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娛樂至死》、《網路讓我們變笨?》| 不是你不想閱讀,是你已經沒能力閱讀


娛樂至死 網路讓我們變笨 公共論述 線性思考

來源:網路

你知道嗎?
在距今200年前的美國社會,路上常常可聽到人們在談論時事,甚至專題演講在路旁的公園就能看到,那時候人手一書是很正常的;200年後的美國甚或是全世界,已經沒什麼人在做深度討論了,專題演講變成致使注意力渙散的催眠曲,路上皆可看到人手一機甚至不只一機。
我們的閱讀能力發生了甚麼事?



尼爾波茲曼的《娛樂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正如書名所諷刺的,迎向娛樂與激情的我們將會毀於自身所愛。加拿大傳播理論大師麥克魯漢在《古騰堡星系》(The Gutenberg Galaxy)提到了「活版印刷」的出現促成了書本大量的普及,知識也隨之被遠播、同步。尼爾波茲曼在書中加強論述了印刷技術的影響
「印刷技術為所有階級開啟相同的心智資源,郵局不分貴賤把知識送到農舍和豪邸門口」
印刷文本給予我們的禮物,是線性、深度的思考以及理性、有論證的辯論能力。《網路讓我們變笨?》《The Shallows》的作者尼古拉斯卡爾用一段洗鍊的文字描述閱讀書本時在腦中所引起的激盪
「閱讀一系列印刷的頁面之所以有價值,不僅因為讀者可從中學到作者透過文字傳遞的知識,還有因為這一些文字在讀者腦內激起的智慧的漣漪,長時間不受擾的閱讀開啟了靜謐的空間,讓讀者可以自行建立連結,找出自己的推論和比喻還有醞釀自己的想法。他們閱讀有多深刻,想的就一樣深刻。」
書面文字帶來了深度論述,公共事務被導入印刷物並循此途徑對外傳播,成為所有論述的典型、隱喻和形式。
娛樂至死 網路讓我們變笨 公共論述 線性思考

林肯的蓋茲堡演說畫像(來源:alamy stock photo)

時任總統候選人林肯和道格拉斯的七場著名辯論在1858年8月21日拉開序幕,那時候道格拉斯在辯論是這麼開場: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今天我來到各位面前,是為了討論幾項令民心激盪的重大政治課題。依林肯先生和我的安排,今天我們代表美國兩大政黨來到這裡,就兩黨基本理念的分歧做一次共同討論,現場來了這麼多群眾,顯示民心對於造成我們不合的問題普遍有很深的感觸。
這種語言完全屬於書面文字,即使在這樣的場合必須朗聲講述,也不能掩蓋這項事實。林肯和道格拉斯不只是事先寫下自己所有的發言內容,就連答辯的措辭也預先計畫寫好。甚至當兩人彼此即席交鋒,他們的語句結構、句子長度和修辭句法也都遵循書面形式。
當然了,他們的演說內容仍帶著口語元素,畢竟兩人不能對於觀眾的情緒無動於衷。然而,講詞的內容卻處處反映出印刷術的特色,裡面有論證和反證、主張和對立主張、針對相關文本的批評,還針對對手的措辭表現作最嚴苛的檢驗。
然而,如今我們卻嚴重背離這樣的對話形式。
╴
#娛樂至死  #網路讓我們變笨  #公共論述  #線性思考 
分類:學習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評論
上一篇
  • 📝📝失智症觀察日記. Ep 2 | 當日常照顧變成是稀缺的光榮
  • 下一篇
  • 📝📝失智症觀察日記. Ep 3 | 筷子、水杯、牙籤與那些「老東西」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