她並結束這個話題。身旁的小女孩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鐘聲響起後,魏司辰便走回了自己的班級,而剛剛轉過來的張凱明是魏司辰的小弟,跟陳嘉惠同個班級,雖然陳嘉惠沒太搭理他,可是偶爾也會和他說說話。

在中午的鐘聲響起後,也結束了新學期的上午所有課程。
陳嘉惠安安靜靜的坐在位置上,等魏司辰從學校餐廳買飯回來。
教室大部分的人都去吃飯了,所以沒什麼人在教室;陳嘉惠左顧右看後並放心的拿出自己的小藥盒,準備吃中午的藥。
這時剛拿出來的藥盒立馬被搶走,陳嘉惠慌張的站起身子並朝著搶走藥盒的方向看過去;幾個男孩幾笑著晃了晃手中搶來的藥盒。
"還給我!"
陳嘉惠像是炸毛的小奶貓,生氣的瞪著他們
"哎唷,好凶喔!怎麼?小瘋子,妳的家長不在啊?"
領頭的男孩笑著說。
"乾你屁事,快把藥還我!"
陳嘉惠氣憤的說著並向前想把藥盒拿回來,結果被自己高大的男孩推向一旁。
蹦—
的好大一聲,引來不少圍觀者;陳嘉惠撞上了一旁的課桌椅。心臟跳動的聲音越來越大,躁鬱症狀也隨之蔓延。
"卧槽!新學期剛開始就要發病啊?果然是瘋子,學校為什麼可以放妳這種神經病進來上課啊?妳家有錢?那些還不是妳奶奶的,我說..."
只見那群男孩笑了笑,並像是看熱鬧般的看著陳嘉惠發病。
"妳奶奶該不會沒教妳怎麼做個正常人吧?還是妳奶奶也不正常?哈哈哈哈,聽說妳還沒父母,有娘生沒娘養的小瘋子家庭會正常到哪裡去?大家說對不對?"
領頭的男孩幾笑著,這番言論也引起一旁看熱鬧的同學竊竊私語著。
"閉嘴...都給我閉嘴!!我要你把藥還給我!!!"
陳嘉惠大吼道,並要撲向那些男孩們。這時拿著藥盒的男孩,把藥盒隨手往窗外扔;下一秒大家看到那嬌小的女孩便往窗戶跳了下去,連同她那小小藥盒。
"陳嘉惠!!"
從餐廳趕回來的魏司辰看到這幕,向女孩的方向跑去,卻還是沒來得及抓住她。
女孩跳了下去,引起了軒然大波。
魏司辰下一秒便往樓下奔去,雖然教室在二樓的位置,但高度還是有的。陳嘉惠跳了下去後,並和一樓路過的一位男子撞上。就這樣撞上了男孩的懷里;他也很準確的接住了她。看著壓在身上的女孩頭發飄出淡淡糖果香但身體卻在顫抖,一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遇到新的搭訕手法還是這所學校迎接入學的方式。
"同學—"
"陳嘉惠!"
還沒等身下的男孩開口,陳嘉惠並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向魏司辰。
在還沒摔倒時並被魏司辰拉進懷中。
"陳嘉惠!妳是嫌我命長是吧?跳窗這種事情妳做得出來?要是這樣摔斷腿怎麼辦?有什麼事情,不能等我?非要自己處理?陳嘉惠!跟妳說話別裝死!"
魏司辰真的被陳嘉惠嚇到,就怎麼叫她乖乖在教室等他,也能發生這種事情。生氣的看著懷里顫抖的小女孩,時不時還發出哭聲;魏司辰心想行!我他媽就是個混帳。魏司辰無奈的嘆口氣,並衡抱起陳嘉惠;只對她淡淡說句帶妳去保健室後並大步往保健室方向走去。被陳嘉惠撞倒的男孩,看了看這幕並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並撿起掉落一旁的小藥盒。找了幾位同學問了保健室的位置後便也走了過去。

來到保健室的兄妹,魏司辰看了看四周
心裡想著操!新學期老師他媽都乾什麼吃的,保健室連一個人都沒有?
並不爽的用腳把門關上後,把陳嘉惠放到了病床上。只見床上的小女孩低著頭,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一直流,讓魏司辰有些慌張。
"好了,不要哭了。我不該凶妳的,求妳了,把眼淚和鼻涕擦一擦"
魏司辰無奈著並找了衛生紙給陳嘉惠。
只見陳嘉惠安安靜靜的拿了那包紙巾擦了擦自己的小臉蛋後,才慢慢的抬起頭看向坐在一旁板凳上的魏司辰。
"我...我的藥盒..."
"我等等回去幫妳找,妳有沒有摔到哪?我先幫妳擦藥"
魏司辰說著並起身找了找櫃子里的醫藥箱。
"...手腕和背部..."
"...."
陳嘉惠講完後,兩人並對視了幾秒。
嘎啦—!
就聽到了門被打開了,魏司辰轉過頭看了過去,還鬆了口氣以為是保健室老師回來了,結果卻看到跟自己差不多高;身穿著白襯衫和黑褲被凝土弄臟的的男子,手裡拿著陳嘉惠的藥盒;面帶微笑的看著魏司辰。
"不好意思,我是剛剛被你...妹妹?撞倒的人,這應該是她的吧?"
男孩笑著說並走向魏司辰;坐在床上的陳嘉惠低著頭不敢看向他們。
"嗯,不好意思;還麻煩你跑這趟。你也是來擦藥的吧?可惜了,老師還沒回來;要不,你坐那等等?"
魏司辰說著並接過藥盒,看了看男孩手上的擦傷,並仰起下巴示意男子坐到離門口
不遠的椅子。
"等?這不是有你嗎?你不是要幫你妹妹擦藥,一起?"
男孩說著並抬起了自己的手。
"...."
只見魏司辰黑著臉不發一語的看著他。
這是?找栓?
"那...那個對不起,我害你受傷。...也不好意思,我、我哥哥他沒有給其他人擦藥的習慣,請、請請你見諒⋯⋯"
在兩個男人對視的時候,一旁微微糯糯的聲音便劃破這尷尬時刻。
"...."
"你也聽到了,不好意思同學;我除了我妹以外真還沒那習慣"
魏司辰說著也不等對方回話,便走向了陳嘉惠。並開始幫陳嘉惠包扎手腕;男孩看向他們,深層黑矇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沒說話的往門口處的位置走去。
"辰哥!人給你帶來了!"
這時門又被拉開,走進來的是張凱明;他喘著氣喊道。剛好魏司辰也幫陳嘉惠處理好傷口,並起了身子;手摸了摸陳嘉惠的頭。
"行了,小孩妳在這休息;我去處理。妳背部的傷等老師來再讓她幫妳,如果沒辦法,我在請沈冉幫忙;妳藥記得吃,吃完躺著休息,這次妳乖乖在這等我;聽到沒?"
魏司辰看到陳嘉惠乖巧的點點頭,並往外頭走了。看見魏司辰走後,陳嘉惠快速將被子蓋上躺了下去,不敢看向門口處的人。
整個空間安靜下來,漸漸陳嘉惠也因為藥效關系而睡去。
看著床上的小女孩睡去後,門口旁的男孩有了動靜,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陳嘉惠,看著她有些憔悴的樣子,心裡有了些疼痛。
男孩伸手輕輕拂過女孩的發絲。
"過了那麼多年,難道還是因為我而生了病嗎?惠惠...對不起,我回來晚了;不過妳放心,這次我不走了。"
男孩說著便輕巧的吻了女孩的額頭。

魏司辰靠在牆邊,嘴裡弔了根煙。衛生間里頭時不時傳出哀嚎聲。
"辰哥!都完事了,看你還有什麼吩咐?"
張凱明走了出來後面跟了幾個小弟,一群人看著魏司辰。
"拖出來"
魏司辰說著並捏掉了煙。
"啊啊啊啊,辰、辰哥!我、我我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欺負她"
領頭的男孩被打的鼻青臉腫並抱著魏司辰的腳求饒;身後兩名男孩臉上和身上滿是傷痕也紛紛向魏司辰求饒。魏司辰沒說話,眼神瞪著他們;下一秒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們身上。
"帶走"
魏司辰冷冷說著,張凱明和幾位小弟便紛紛將打暈過去的三人拖走了。留下清洗手上血跡的魏司辰。
"魏司辰!"
一個女孩的聲音引起了魏司辰的註意。
沈冉慌張的喘著氣,並跑到了魏司辰旁邊。
"惠惠呢?聽說她跳樓,人呢?沒事吧?"
沈冉慌張神情,頓時讓魏司辰覺得陳嘉惠其實除了讓他減壽外還帶走他的姻緣。
"她沒事,在保健室吃藥睡覺了,我現在要回去保健室,一起?"
魏司辰說著,並轉頭看向沈冉。沈冉默默點了點頭,並和魏司辰一起走回保健室。

"啊!"
陳嘉惠再次從惡夢中驚醒,可撞入眼簾的卻是一頭黑發,卻不是熟悉的魏司辰;這個男子跟魏司辰不同的是冷靜的黑矇卻掛著溫柔笑容,就像自己常常夢見的小男孩—!
"你是誰?"
陳嘉惠反應式將自己包在棉被裡,並微微的探出頭來。
"剛剛妳睡覺前不是說了,我是被妳撞倒的...同學?"
男孩冷靜的說著,並拉了張椅子在陳嘉惠面前坐了下來。
"我、我說的是名字"
陳嘉惠邊問著邊祈禱不是那個人。
"在要別人報上名字前,自己應該先報上吧?"
男孩口氣溫溫和和,但卻總有莫名的冷感。
"我、我是高二一班的,陳嘉惠"
只見眼前的女孩聲音越發越小,男孩心裡想我是會吃人?這麼怕我?怎麼就不怕帶她進來的那個凶惡?
"我啊—"
"白桑學長??"
還沒等眼前的人開口,門口的女孩便回答陳嘉惠心中答案。
真的是他!?!
"妳認識?"
魏司辰先打破沉默,看向身邊沈冉。他心想妳還認識過其他男人???
"他是我以前在國外學校認識的學長,白桑—"
咣——
還沒等沈冉說完,床上的陳嘉惠便跳了下來,並頭也不回的往走廊跑了。留下有些錯愕的三人。
"...等等!"
白桑喊道,並提了書包準備向陳嘉惠的方向跑去;卻被門口的魏司辰給攬下。
"給老子等會,你是誰?為什麼陳嘉惠看到你像是撞鬼一樣?你還想追上去?"
魏司辰口氣不爽並暴戾的瞪著白桑。魏司辰想也沒想過陳嘉惠會有那麼大的反應,爾後他也反應過來面前這個男的,正式陳嘉惠避而不談的青梅竹馬。
"沒必要動手動腳,想知道的話;路上說"
白桑平復了自己的情緒,並甩開了魏司辰的手。笑著往前離開了保健室,跟在後面頭兩人頓時也沉默。
"她 沒跟你提起過那件事和我嗎?"
白桑先是劃破沉默的說著
"她說自己有個很要好的小青梅,後來發生一些事情後,她就沒見過他;她的病...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魏司辰說著。想起某年暑假,好像是她自己住的前期,那時被托付照顧陳嘉惠的事情;魏司辰每天定時打電話問候。起初還會接電話,後面開始電話關機、敲了家門也沒人應答。魏司辰沒有辦法,只好找了鎖匠開門,好不容易打開門,卻發現縮在房間角落身體顫抖的陳嘉惠,眼神空洞呆滯,嘴裡不知道在嚼什麼,魏司辰發現事情不對,並強制將她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並趕緊抱著她就診才撿回她一條命;陳嘉惠嘴裡咬著的來路不明的大小藥丸。後來魏司辰有了陳嘉惠家的備用鑰匙也是從那時陳嘉惠從醫院醒來後,才讓魏司辰知道陳嘉惠打從小時候就有心理疾病;而狀況常起處於危險狀態。魏司辰也是那時候知道陳嘉惠這個疾病是焦慮和憂鬱兩者綜合症狀,後來問了陳老太太才知道陳嘉惠發病的原因是小時候和青梅竹馬一同被綁架,雖然兩人被救了出來,但那時候開始陳嘉惠時不時晚上都會做惡夢。陳老太太也因為心疼自己的孫女,所以給她請了心理醫生;並放任她所有要求和行為。

魏司辰現在回想起來跟陳嘉惠不知道是誰欠誰了,但有一點或許是真的;就是自己可能上輩子欠陳嘉惠太多,才會變成這輩子這樣的關系。
"你既然離開了,為什麼回來?"
魏司辰不滿的說道
"我...回來是想治好她的病—"
蹦——!
沈冉:"魏司辰!"
"治好她的病?他媽的!她的病因就是你啊!憑什麼回來說為了治她的病?你知道她這幾年是伴隨什麼活過來的嗎?操!你要是離開才是治好她!"
魏司辰暴怒的扯著白桑的領子,並把人推向牆上,一旁的沈冉嚇著拉了拉魏司辰的要打人的右手。
"我知道你為什麼那麼生氣,你要打我,我也不擋;畢竟離開她的這段時間,我也曾經好幾次想殺了我自己,你動手我絕不會還手"
白桑輕笑著說道,眼神復雜的看著魏司辰。
是啊,自己是她的病因,不在她的身邊時間,她又是怎麼活下來的。給她那麼大傷害,現在卻要拯救她?聽起來真的他媽可笑。
"魏司辰!你冷靜點,現在惠惠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你先去找找吧?我很擔心惠惠"
沈冉帶點哭腔的說著,魏司辰頓時緩回了情形,並放開了白桑。
"...行了,妳也別哭了,妳們女孩子眼淚是水龍頭嗎?說哭就哭...我會找到她的,妳別擔心"
魏司辰緩了緩口氣並安撫沈冉後,便往陳嘉惠跑走的方向走去,走前還不忘瞪了白桑。
#青梅  #牛奶  #糖果 
分類:藝文

喜歡小說~畫圖~~歡迎交流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